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的香味剛出現,隨著酒精的揮發,瞬間融入到空氣里,酒館里充滿了清香。

“好香的酒!”

這個時代的酒,根本沒有這種香味。

曹氏父子還是第一次知道,原來酒還可以如此的醇香,完顛覆了他們對酒的認知。

然而,酒還沒有喝到口,他們就已經陶醉了。

首先反應過來的是曹昂,他站起來,一把搶過陳揚手中酒瓶,放在鼻子前聞了聞,陶醉道:“這是什么酒?竟然如此清香,和我所知道的酒完不一樣?!?

他迫切地為自己倒了一杯,細細品嘗一口。

酒香和桂花蜜的香味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剛入口還有點辛辣,等味蕾熟悉這種感覺后,口感極佳。

曹昂一口喝下去,贊嘆道:“真香”

“要說是瓊漿玉液,也不為過,我從來沒喝過那么好的酒?!?

他已經忘記了,剛才還說陳揚沒有好酒的。

“真的有那么好?”

曹操也是驚訝,連忙給自己倒了一杯,一口下去,他也發出一聲驚嘆!

以如今曹操的地位,皇宮里面的貢酒都能經常喝到。

但是,和陳揚的酒比起來,云泥之別,真的是瓊漿玉液。

陳揚也想不到,這大小曹二人還是酒鬼,他提醒道:“你們別喝得那么急,這種酒后勁厲害得很?!?

曹操依依不舍地放下酒杯,贊嘆道:“沒錯,如此美酒,就應該細細品嘗,可以說,喝一口就少了一口?!?

陳揚笑道:“酒是我釀的,只要錢到位,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真的?”

曹操雙目一亮。

曹昂也驚喜地看著陳揚,直到陳揚點頭了,他們才放開喝。

“對了陳掌柜,你說張繡假意投降還會造反,這件事連丞相身邊第一謀士郭嘉都算不出來,我很好奇,你是如何知道的?”

喝酒的時候,曹操趁此機會問出了心頭的疑惑。

“都說了,這天下大事,沒有我不知道的?!标悡P說道。

曹操哈哈一笑:“陳掌柜,既然你有大才,那么能不能再給我出謀劃策,然后我找丞相獻計,萬一成了,賞賜肯定少不了,我們也有點錢花花?!?

聽他這么一說,陳揚也贊同地點頭,這的確是個賺錢的好方法。

“想不到老曹你還可以給丞相獻計,在曹家的地位肯定不低吧?”陳揚笑道。

曹操被陳揚看著,突然有點心虛,干笑一聲:“其實,我就是曹仁將軍的侄子的大伯的表哥的族兄,貨真價實的曹氏宗親,當然能接觸到丞相?!?

“牛逼!”

陳揚給他豎起大拇指。

古代大家族里面的關系復雜的很,就在這一連串的關系下來,還能姓曹,已經很不容易了。

曹操滿意地笑了笑,又問他:“陳掌柜,這一次丞相攻打宛城,雖然諸多波折,最終還是成功了。唯一的可惜,就是讓張繡逃了,去投靠劉表,接下來應該怎么辦?”

陳揚說道:“張繡對丞相來說,并不重要,逃了就逃了吧,就他那樣,也掀不起什么風浪?!?

“我想,丞相目前最迫切要做的,還是徐州吧?”

提起徐州,曹操頓時一怒,但怒氣很快被他壓抑著,冷聲道:“當年陶謙縱容手下,殺了丞相父親,此仇我們曹氏必報。當時,丞相剛攻打徐州,呂布那三姓家奴卻來偷襲兗州,占據濮陽,讓我們無功而返?!?

“如今的徐州是丞相的心中的一根刺,恐怕過不了多久,我又得隨丞相出征,這一走,我們不知何時才能見面?!?

“就這?”

陳揚聽得曹操的話,哈哈一笑:“老曹你就放心吧,徐州暫時打不起來的?!?

“哦!為什么?”

曹操和曹昂都好奇地看著陳揚。

從宛城回來沒過多久,曹操已經讓人準備糧草,再次征討徐州。

陳揚這句話,又讓他猶豫。

曹昂卻不解地說道:“不打徐州,丞相的仇如何能報?”

陳揚為他們分析道:“如今呂布反客為主,占據了徐州,把劉備驅趕到小沛,兩者雖然各懷鬼胎,但丞相一旦出兵攻打,必定會遭到他們的反抗,而且很不討好?!?

“反之,如果暫時放下徐州不管,他們二人必定勢同水火,都說一山不能容二虎,看著他們互相打起來,然后再撿便宜不好嗎?”

說到這里,陳揚又笑道:“不過,我認為老曹你們是白擔心,丞相手下謀士眾多,肯定早就想到了這一點,用不著你來獻計?!?

“這”

曹操和曹昂對望了一眼,很是驚訝。

目前徐州的局勢,就這樣被陳揚一語道破,還能分析得那么透切。

“按照陳掌柜你說的,徐州何時才能拿到手?”曹操忍不住又問了。

“現在還不急,我之前說過,袁術會稱帝,到了那時候再圖徐州還不晚?!?

說著,陳揚就想起了這段歷史,他又說道:“所謂三軍未動,糧草先行,老曹你就回去告訴丞相,目前最重要的是準備糧食,越多越好,絕對大功一件?!?

這就讓曹操迷糊了,問: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