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球棍落下來的那一刻,寧蘇意瞳孔放大,被人猛地拉了一把,身體向一側傾斜,躲開了那一棍子。

她穿著七公分的高跟鞋,腳隨著那一道猛力崴了一下,堪堪站穩。

棒球棍最終擦著她的肩頭,落在了旁邊的玻璃門上。

只聽見“砰”一聲巨響,不知寧宗城使了多大的力氣,會議室的門應聲而碎,玻璃渣子四濺開來。

寧蘇意手背一陣刺痛,低頭一看,一塊匕首狀的長條碎玻璃劃過她的手背,拉出一條口子,鮮血直流。

變故發生在瞬息之間,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不止寧蘇意,站在門邊的幾位董事也受到波及,其中一位臉都被劃破了,血順著下頜流淌。

“干什么吃的,連個人都架不??!”那位董事捂住自己的左臉,大聲呼喝,“報警!給我送警察局去!真是無法無天了,這跟持兇殺人有什么區別?”

保安一擁而上,再次控制住寧宗城。

他們也很無辜,方才寧董說把人松開,他們就沒敢用太大力氣束縛他,畢竟這人是已逝前董事長的長子,現任董事長的大伯,身份不低。

誰能想到,他會如此瘋魔。

寧蘇意緊緊鎖著眉心,一只手扯高袖子,露出受傷那只手的手腕,一粒碎玻璃弾進了袖子里,手腕處也劃破了一個小口,正往出滲血絲。

當真是一場無妄之災。

寧宗城被保安捆縛住手臂,按著后頸脖扭送出去。

梁穗驚魂甫定,踩著一地碎玻璃到寧蘇意跟前,拉過她的手腕,面露擔憂:“這傷口得趕緊處理,我送您去醫院?!?

寧蘇意緊抿著唇,臉色冷如寒霜,若不是有人及時拉了她一把,那棍子就要落到她腦袋上,后果不堪設想。

寧宗城真是個不折不扣的瘋子,殺人的事都干得出來。

她深吸口氣,扭頭看向同樣冷凝著一張臉的高修臣,勉強穩了穩情緒,說:“剛剛,謝謝你?!?

高修臣“嗯”一聲,視線下移,看著她的手背:“別耽擱了,快去醫院,這里有我和秦董事?!?

寧蘇意點點頭,跟梁穗穿過走廊,進了電梯。

梁穗一向穩重,眼下情緒卻有些崩,不太敢多看寧蘇意受傷的手,那一道傷口不小,手背都被血糊滿了,看著很嚇人。

“疼不疼???”

梁穗沉默半晌,問了句廢話。

可是,她實在不知說什么才能安慰寧蘇意,既替她感到憤怒,又萬分無奈。那一位是她大伯,沒辦法處置他。

寧蘇意閉了閉眼,聲音隱忍:“還行,能忍受?!?

梁穗默默地嘆息一聲。

不管是寧宗城的言語中傷、還是拿棒球棍傷人,總歸,公司內部的人都要置喙寧董一句,言辭或好或壞都不重要了,關鍵是這件事只要跟她扯上關系,免不了帶上八卦色彩。

寧董在外人面前的形象向來是磊落光明,平白惹了一身腥,喊冤都沒處喊。

寧蘇意和梁穗離開后,公司里的混亂勉強平息,那時候沒來得及撤離的一眾人都被嚇壞了,回過神來只覺得荒唐。

青天白日,真有人敢傷人——他們一直以為寧宗城只是做做樣子,達到恐嚇的目的,沒想過他會來真的。

事已至此,寧屹揚不得不出面向受傷的幾位董事道歉。

幾位不看僧面看佛面,倒不是給他臉面,而是想到已逝的前董事長。

老爺子尸骨未寒,他們要是聯合起來把他的長子送進拘留所,終究良心不安。

最終,幾位董事并未追究責任,叫保安把人丟出公司,并額外交代,以后決不許放他進來。

保安何其無辜,上午這人過來時,手里沒拿棒球棍,而且他是寧董的大伯,一般人也不敢阻攔,誰知道鬧出這么大的亂子。

——

寧蘇意坐在診室里,醫生給她清理傷口。

“創面比較深,好在沒傷到筋脈,傷口有接觸金屬制品嗎?要是有的話,一會兒去打一針破傷風?!?

醫生處理完,將手里的棉簽扔進垃圾桶里,而后給她包扎,動作快速而穩當,幾下就包扎好了,抬眸看著寧蘇意。

梁穗在一旁說:“玻璃劃的,沒碰到金屬?!?

醫生:“那就沒事,接下來這幾天注意一點,盡量別沾到水,以免感染化膿,別吃辛辣刺激的食物……”

話音未落,診室的門被人“哐當”一聲推開,門板撞到側邊的墻壁又“哐當”一聲反彈回去,前后搖晃。

醫生嚇了一跳,回過神來,怒視著貿然闖進來的人:“干什么?到后面排隊去!沒見著里面有人了?”

井遲喘了口氣,先跟人道歉:“對不起,我過來找我女朋友?!?

“神經病,這里哪有你女朋友?”醫生怒氣未消,說話也不怎么客氣。

井遲沒說話,抬手指了指坐在椅子上的寧蘇意,看到她的手已經包扎過,貼了紗布,纏了一圈白色繃帶,繞過手腕打了個結。

醫生愕然地看著兩人,呆滯了足有十來秒,沒話說了。

寧蘇意站起來,面色有些尷尬,朝醫生點了點頭:“不好意思,給您添麻煩了?!?

醫生擺手:“不麻煩,我的職責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