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招找你們要錢?!?

寧蘇意聽他這么說,一時間也束手無策,煩得很。

“先別想了,吃飯吧,吃完飯帶你回家休息?!本t拿一只空碗,給她盛了一碗湯,“先湊合著喝點,回家后給你燉?!?

寧蘇意小聲說:“可是我下午……”

“這回真得聽我的?!本t打斷她,嚴肅道,“我知道集團內部這幾天很亂,但你首先要顧好自己,才有精力去管理公司。你看看你的手,都成這樣了還怎么工作?文件都簽不了?!?

寧蘇意抿唇想了一會兒,被他說服了:“好吧?!?

話音剛落,桌面上的手機響起來。

寧蘇意放下手里的瓷勺,接起電話:“媽?!?

“我聽說你大伯跑到公司去鬧事了,還害得你受了傷。發生這么大的事,你怎么也不跟家里說,你現在人在哪兒啊,我過去看看你。你說你大伯也真是的,竟然對自己的親侄女動手,他還是人嗎?”

邰淑英說了一大段話,語速很快,隔著屏幕都能想象到她拿著手機在客廳里來回踱步、神色焦急的樣子。

寧蘇意愣了一下,一時不知從何說起,沉默半晌,只問了一句最無關緊要的話:“您是從哪里知道的?”

“你爸,公司里一個董事給你爸打電話了,說了這件事,讓他在家里幫著勸說你大伯,別再鬧第二回?!臂⑹缬⒄f完,又忍不住低罵,“你大伯真不是個東西!家里人待他不薄,怎么就狼心狗肺成這樣?”

寧蘇意頭一回聽她罵人,沒憋住,一下笑出聲來。

電話那邊,邰淑英臉上憤怒和擔憂交織,陡然聽見電話里傳出一聲短促的笑聲,怔了一下:“你這丫頭,還能笑得出來?”

“媽,您別著急?!睂幪K意收了笑,吸口氣,定了定神,語調平和地跟她說,“我就是手背被玻璃劃了一下,已經去醫院處理過了,沒大礙。沒跟您說,是怕您為我擔心。眼下我和井遲在一起,有他照顧我,我就不回家了?!?

邰淑英蹙眉:“真沒事?”

寧蘇意:“還能騙您?”

井遲很想補充一句,分明就是在騙人,傷口那么深——他雖沒親眼瞧見,但從這包扎的手法就能看出傷口不淺。

傷好之前,手背那一塊時時刻刻都是疼的,能不受罪?

“好,讓他給您說,您還不相信我了?!睂幪K意有點無奈,沒想到自己也有信任危機的一天。

她把手里的手機交給井遲,朝他擠了擠眼,讓他別亂說話,她不想惹家里人時時掛心。

井遲面無表情接過手機:“喂,阿姨,我是小遲。酥酥傷得不嚴重,我看過了。您放心,我看著她呢,沒讓她去公司,在外面吃過飯就帶她回家。嗯,好?!?

邰淑英掛了電話。

井遲舒口氣,把手機放在桌上,朝寧蘇意露出一個假笑:“滿意了?寧總?!?

頓了一下,想到梁穗今天的稱呼,遂改了口:“不對,該稱呼你‘寧董’?!?

沒等寧蘇意說話,他自我感慨了一番:“我女朋友原先是寧總,我就夠有壓力了,現在成了寧董事長,我……”

寧蘇意挑挑眉:“你怎么樣?”

井遲絕不是那種大男子主義,女人的事業高過自己就心里不平衡,不過他這個語調很耐人尋味,讓她好奇他下面準備說什么。

井遲忽然轉過頭,捧住她的臉,在她嘴唇上碰了一下,壓低聲音說:“我感到與有榮焉?!彼D了頓,話音轉為柔和,“比以前更心疼你了?!?

寧蘇意左顧右盼,羞赧道:“喂,這里是餐廳!”

“那又怎樣,我就想親我女朋友?!本t松開她,眉梢微揚。

“……”

寧蘇意坐正身子,低下頭喝湯,不跟他計較。

兩人回到了鐘鼎小區的家,寧蘇意坐在沙發上,仰頭靠著沙發背。小柴突然躥過來,往她身上跳。

寧蘇意下意識抬高右臂,避免它碰到自己的手,轉瞬就意識到是她想多了,小柴的小短腿壓根蹦不了那么高。

她彎彎眼睛,俯身用一只手將它抱到沙發上來,摸摸它腦袋。

井遲見一人一狗在沙發上嬉鬧,提醒道:“別讓它碰到你的手了?!?

寧蘇意:“知道?!?

寧蘇意和狗狗玩了十來分鐘,感覺有點累了。上午開了兩個小時的會,經歷一場鬧劇,從公司輾轉到醫院,再從醫院到餐廳,從餐廳到家,耗光了她的精力。

“我去洗個澡,想午睡一會兒?!睂幪K意站起來,準備上樓。

“你的手不能沾水?!本t走到她跟前,擰著眉看她,“忘了醫囑?”

“沒忘?!睂幪K意舉起自己的右手,“也不可能一直不洗澡,拿保鮮膜或者一次性手套裹住,洗的時候抬高手,注意一點就行了?!?

“我給你洗?!?

井遲捉住她手腕,看著她的眼睛認真道。

------題外話------

小遲弟弟:(*^▽^*)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