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空間中的溫度,驟然降低無數,而這一切根源,便是因為那華進琛雙眼之中,所席卷出來的森厲寒意。

周洛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如果不是有杜野虎在前面,恐怕,他會被生生的給震死。

“杜野虎,你太囂張了!”

杜野虎漠然道:“你特么的放屁與說話一樣都沒什么,老子囂張,老子從來都這般囂張,你來咬我??!”

“咚!”

華進琛不是狗,不會咬人,卻有凌厲的劍意自他體內誕生,那瞬間中,方圓數十丈之地,除卻杜野虎與被守護著的周洛之外,便再無他人。

這片廣褒之地中,少有這么空曠的地方。

劍意席卷如狂風,陣陣的呼嘯聲中,凌厲劍意陡然爆發,霎時,這方空間,如同被切割的支離破碎,而后,那一陣恐怖之勢,鋪天蓋地般的向著杜野虎席卷而去,這里的一切,都給淹沒,包括杜野虎與周洛。

“吼!”

卻在此刻,仿佛一聲虎嘯回蕩而出,破空直上蒼穹。

周洛眼睛一咪,他好像看到了,從杜野虎體內,躍出一頭猛虎,對著華進琛一吼,驚天的風浪由此而形成,剎那過后,漫天的劍意,均在這風浪中,被數剿滅,不剩分毫。

并在這之后,風浪伴隨著那頭猛虎破空而去,直去華進琛。

華進琛臉色不由變了一下,他竟不知,杜野虎的修為已經強到了這種程度,年余之前倆人交手,自己也不過是小輸一招而已,可今天?

他手捏法決,青芒涌現,化成霸道之極的守護屏障,卻是在那猛虎暴沖而來之后,青芒旋即潰散而去,消失的無影無蹤,這猛虎,也是直接惡狠狠的撞在了華進琛的胸膛上,口吐鮮血而暴退。

那盡管是不足以要了他的命,傷也不算太重,畢竟杜野虎之力,先由他的劍意,在由他的防護倆次阻擋過,可在眾目睽睽之下,被如此輕易的擊敗,丟盡了臉面。

先前還說,讓杜野虎陪他切磋一下,他哪里有資格,讓杜野虎陪他切磋?

“你,你…”

半天都只是吐出這一個字,盡管怒極,也是恨極,已然無可奈何。

杜野虎再不理會對方,回身遙看百軒樓,暴喝:“狗東西,給老子滾出來!”

一聲暴喝,撼動不了百軒樓,昊元仙門第一樓,杜野虎縱然修為不凡,也只是一介弟子而已,卻如何能讓百軒樓動容?

然而,攜帶著輕易擊敗華進琛之威,這一刻的百軒樓,顯得越發的安靜下來,那個安靜,代表著沉悶,甚至是壓抑。

“杜野虎,百軒樓前,你休要放肆!”

有蒼老之聲傳出,聲音明滅不定,卻有諸多的威嚴。

杜野虎放聲一笑,厲聲喝道:“你百軒樓做了這樣的事情,這是我在放肆?”

“最好給我一個交代,若不然,我老師脾氣好,不與你等計較,待我大師兄與二師兄回來后,嘿嘿,到時候,就別怪我三師姐前來砸場子了?!?

“你…”

如此威嚴的蒼老之聲,旋即也都沉默了下來,最終,一道身影從中暴跌而出,滾在了杜野虎與周洛的腳下。

“杜師兄,周師弟,我一時糊涂,請饒我一次?!?

卻原來是此前,招待他二人的店小二。

周洛不明白,看向了杜野虎,后者冷冷道:“這家伙與華進琛等人,都是鎮獄峰的人,小師弟,交給你處置了?!?

并非是偶遇,是通風報信了,原來如此!

周洛道:“五師兄,算了,我們出來的時間夠久了,回去吧!”

杜野虎冷冷道:“小師弟,你的這份寬恕,別人可未必會領情?!?

那弟子忙道:“領,一定領,多謝周師弟大人不計小人過,我銘記在心,絕不再有糊涂?!?

周洛道:“五師兄,得饒人處且饒人,我們回吧?!?

杜野虎清冷的喝道:“我小師弟不愿追究,不是不想惹事,更不是怕了,我太素峰人雖少,也從來都不怕事,今天老子就把話放在這里,以后還敢有人再說我小師弟是廢物,老子一定將你們廢了,讓你們真正的嘗一下,什么是廢物的滋味?!?

“滾!”

“杜野虎,你好大的威風!”

華進琛抹去嘴角邊上的血跡,森然喝道:“昊元仙門,還輪不到你太素峰來說話?!?

杜野虎道:“看來,你是想變成真正的廢物了?!?

華進琛冷漠一笑,道:“太素峰確實很強,但只要這小子修不了仙,類似之事,以后還會源源不斷出現,你太素峰能夠護他一時,還護不住他一世?!?

“五師兄!”

周洛拉出杜野虎胳膊,神色平靜,仿佛一切爭端的根源并非是他,仿佛他人口中的廢物,說的也并不是他。

“華師兄你好,我的仙緣確實不入流,故而,進入仙門后,前后四個月,方才在昨天,第一次攝取靈氣成功,這實在有夠丟臉的?!?

即使有杜野虎在,方圓之地,還是忍不住的有哄笑聲響起,這樣的修煉速度,修仙實在是一種浪費,還不如乖乖回家種地去。

周洛仿若未聞,繼續說道:“可我更加相信,持之以恒,定會有蛻變。圣賢言,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