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蘇意厭惡于眼前的鬧劇,只覺頭疼欲裂,因而哪怕爺爺最終選擇將明晟藥業交到她手里,她也未覺得開心。

“世伯,爺爺立遺囑時有沒有別的交代?”

寧蘇意選擇無視掉跳腳的寧宗城,目光深沉地看向對面沙發上坐著的秦仲紳。

秦仲紳言簡意賅:“寧董事長的意思,把明晟交給你,他放心,相信你能延續他一輩子苦心孤詣的成果。另外,叫我盡心盡力幫扶你。你也知道,以我的年紀,退下來是早晚的事。他一手教導修臣,意在讓他在我之后繼續輔佐你?!?

高修臣愣一下,抬起了頭,百分之二的原始股份,作為他當寧蘇意左膀右臂的酬謝,寧董可謂高看了他。

寧蘇意聞言,眼珠轉了一圈,淚意上涌。

喉嚨哽咽,她吞咽了一口唾沫,啞聲說:“我知道了?!?

邰淑英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撫她的情緒。

寧屹揚擱在腿側的一只手緊緊攥起,手背青筋鼓起。秦仲紳的話簡直猶如在他臉上扇了一巴掌,他的臉色霎時蒙了一層灰,黑沉沉的,緊抿著唇一言不發。

老爺子說,放心把明晟藥業交給寧蘇意,那他算什么?

他努力了那么久,到頭來還是這個結果,憑什么?

老爺子先前分明更看重他,有意讓他做明晟的掌權人。

寧蘇意來掌權?一個女人,遲早要嫁人,難道要讓明晟藥業將來姓井?真不知道老爺子是怎么想的。

寧屹揚咬著牙,心中抑郁難平。

“我說那個秦什么的,這是我們家的家事,輪得到你來摻和?這遺囑我看就是你伙同寧蘇意偽造的!什么簽名、手印,對你們這些人來說,偽造起來簡直不要太簡單?!睂幾诔菤獾靡?,索性破罐子破摔,“遺囑已經被我撕毀了,我看你們拿什么來作證!”

秦仲紳從未見過這樣胡攪蠻纏、油鹽不進的人,一時間大為光火。

他說句大逆不道的話,老爺子英明一世,怎么就生出這么一個蛇鼠之輩,當真丟盡了他老人家的臉。

秦仲紳起了身,眼神冷厲,隱隱含著股威嚴:“我正要說這件事,遺囑并不止張律師手里這一份,老爺子那里也留有一份?!?

他看向坐在一旁的寧宗德:“另一份遺囑在老爺子的書房,你去找找?!?

寧宗德站起來,遲疑道:“書房里除了一些書籍和字畫,沒別的重要東西,不對,還有一個地方,難道是在……保險柜里?”

秦仲紳:“嗯?!?

寧宗德蹙眉,如實說:“可密碼我不清楚,老爺子從沒跟我提起過,這……他人已經不在了?!?

秦仲紳倒沒太擔心,只簡短地說:“老爺子跟我提過一次,說你能猜到?!?

“猜?”

寧宗德有些疑惑,密碼好幾位數,豈是隨便猜猜就能猜中的?

寧屹揚不動聲色,卻心知肚明,他那時就猜中了。老人家的心思很好猜,密碼必然是自己的生日或者重要的人的生日。

寧蘇意顯然想到這一點,說:“會不會是家里人的生日?”

寧宗德去了書房,里面的一應物品都還沒動過,保持著原來的樣子,陡然瞧見,難免觸景生情,生出幾分悲傷。

他舒口氣,蹲到保險柜前,嘗試著輸入老爺子的生日,提醒密碼錯誤。

想了想,他又試了寧蘇意的生日,既然老爺子臨走前把明晟交給她,必然是萬分看重她的。

然而,還是一樣的結果——密碼錯誤。

寧宗德手撐著額頭,有些迷茫了,目光不經意間一瞥,瞧見書架上幾張母親年輕時的相片,頓時悟過來,手指有些顫抖,一個數字一個數字慢慢按下去。

保險柜門自動彈開。

密碼竟真的是他母親的生日。

里面第一層就放著一個文件袋,拿火漆章密封,底下則是些值錢的房屋交易合同、房產證等。

寧宗德拿著文件袋回到客廳,邊走邊拆開,取出里面的幾頁紙,果然是方才張律師宣讀過的遺囑。

他將文件袋重新交到張律師手里,面向寧宗城,沉沉地出了一口氣,語調緩慢道:“大哥,遺囑確實在爸的保險柜里,你……”

“少給我來那套!”寧宗城下不來臺,面色鐵青,“你別叫我大哥,我沒你這樣的兄弟,只留給我兩套別墅,你覺得公平嗎?”

寧宗德一向是文人思維,講究以禮待人、以德服人,極少與人產生口舌之爭,當下便有些無可奈何。

“君山區的那兩套別墅,加起來價值超過三億,其實……”

“那又怎樣?我要的是公平!公平懂嗎?”寧宗城不給他說話的機會,屢次打斷,“你女兒可是坐上了集團掌權人的位子,手里那些股權得有幾十億、上百億吧,這難道不他媽離譜?至少得分我一半的股權!”

跟這種人有理都說不清,寧宗德倍感無奈。

秦仲紳瞧夠了,也煩透了,手指摁了摁眉心,打算告辭:“時間不早,我就先回公司了,這兩天集團有些動蕩,還有事要處理?!?

張律師同樣耐心告罄,附和道:“我也不打擾了?!?

寧宗德出言挽留:“眼見著到晚飯時間了,吃了飯再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