“要罰罰我,與隊長何干?”

蕭逸赤手空拳將那正法鞭抓在手中,雙眸凝視著面前臉色微沉的留春住,不卑不吭的說道。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得軍務部中陷入一片寂靜。

一時間。

這個新兵,便是成為了所有目光匯聚的焦點。

“完了!”

“這個新兵慘了!”

“自我來到朱雀軍團之后,這還是第一個剛硬扛執法隊的新兵,這小子如果今天過后能不死,以后絕對會有出息!”

“不枉費舒封為了幫他不惜對王輝大打出手!”

陣陣竊竊私語將舒封拉回到現實,下意識掃了眼留春住愈發陰沉的臉龐,舒封心中咯噔一聲,暗道一聲不好。

執法隊的人向來橫行霸道。

沒有人敢忤逆他們的意愿。

現在……

一個剛完成注冊的新兵蛋子,竟然敢公然阻攔執法隊行刑?

留春住那一雙帶著寒光的目光在蕭逸身上掃過,一字一頓,聲音愈發陰冷:“好一個要罰罰你,既然你執意如此,本隊長便成你!”

“留隊長,萬萬不可??!”

舒封連忙開口,身形橫擋在蕭逸的面前,雙臂張開如護犢的老母雞一般將蕭逸庇護在自己的身后,“蕭麟初來乍到,不知道執法隊行刑之時不可插手打擾。如果留隊長一定要追究責任,那也是我身為隊長不曾將規矩告知清楚,要罰罰我,怨不得他??!”

“隊長……”

蕭逸張了張嘴,可不等他說完,便是被舒封一個眼神狠狠瞪了回去:“還不馬上向留隊長道歉?”

一面說著。

舒封同時朝蕭逸喊道:你那小子還活不活了?趕緊給留隊長道歉……”

留春住冷哼一聲:“現在道歉?已經晚了!”

本就嫉恨蕭逸的王輝好不容易找到機會,自然不肯放過,在一旁添油加醋道:“留隊長代表的可是執法隊,那便是我朱雀軍團,甚至是我君尚城的執法威嚴。你一個新兵竟敢阻攔他行刑,若只是一句道歉就可以解決,那日后還有誰會服執法隊?”

“王輝你……”

舒封臉色猛地一變。

此人在一旁添油加醋,這樣一來,留春住便是不想懲罰蕭逸也不行了。

果然。

聽了王輝的話之后。

留春住手中正法鞭啪的一聲脆響,冰冷的目光直勾勾的盯著蕭逸:“膽敢阻攔我執法隊行刑執法,簡直是目無法紀。哪怕你是新兵,也得遭受嚴懲,今天不把這條正法鞭打斷,我絕不停手!”

“留隊長開恩……”舒封連道。

“夠了!”

留春住朝著他一抬手,制止了舒封繼續為蕭逸求情,“正如王輝所說,今日若不狠狠嚴懲此子,日后誰還將我執法隊當回事?舒封,你最好還是退到一邊去,若繼續阻攔,便是與這新兵同罪。你應該知道,身為隊長擾亂執法隊執法行刑是什么下場……”

舒封身形一震。

擾亂執法隊執法,本就已經是大罪。

輕則上百鞭正法鞭。

重則直接以軍法處置,斬立決??!

尤其他更是身為小隊隊長,若知法犯法便是罪加一等。

絕對是死路一條!

趁著舒封失神的剎那,留春住手中的正法鞭已經抽擊而來,畢竟蕭逸不曾穿戴戰甲,不需等他褪去甲胄。

呼!

正法鞭嗖的一聲,如一條黑色的蛟龍,扭動身軀朝著蕭逸胸口狠狠抽來。

這一鞭子可是不曾留情。

一旦被擊中。

饒是涅槃境巔峰的高手,怕都是要難免皮開肉綻,甚至是傷及五臟六腑。

更何況。

留春住剛剛可是放出狠話,要將正法鞭打斷,才肯罷手。真等他打斷正法鞭,0蕭逸哪還能有活路??!

“完了!”

舒封絕望閉上雙眼。

王輝洋洋得意:“這便是與我做對的下場!”

然而……

當啪的一聲鞭子落在身上的聲音傳來,卻不曾有蕭逸撕心裂肺的慘叫時,眾人的臉上都是浮現疑惑和不解。

一雙雙目光齊齊看向蕭逸。

這一看。

所有人瞠目結舌。

王輝更是脫口而出:“這不可能!”

“我沒看錯吧?正、正法鞭抽在他的身上,竟然連他的衣服都無法破開?”

舒封揉了揉眼睛,先是震驚,隨后便是露出狂喜之色:“我就知道……這小子能夠從那座陣法過來,必然不會簡單。好小子,差點連我都給騙了……”

蕭逸彈了彈胸口的衣衫,一塵不染。

他皺眉看著持鞭而立,一臉懵逼的留春住,不耐煩的催促道:“留隊長,你到底打不打了?若是不打的話,我可就先走了……”

留春住這才回過神來。

看著蕭逸那云淡風輕的樣子,他的臉都憋成了豬肝色。

尼瑪!

這簡直是吃果果的挑釁??!

堂堂執法隊隊長揮動正法鞭,卻連一個新兵的衣服都沒能破開,這要傳出去他還怎么在執法隊混???

留春住深吸口氣掩飾自己的尷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