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弘墨已經將一碗蓮子羹喝到見底。

他聽言,便說:“其實爹爹也已為你們準備好了一個宮殿,就在離這里的不遠處,名叫福華殿,不過許久無人居住,還在讓宮人收拾?!?

夏弘墨刮了刮夏寶兒的小鼻子:“等收拾妥當,就讓你母妃帶著寶兒住進去,好不好?”

夏寶兒小臉上一喜,眉梢也跟著飛揚:“真的嗎爹爹,那是不是以后寶兒就可以經常來看爹爹啦?!?

見夏弘墨點頭,夏寶兒歡喜地抱住了他的胳膊,可是片刻后,她將小腦袋頂在夏弘墨的胳膊上,嚶嚀的哭了幾聲。

夏弘墨心頭一緊,急忙將碗放下,把夏寶兒抱在腿上:“怎么了寶兒,哭什么?!?

夏寶兒哭的鼻尖粉紅,水葡萄似的眼睛啪嗒啪嗒掉眼淚。

她搖搖頭,拿小手手背抹掉淚水:“娘親說,如果受委屈了就吃糖糖,心里甜就不委屈了??墒乾F在寶兒覺得心里好甜呀,但是也沒有吃糖,這就是娘親說的開心和幸福嗎?”

她受了好多苦,也挨過很多人的打。

夏弘墨抱著她,又是笑又是心疼:“原來寶兒是想吃糖了,不哭,爹爹想辦法,天底下所有的糖仁,都讓你都嘗一遍好嗎?”

夏寶兒破涕為笑,還吹出一個鼻涕泡。

皇帝非但不嫌棄,還嗤笑著:“小邋遢鬼!”再用指腹把她鼻子擦了干凈。

夏弘墨站起身,叫德喊人抬御輦來,他要親自送夏寶兒回冷宮。

九個人抬的大轎子,垂著薄紗質地的紫幔。

夏寶兒好奇的摸著布料,眼睛一眨一眨的。

夏弘墨留意到她穿的粉色裙子,衣袖已經洗的發白了,還有些不合身。

似乎有點大了,所以她才走的晃來晃去?

夏寶兒坐在夏弘墨身邊,抬起小腦袋看著他:“爹爹上次說要給寶兒賞賜,還算數嗎?”

夏弘墨哈哈朗笑:“小寶兒如此貪心,要了糖仁,還想要別的賞賜?”

夏寶兒嘟著小嘴,小臉滿是糾結,兩條眉毛毛毛蟲似的皺在一起。

好半天,她才說:“那寶兒不要糖糖了,只要一匹小馬駒吧?!?

夏弘墨饒有興趣的挑眉:“要小馬駒?寶兒,你也騎不了,小馬駒有點高?!?

夏寶兒心說,不是給她自己騎。

但她知曉要為太子哥哥保密,所以才說:“寶兒想養著,等長大了,它也長大啦!”

她用滑滑的小臉貼在夏弘墨手背上來回蹭:“求求爹爹了?!?

夏弘墨被她逗笑,拿她無可奈何:“寶兒都這樣懇求了,爹爹要是再不答應,不就是個惡人了嗎?德,把九公主的要求記下來,你去挑一匹溫順的,要血統好的?!?

德公公跟在御輦邊聽見,忙說:“奴才這就去辦?!?

惠嬪聽說皇帝親自送夏寶兒回來了,更是驚訝連連。

第二日,闔宮都知道了。

那個在冷宮里的惠嬪和她的傻子女兒,被皇帝重視了起來,不僅如此——

惠嬪被恢復了嬪位,皇帝準許她擇日搬離冷宮,住進離皇帝寢宮最近的福華宮中。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