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她要摸頭上磕出來的地方,婦人趕緊阻止

“可別用手碰,乖!四丫你是磕到頭了,娘看看,娘帶你去找郎中去?!?

周圍圍著她們的村民見人沒事,這天兒地里還有活計呢,不少說著

“人沒事就好,沒事都散了吧!”

“走了走了,地里還有活呢,”

還有那實在看不過去的大嬸子,就對一旁之前開口道婦人道:

“我說姜嫂子,這丫頭就算不是你們沈家親生的,那也是你們家老三從小撿回來叫他們爹娘的,你家這也不能這么欺負人啊,看看這孩子被她幾個堂姐欺負的?!?

之前那位叫姜嫂子的婦人的聲音帶著些尖銳

“劉氏你說什么呢,俺家大丫她們什么時候欺負過她,你可別睜著眼睛說瞎話,敗壞俺家大丫的名聲,俺家大丫還要嫁人哩,你這心咋這么壞呢?”

那婦人被說也生氣的呸一聲

“俺是好心提醒你,不領情就算了,就你家大丫那性子還有啥個名聲呦!”這嬸子說著轉身就走。

姜氏聽她這么說自己閨女當然不樂意,才要追上去說話,就見趙氏抱著那個撿來的賠錢貨要往郎中家去,翻個白眼就朝著趙氏道:

“哎呦,不過是個撿來的賠錢貨,這還金貴上了,頭上破了個口子就要看郎中,咱家可沒有那閑錢!這錢要是想從公中出,俺家可不答應!”

說著話就招呼她身邊的三個十來歲的女孩兒一起轉身走了。

只留下趙氏抱著她的僵硬背影,沈紫玥很好奇這婦人會怎么辦?

是依舊選擇帶自己去看郎中?

還是帶著自己回家?

卻見這婦人低頭,眼淚就砸在她的手背上,讓她微微蹙眉看向滴淚,眼淚,是這么燙的么?

她睜眼看那淚眼朦朧的婦人,婦人強忍眼淚,給她擠出一個笑,笑的真不好看,可卻讓她有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心里不知為何悶悶的。

“不怕,娘帶你去看郎中,公中不給出錢,娘先借著,回頭娘去山上多砍些柴去鎮子上賣,還有你爹呢,咱們能將錢還給葛郎中?!?

說完就抱著自己調整個姿勢,繼續往那葛郎中家去。

被抱在懷里的紫玥魔尊身體有些僵硬,她雖然修魔三千年,可也不是生來就是魔修,更不是生來就是個冷心的人,只是她那個時候生在修仙界的小家族里,出生就是個沒娘的庶女不說還要被送去給人當爐鼎,她能不反抗么,后來……被逼到絕境,那就棄道修魔好了。

像這樣的關懷她還真是沒有體驗過,有些新奇,還有些沉重。

而且神識?自己的神識竟然只有練氣一層的樣子,這不符合常理??!

思緒翻涌間她已經被帶到了葛郎中家,山腳下一個偏僻些的院子,趙氏的聲音有些急切

“葛郎中,求你快給我閨女看看,她這頭磕破了流了很多血,之前還背過氣了呢,我實在是不放心?!?

葛郎中是個五十多歲的老者,摸著胡子點頭臉上沒有什么表情,他的婆娘四十多歲的婦人,身材微胖的從廚房走出來,將嘴里的南瓜子皮一吐,有些嫌棄的看著她們娘倆

“我們可只負責看,草藥是沒有的,你也知道你家婆婆是個死老扣,我們家的藥可都是一家人去山上采回來的,那可是冒著要命的危險,給你家四丫用了,你也給不起藥錢,還是別給咱們兩家都添麻煩的好?!?

葛郎中聽她說完才開口對她道:

“好了,你回屋去,我給四丫看看四丫是個好孩子,你說這些干啥?”

然后沖趙氏說:“將孩子給我看看?!?

趙氏感激的連連點頭,看的咱們紫玥魔尊忽然就心情有些不好,冷著一張小臉兒,可她如今就是個八歲的孩子,氣場開也只是讓人覺得她有些沉悶而已,根本起不到王霸之氣側漏的威懾感。

葛郎中只是覺得四丫今天更沉默了,檢查她的頭一番,在額頭中間磕了道口子的確挺重的,想了想還是去拿了瓶藥膏出來,將她的傷口清理好后,倒出來一點給她敷上。

趙氏見了趕緊連連道謝,看的沈紫玥又是蹙眉,她這身體的頭的確是有些嚴重重,可等她,

“嘶~”

頭上一疼,她本能就要一掌將這弄疼她的人給拍飛出去,然而她伸出的手被趙氏這婦人給一把握住,讓她不敢動彈

“四丫別動,讓葛郎中給你上藥,上了藥就好了!”

這特么的,疼的她小臉抽抽,努力咬牙繃住,已經可以肯定,自己不再是那個修仙界大佬紫玥魔尊了,不然痛感不會這么清晰的直入神魂,讓她不得不接受渡劫失敗這個現實!

但為何又能重生在這小丫頭身上呢?怪了!

回去了路上,趙氏要背著她,她沒讓,頭破了腳又沒事。

跟著趙氏回到沈家,一路上她也將這小山村的樣子給看了個大概,而沈家就在這小山村的東邊離山腳下不遠,左邊沒有人家,右邊有幾戶人家,此時已經是夏天的傍晚,家家戶戶都是趁著天還亮在院子里吃飯。

沈家也一樣到了吃飯的時候,沈家門口站著個漢子,是這小丫頭的爹,雖然是養父,可對她還是很關心的,要是沒有他偶爾上山給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