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離開酒館,馬上回去府邸,第一時間便把郭嘉叫了過來。

郭嘉剛走進曹府的議事大廳,就聽到曹操急切道:“奉孝,你傳我命令,馬上停止征討徐州?!?

郭嘉愣了好一會,他才反應過來,不解地問:“丞相,這是為何?從宛城回來,我們便馬上準備攻打徐州的事宜,不僅謀略已經定下來,就連糧草都準備好了,突然撤銷命令,只怕將士們多有怨氣??!”

曹操把陳揚那番話,都告訴了郭嘉,他又道:“如今徐州先不急著打,目前我們最重要的是儲備糧食,今年開春會旱,莊稼收成減少,糧價必定飛漲?!?

郭嘉聽了這話,他的反應和剛才曹昂的,一模一樣,笑道:“如今才開春,天氣好得很,怎會有大旱?是丞相過慮了?!?

曹操搖頭,很堅定地說道:“你便按照我說的去做,即使不會大旱,多儲備糧食,也不會有錯?!?

“宛城的事情,陳掌柜料事如神,既然如此,我再相信他一次,希望我沒有看錯人?!?

“你們馬上去準備,不得有誤!”

說罷,曹操便離開議事大廳。

郭嘉就一臉懵逼地站在原地,什么陳掌柜?

從宛城回來,郭嘉已不是第一次聽到曹操提起這個人。

“難道,在丞相的身后,還有其他高手為他出謀劃策不成?”

郭嘉心里嘀咕著,突然眼前一亮,因為曹昂也在議事大廳內,他連忙問道:“子脩,你剛才和丞相出去一趟,回來便否決了之前的一切決定,你們到底去做了什么?”

曹昂搖頭道:“去見一個酒館掌柜罷了,那人不僅說了今年大旱,還說袁術會稱帝,你覺得有可能嗎?”

郭嘉笑道:“袁術稱帝?除非他是傻子,否則,根本不可能?!?

曹昂又道:“不過,奉孝你還是按照父親說的去做吧,這已經是軍令?!?

郭嘉點了點頭答應下來,接著,他突然看到曹昂抱著的酒瓶。

一時間,郭嘉感到酒蟲上腦,他笑嘻嘻道:“子脩,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有酒喝也不告訴我?!?

曹昂抱著酒瓶,連連后退:“這不過是普通的酒,不好喝的,我先回去了?!?

郭嘉比起曹昂,絕對是段位更高的酒鬼,他笑道:“如果是普通的酒,子脩你又為何如此緊張?”

他突然上前,又要去搶那酒瓶。

兩人拉扯了一會,在無奈之下,曹昂只能把這瓶酒分享出去。

“好香!”

“好酒!”

剛打開瓶塞,濃郁的酒香就鉆入鼻孔。

這種蒸餾過的酒,度數很高。

當天,郭嘉和曹昂都醉得不省人事。

——

陳揚送走了大小曹,他的酒館又安靜下來,干脆就關門回去睡大覺。

目前的酒還不多,想要發財就得大量準備酒,批量生產,再限量出售,抬高價格。

但錢已經有了足夠的,暫時不愁吃喝,陳揚也不急著,先去買調酒的原料,再囤積一批這個時代的酒。

第二天早上。

陳揚也不開門營業,直接往許都的市集走去,他已經不是第一次在市中心逛,這次有錢了,也就有了底氣,直接到商鋪去,不用光顧那些街邊的攤檔。

只可惜,在三國時代,有錢了也未必能夠買到陳揚想要的東西,逛了一圈之后,他只買了不少酒,讓人送回去酒館。

陳揚還想買一些蜂蜜用來調酒的,但是在這個年代懂得養蜂的人少之又少,上次能找到一點,這次再也找不到了,大失所望。

不過,也算是天無絕人之路。

陳揚在集市打聽了一會,得知在城郊有一個會養蜂蜜的農家,買了他們一大罐蜂蜜。

這個年代的交通也不方便,回來的路上,陳揚一邊走一邊休息。

這個身體也太孱弱了,抱著也不過幾斤的蜂蜜,還沒有走多久,就累得快趴下。

“不行了,我再也走不動,明天開始我要鍛煉身體?!标悡P無奈地坐下來休息。

在前方還有一條小河,他用冰冷的河水洗了個臉,這才舒服了一點。

這時候,陳揚看到一個趕羊的農戶,帶著三頭羊在眼前走過,往旁邊的山腰上走了過去。

走到半山腰的時候,那些羊突然停下來,它們各自舔著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津津有味。

“老伯,你的羊可真奇怪,怎么會吃石頭而不吃樹葉?”陳揚笑著問道。

“這個你就不懂了?!?

那位農戶閑著也沒事,聽得他說道:“羊喜歡吃鹽,這些石頭上有點鹽分,它們才喜歡舔?!?

鹽?

陳揚也算熟知歷史,在古代,鹽不僅是生活的必需品,還是官府壟斷控制的一種調味料,基本上只有大戶人家吃得起。

窮苦人家,煮菜都舍不得鹽。

他好奇地拿起一塊石頭,擦干凈也放到嘴里嘗嘗,很快就吐出來,真的很咸,其中有鹽分。

“小伙子,這種石頭雖然有鹽,但是只能羊吃,我們人吃了會中毒的?!鞭r戶又說道。

陳揚沒有回應他的話,他快速撿起了好幾塊石頭,在河水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