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慕白這話一出,房間里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

宋惠婉看到符慕白一個出身不怎么樣的小姑娘還能表現這么淡定,心里就一陣陣的冒火。

她本來不想再搭理符慕白的,而且畫廊今天第一天開張,她原本也應該在樓下招待一些自己專程邀請來的貴客。

可如今出了這么一檔子事兒,符慕白這小丫頭看著又是個伶牙俐齒的,宋惠婉生怕自己這一走,杜澤華又會被符慕白三言兩語的給籠絡了過去。

她眼珠子一轉,沉著臉道:“既然警察要過來,那你們就坐在這兒等會兒吧!我這邊還有些事情,需要去處理一下,就不陪你們了。不過,這幅畫……”

“這幅畫放在這里就行了!”杜澤華忙接話道,“宋姨,我們會幫你看好的?!?

他可不敢讓宋惠婉就這么把畫給帶走了。

萬一宋惠婉扭頭就把畫給換了,到時候等警察真來了,那他們可就說不清楚了!

宋惠婉聽明白了杜澤華話里的意思,差點兒沒被氣得倒仰。

這臭小子果然已經被符慕白給迷惑了,竟然幫著外人算計起自己人來了!

好在宋惠婉對此早有預料。

聽見杜澤華這么說,她也沒有當場翻臉什么的,反而還笑了起來:“那行。別人我信不過,小華你我還能信不過嗎?這畫就放在這兒,我先去處理點兒事兒,等會兒再來找你們?!?

杜澤華還不知道宋惠婉心里已經把他都給罵上了呢。

他看見宋惠婉臉上終于露出了笑容,心里總算是松了口氣,忙道:“宋姨你有事兒盡管去忙,不用管我們?!?

宋惠婉深深地看了杜澤華一眼,轉身走出了房間。

沒了長輩在,屋子里的幾個男生都放輕松了不少。

方星瑋也湊到了符慕白身邊,小聲的問道:“我說符慕白,你到底是怎么看出來,這畫是用人血畫的???”

雖然他們細看之下也覺得這顏料有些不對勁兒,但他們畢竟不是美術這個專業的,別說是對顏料了,就是對畫作本身,也沒什么研究。

要不是符慕白堅持說這幅畫是用人血畫出來的,他們之前是絕對不可能往這方面去想的!

方星瑋這么一問,杜澤華幾人也都好奇的看了過來。

符慕白喝了口茶,淡淡的道:“你們忘了我的本職工作是什么嗎?我當然是給這幅畫看相看出來的??!”

方星瑋等人:“……”

真不好意思,他們還真是忘了符慕白的本職工作到底是什么了。

誰的本職工作會跟給一幅畫看相扯上關系???!

而且,給人看相他們還能理解??烧l也沒有聽說過,竟然還有人能給畫看相的!

這聽著簡直就跟消遣他們似的!

方星瑋無語的看著符慕白道:“我算是知道你那神棍的名號是怎么來的了……你自己聽聽你剛剛說的那話,像不像是一個神棍說的話?”

符慕白也很無語:“我說的是真話!”

“那就是你的真話聽著跟神棍的假話一模一樣!”方星瑋斬釘截鐵的道。

符慕白:“……你有這個功夫來跟我扯閑篇,還不如先關心關心一下你的好兄弟!”

她朝杜澤華所坐的位置示意了一下。

杜澤華一愣:“我怎么了?”

方星瑋一點兒也不想承認杜澤華是他的好兄弟,不過他也對杜澤華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兒挺感興趣的。

方星瑋當即興奮的道:“杜澤華怎么了?他是不是面相變了,也有那什么血光之災的面相?”

杜澤華:“……你能不能盼我點兒好?!”

方星瑋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就沖這家伙剛剛拍了他腦門一下還說是在夸他,他就沒道理盼他什么好!

他巴不得杜澤華能立馬倒霉,最好是從天而降一道雷霆劈在他腦袋上,那他肯定能高興上一整年!

“倒也沒那么嚴重?!狈桨讚u搖頭道,“不過,我看杜同學眉間有些晦澀,只怕很快就要倒霉了?!?

“真的?!”方星瑋眼睛一亮,“他要倒什么霉了???”

難不成是老天爺聽見了他的心聲,真的要懲罰這個憋了一肚子壞水兒的家伙了嗎?

杜澤華也有些急了。

這玩笑歸玩笑,可不能拿自己的運氣開玩笑??!

“符同學、符大師,你能不能再說明白點兒???”杜澤華也著急的追問道。

符慕白噗嗤一樂:“你馬上就會知道了?!?

她話音剛落,杜澤華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他拿出來一看,屏幕閃爍著一個大大的“媽”字兒。

杜澤華下意識的接通了電話,剛要張口說話:“媽……”

下一秒,電話那頭就傳來了一陣急促的呵斥聲:“你說你這放假也不著家,都跑哪兒野去了?你怎么還跑到你宋姨的畫廊里去了呢?你說你去了也就算了,我也沒要求你給你宋姨幫什么忙,可你怎么還給你宋姨添亂呢?你趕緊給我回家去!晚上我再跟你算賬!二餅!”

最后那兩個字,顯然是杜澤華他媽剛打出去的麻將牌。

杜澤華:“……”

他知道符慕白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