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子安你說的,這天底下豈不是沒有能喝的酒?”

司馬懿略有些不滿地說道,他對自己家里的酒十分自信,不容許別人詆毀。

“誰說沒有?我現在就有一種酒,絕對是真正的美酒,保證你們都沒有喝過,還稱得上是瓊漿玉液?!标悡P自信滿滿地說道。

說話的時候,陳揚又打量了一會身邊的客人,數量還不少,這樣最好,要的就是人多,效果才能更好。

司馬懿也想不到陳揚的話會如此狂妄,他微微一怔:“當真如此?”

心里還是不相信。

陳揚得意地笑道:“自然是真的,不瞞你說,我的酒很快就能取代你那貢酒的位置,過不了多久,這天下無人不知?!?

司馬懿搖頭笑道:“子安兄還真會開玩笑?!?

“不信?”

陳揚眉頭一挑。

“我也沒有相信的理由?!?

司馬懿淡聲說道,他對自家的酒還是有自信的,覺得陳揚想要超越司馬家,這輩子都不可能。

能夠成為天子喝的貢酒,沒有一點真本事都做不到如此。

然后,司馬懿又說道:“除非子安你真能拿出來你說的那種酒,否則,也不過是你隨口說說罷了?!?

陳揚想要的,終于來了,他笑道:“如果我能拿出來,那又如何?”

只看司馬懿想了好一會,沉聲道:“若是你能拿出來,我司馬家的酒樓從此以后不再賣酒,反之,你呢?”

“好,仲達好氣魄!”

陳揚笑著點頭,這也正是他想要的,笑道:“如果我拿不出來,我便當眾給你們司馬家的貢酒賠罪道歉!”

“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陳揚又道:“還請你們稍等片刻,我得回去取我的酒?!?

司馬懿搖頭道:“如果你離開之后,不再回來,這可怎么辦?”

他這是覺得陳揚會耍賴。

陳揚說道:“我們也算得上是競爭對手,因為我把旁邊的那家酒樓給買下來了,也跑不到哪里去,如果仲達你還是不相信,可以派人去看著我?!?

說完,也不管司馬懿是否同意,陳揚直接離開。

聞言,司馬懿并不阻攔,也不派人去看著。

他好奇看著陳揚離開的背影,很快,陷入了沉思。

“那家酒樓今天剛倒閉,便被他買下來了,有點意思!”

司馬懿笑著收回目光,問道:“春華,子安到底是什么身份?”

在旁一直沉默的張春華看了他一眼,冷淡道:“等會你便知道?!?

說完了,張春華嘴角上揚,露出了狡黠的笑容,她好像突然想到什么。

她的笑容轉眼即逝,司馬懿也看不到。

司馬懿又說道:“他故意買下附近的酒樓,還來我的地方吃飯喝酒,看來是有備而來,他這是想挑事?!?

話音剛落,司馬懿揮了揮手,酒樓的掌柜飛快跑過來,司馬懿秘密地和他說了幾句話

另外一邊。

陳揚搬家的時候,也把一部分酒都轉移到這邊的酒樓里,庫房比酒館的大多了,更適合放東西。

過不了多長時間,陳揚拿著一小壇酒回來。

他剛走進門,卻看到這里面不少客人都朝著他投來了奇怪的目光。

“發生了什么事?”陳揚坐下來,好奇地問。

“我這酒樓里,有其他客人聽得子安的酒能勝過我司馬家的貢酒,都想看看是否真的,你不介意吧?”司馬懿笑道。

陳揚左右看了看,很快便明白他的小心思。

“當然不介意,那么就讓各位來一同見證,司馬家的公子剛才和我承諾過,如果我的酒真有那么好,他們便不再賣酒,反之我也會給司馬公子的酒賠罪道歉?!?

陳揚沒有半點擔憂,臉上依然是笑嘻嘻的。

“司馬家酒坊的酒,是我們許都最好的,還是給天子喝的貢酒,哪里還有比得上司馬家的?”

“沒錯,居然敢和二公子比酒,不就是自取其辱嗎?”

“依我看,根本不用比,那個小子他輸定了?!?

聽到陳揚的話之后,那些人議論紛紛,甚至還有各種嘲笑。

這些人不是來看熱鬧的,而是司馬懿故意弄來給陳揚挑事,好讓陳揚丟臉。

陳揚并不在乎這些人,看了對方一眼,笑道:“仲達,你想怎么比?”

“兩位,我有一個提議,既然是比酒,我愿意做兩位的評判,酒我來喝,你們覺得如何?”

此時,一道聲音在人群中傳來。

緊接著,圍觀的人分開,只見一個中年男人緩步走了進來。

“原來是滿大人?!彼抉R懿微微一禮。

滿大人,滿寵!

歷史上著名的酷吏將領,此人執法嚴厲,公正不阿,嚴格起來可以連曹操的面子都不給,他做這個評判似乎挺合適的。

陳揚想不到自己又看到一個大人物,也敬禮道:“滿大人做評判,我沒意見,不知道仲達可否?”

司馬懿笑道:“我自然也沒意見,勞煩滿大人了?!?

他揮了揮手,掌柜馬上拿出一壇新酒,放在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