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屹揚,你怎么也不知道在家里說說你父親,鬧到公司里來像什么樣子,讓外人跟著看了笑話不說,萬一再被人傳到網上,引發關注,明晟的名聲還要不要了?”

秦仲紳橫著眉,看向對面的寧屹揚,面露不悅。

稱呼他一聲“屹揚”,說明拿他當小輩看待,而不是隨便哪個下屬。

寧屹揚卻并未被他這一聲略顯親厚的稱呼收買,面上略帶幾分笑意,聲音卻很冷淡地說:“世伯說笑了,從來都是父親管兒子,我這個做兒子的怎么管教得了父親,這不是僭越嗎?”

秦仲紳面色驟冷。

寧蘇意起身,推開身后的辦公椅,走過去拉開了會議室的玻璃門。

走廊里圍了好些人,一些是秘書辦的成員,另一些是聽到動靜出來觀看的職員,皆因寧宗城手里拿著棒球棍,不敢上前,只敢遠遠地看著。

寧蘇意走出來,頓時被眼前的一幕給嚇了一跳,她怎么也想不到,寧宗城這個瘋子膽子大到這種程度。

他吃錯藥了嗎?竟然跟混混一樣,拿著“武器”到公司來橫行。

寧宗城原本并不知曉會議室是哪一間,抬眼瞧見寧蘇意露了面,一霎間兇相畢露,舉起手里的棒球棍指著她。

寧蘇意擰著眉往后退了一步。

“你躲什么????寧蘇意,你個臭不要臉的,伙同外人霸占老爺子的遺產,大逆不道偽造遺囑!明晟藥業是老爺子留給你堂兄的,你竟然厚著臉皮坐在那里!你當心遭報應,走在路上被車撞死!老爺子盡心栽培你堂兄,那就是打算讓他做明晟的董事長,是你在遺囑上動了手腳!”

寧宗城嘴里說著顛倒黑白、不堪入耳的話語,手里拎著棒球棍,尾端拖在地上,摩擦著瓷磚地面,發出細微卻刺耳的聲響。

他撥開面前擋路的人,幾個健步沖到會議室里。

身后一眾圍觀人群聽聞那一番話,大為震驚。

“怎么回事,遺囑是偽造的?”

“寧總伙同外人?哪個外人???”

“不會吧,遺囑還能偽造?”

“聽說前董事長臨終前那段時日生了場大病,動了手術,腦子糊涂了,連人都認不清,說不定……”

“真的假的?”

“不知道,感覺寧董的大伯好恐怖?!?

“第一次碰見這種事,豪門里頭真亂,看來電視劇里演的那些爭奪遺產的大戰也不是虛構的?!?

“這種人說出來的話沒幾句真的吧?”

場面混亂不堪,會議室里的一群人出不去退不了,眼看著寧宗城走到了人群里。

“寧屹揚,寧經理,快勸勸你爸,這是干什么呢?!”另一個董事擦了擦臉上的汗,推搡著往后退。

秦仲紳冷著臉將寧蘇意護在身后,朝會議室外喊道:“愣著干什么,還不趕緊叫保安過來把人弄出去!”

梁穗拿著手機走到一旁,給樓下前臺打電話,叫人喊幾個保安上來。

她也是頭一回見到這種事,一時間腦子都是空白的,手指緊握著手機,焦灼地等待著,不時往電梯的方向看。

不知是誰放他上來的,手里拿著武器呢,樓下的人都看不見嗎?

寧宗城一邊威脅恐嚇,一邊拿著棒球棍在會議室里敲敲打打,跟地痞流氓一個樣,眼里透著癲狂兇狠。

寧屹揚事先并不知道他要來這里鬧,眼下見了周圍的人對遺囑的事有所動搖,心里突然生出一絲快感。

事情鬧得越大,謠言就傳得越逼真。

到最后,哪怕寧蘇意有嘴都不一定能說得清楚,大家心里只會存疑,相信寧蘇意偽造了遺囑,目的是坐上董事長的位子。

反正寧宗城是她大伯,是她的長輩,她不可能真的對他發難,除非她想被人戳脊梁骨。

高修臣眼看著場面失控,再看一眼寧屹揚,完一副置身事外作壁上觀的架勢。

高修臣心底一陣無奈,擰著眉,只能試圖勸退寧宗城,說道:“寧先生,有話好好說,我們沒必要動粗……”

“你誰啊你,寧蘇意養的情夫嗎?這么為她說話。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得了她許諾的好處,一心向著她?!?

寧宗城用詞粗俗,逮誰咬誰,壓根聽不進勸。

很快,保安上來了,他們人多,三下五除二制住了寧宗城,奪走了他手里那根瘆人的棒球棍。

會議室里的眾人松了一口氣,相繼散開,寧蘇意撥了撥臉側的頭發,站到人前來,雙目直視著寧宗城,神情冷靜從容,不顯慌亂。

當著周圍一眾職員的面,她不疾不徐地開口,聲音不大,卻能叫在場的人都聽見:“你要為自己說的話負責,不是什么事都能上下嘴皮子一碰,由假的變成真的。第一,爺爺的遺囑你也瞧見了,立遺囑的日期在他動手術前。第二,遺囑經過公證,具有法律效力,不存在偽造,更不存在篡改。第三,立遺囑時我并不知情,秦世伯在現場,他是爺爺的人,我如何能跟他成為同伙?”

頓了頓,她甚至能露出一個尚算恭敬的笑容:“您要是實在不放心,咱們可以找專業機構,鑒定老爺子的簽字和手印是否存在造假?!?

秦仲紳沉著聲道:“前董事長親口跟我說,蘇意可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