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蘇意給井遲打了個手勢,示意自己等會兒再跟他說,先接電話。

“喂,小蝶,找我有什么事嗎?”她聲音柔和,含著笑意。

井遲端起玻璃杯,喝了一口水,抬眸看著她。

寧蘇意沒看他,略微垂眸,視線落在自己受傷的那只手上。

柳西蝶支支吾吾地說:“對不起,我……我不知道。我今天才在網上刷到寧董事長的訃告,你……沒事吧?”

她還在住院,室友前兩天給她帶了書,她無聊的時間里都在啃書,沒怎么看手機,自然不知道明晟醫藥董事長逝世的消息。

錯過了好幾天,她感覺挺慚愧的,沒有第一時間打來電話慰問幾句,枉寧蘇意待她這么好。

“沒事,都過去了?!睂幪K意云淡風輕地揭過,而后問起她的狀況,“你現在怎么樣了?我這幾天忙著,沒能抽時間去看你?!?

“別,你千萬別過來。我已經沒事了,能下床走路,一個人完沒問題!”柳西蝶急切地接話,生怕她要抽時間來看自己,“再有幾天就能出院了,你忙你的,不用擔心我?!?

“好。你照顧好自己?!?

“嗯。你也是,別……別太難過了,注意身體?!?

很明顯,柳西蝶也屬于那種不大會用言語安慰人的,語調顯得有些生硬,但是透著真誠和心意。

寧蘇意笑笑,又說了一聲“好”。

服務生送來幾道菜,擺在兩人面前的餐桌上,微笑著說:“請慢用?!?

井遲看著放下手機的某人,往里坐了一個位子,拉開身旁的椅子,微抬下巴示意她:“過來坐?!?

寧蘇意眼神里透露出疑惑:“我坐在這里挺好,不換?!?

“快點?!本t催促。

“不換?!睂幪K意態度堅持。

井遲“嘖”一聲,真是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站起來,主動換到對面她旁邊的位子,坐下來后撇著嘴角,對她表示無語:“你右手傷成這樣,打算自己吃飯?”

寧蘇意嘴硬逞強:“我傷的是手背,手指勉強能動?!?

可能行動不大靈便,至少吃飯是沒問題的。為了驗證自己的話,她拿起一雙筷子去夾盤子里的菜。

到底是她說大話了,菜剛夾起來就因為她手指不夠靈活,啪嗒一聲掉進盤子里。

寧蘇意尷尬,主要是繃帶纏著的地方太影響正?;顒恿?。

井遲好整以暇地偏頭看她,輕哼一聲,用一副怪異的腔調學她方才的話:“我傷的是手背,手指勉強能動。這話誰說的?”

寧蘇意不再嘗試,索性放下筷子,惱羞成怒道:“你夠了啊?!?

說罷,她招手叫來服務生,讓人送一柄瓷勺過來,她用勺子舀著吃總行了吧。

井遲慣常的小動作就是捏她臉頰,此刻也是,指腹在她臉上輕輕捏一下,無奈又寵溺:“我喂你行不行?”

“不要?!?

寧蘇意想都沒想,一口拒絕。

大庭廣眾的場合,情侶之間,偶爾喂一筷子還能接受,要是一直讓他喂食,她接受不了。

服務生很快送來一柄洗干凈的瓷勺,微微彎腰放在寧蘇意面前的碟子里:“有需要您再叫我?!?

“謝謝?!睂幪K意禮貌說。

服務生走后,寧蘇意左手拿起瓷勺,挖了一勺青豆蝦仁,喂進嘴里,怡然自得地慢慢咀嚼,余光瞥到井遲略有些驚訝的表情,像是在說,還能這樣?

井遲認輸了,拿起筷子,自己吃自己的,順便問起方才沒得到答案的問題:“你還沒說你的手怎么受的傷?!?

寧蘇意將嘴里的食物咽下去,跟他說了上午寧宗城來公司大鬧一場的事。那場面,沒親眼見過的人都不曉得有多荒謬混亂。

井遲越聽眉頭蹙得越深,到最后眼里充滿憤怒,若不是顧忌著在公共場合,他指不定做出什么事來,簡直氣死他了。

“你堂兄呢,他也不管管,由著他父親鬧到公司里來?”井遲情緒收不住,話一出口,帶著濃烈的怒氣,音量也高了不少。

比起來,寧蘇意倒顯得心平氣和多了,吃一口菜,慢悠悠地說:“我大伯這人一貫行事無忌,爺爺在世時說的話他都聽不進去,更別說寧屹揚的話了?!?

井遲眉頭深鎖,只覺心里頭壓著一塊石頭,讓他難以平靜:“他這回沒得逞,萬一再來怎么辦?”

“跟公司的保安交代過了,以后不準讓他進來?!?

“我說的不僅僅是公司,你就沒想過他會在別的地方恐嚇你?倘若他在你回家的路上堵你,或者是在哪里伺機行動……”井遲不敢想,郁悶地說,“不行,想想我都不放心,以后上下班我來接送你?!?

寧蘇意笑說:“徐叔要失業了?!?

井遲語氣嚴肅:“我沒跟你開玩笑,我是真的懷疑他會再做出傷害你的事。不是我有意要說你大伯壞話,事實就是他那種人橫行慣了,沒道德觀念、法律意識,為了錢什么事都做得出來?!?

寧蘇意撫了撫他的肩膀,聲音低柔:“知道你是為我考慮,我之后找時間跟我爸商量一下,再額外給他一些補償?!?

井遲嘆口氣,擔憂道:“我就怕他是個無底洞,嘗到甜頭以后,隔三差五拿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