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幢廢棄的摩天大樓,只完成主體框架的黑褐色殘垣就像一座孤影般的堡壘,矗立在普?林斯市市郊的邊緣。

在樹影婆娑和雜草叢生及遍地瓦礫的映襯下,它那無數個方形框架就像一張張來自地獄的惡魔之口,窺探著接近這里的一切...

勒內就在這幢至暗的樓內醒來,準確的說,這是一間被6d息投影所改造的房間,無數個激光投射儀被鑲嵌在四周框架上的梁柱內,它們投射出的光束共同組成一間豪華的私人病房---一間和圣約翰醫院內珍妮的病房一模一樣的場景。

甚至,連地上死去的兩名特工及“霍普一家三口的尸體”都是息投影,唯一真實的東西是地面上已經發黑的血跡,還有病床及地上的兩把格·洛克手槍。

當然還有珍妮。

在“病房”的另一側,一個偽裝成墻壁的巨大可視玻璃橫亙在那里,玻璃內側,整齊地擺放著一組6d息投影的控制設備及交互系統。

在設備的旁邊,霍普一家三口出現在了那里。

勒內醒來前2分鐘...

霍普老頭雙手抱胸、陰冷的眼神注視著可視玻璃外病房的一切...

霍普兒子端坐在控制臺旁,眼睛盯著屏幕、雙手不停地調試的旋鈕和按鍵,他想讓病房的息投影足夠逼真,甚至是墻上那微小的裂縫和壁紙的暗紋,霍普夫人則擦拭著手中的烏茲沖鋒槍...

三名“特工”分別把守在大樓樓梯口及該層的入口處。

“勒內體內的定位和掃描裝置取下來了沒有?”霍普老頭問道。

“當然取下來了!到這兒之前,我把它掛在一只鷹準的脖子上,這會兒,說不定都飛出這個國家了?!被羝諆鹤踊卮鸬?。

霍普老頭所說的定位和掃描裝置,是f國特工在勒內體內植入的集跟蹤、定位、掃描和通訊為一體的新型信息追查系統。

它只有紐扣大小,其外層是由被植入人的表皮組織所培養的生物膜層,所以,被生物槍注射到人體后不會產生任何排異現象。

除了簡單的定位功能外,它還具備場景化成像掃描、人臉識別、武器系統偵測、生理指標檢測等功能,它的終端是f國安局下屬的情報信息處理中心,所有采集的數據會在第一時間準確地分發給相關職能部門,包括一旦出現意外執行營救任務的特工們。

“嘿,我的袖口是蕾絲花邊圖案,你好像忘記了?”霍普夫人一邊擦拭著槍,一邊向霍普兒子喊道。

“噢,抱歉!”他的手在控制臺上一旋,一個激光探頭在她的袖口掃描了一下,隨即,在她的6d投影的袖口,出現了一圈和其現實衣服一模一樣的花邊圖案。

“叫醒勒內!”霍普老頭說道。

“希望勒內不要碰觸地面上的尸體,當然包括我們的尸體,否則就會穿幫!”霍普兒子擔憂地說道。

“放心吧!根據人的特性,他們是不會碰觸與自己無關的死尸的,除非有金銀財寶,勒內是不缺這些的?!?

霍普兒子在控制臺上按了一下,一個激光投射儀隨即投射出陣陣“冷風”吹向勒內...這是一個計算機控制的息感應程序,它根據人體的生理指標所模擬出的一股微波感應信號,目的是刺激人體大腦產生感知反應。

勒內醒了過來,“寒冷”的應激反應使他身子猛然一顫,劇烈的疼痛促使他本能地摸向頭部那個鼓起的包,這個包是被“特工”用烏茲沖鋒槍的槍托擊打造成的。

他微微地搖了搖頭,試圖喚醒自己模糊的視線和意識,目光所及之處,還是那副慘烈的景象:兩名特工中槍倒地,已沒有了生命體征,“霍普一家三口”保持著原來的中槍姿勢;地上、床上、包括濺在四周的已經凝固的黑色血跡,表明他們已經死亡了好長時間。

勒內艱難地直起身子,他發現另外兩名開槍的特工不見了,珍妮也沒在床上。他四下搜尋著珍妮,最后在床底下看見了滿臉淚痕、目光空洞的珍妮,她蜷縮著身子、眼睛看向前方,身體還再不停地抖動著...

“珍妮!”勒內一邊喊著一邊向她沖去。

他避開地上的尸體和血跡,一把將她緊緊地抱住,他不停地撫摸著她的頭發,不停地安慰著她,珍妮就像一尊沒有生氣的雕塑,一動不動地被勒內抱起,然后放置到墻角。

“珍妮,看著我!”勒內使勁地搖著她的身子。

珍妮仍然目光空泛、身體僵直,偶爾的眨眼預示著她還活著。

“看著我!”

珍妮的眼睛慢慢地轉向了勒內,突然一把將他推開,急速地閃到一邊:“不要過來,不要殺我!”

“是我!珍妮!”

珍妮那恐懼的臉隨即有了一絲舒展,但很快又布滿了懼怕和不安,她雙手護著身子、轉到一側:“你們的人殺了我的爸爸媽媽,還有哥哥,告訴我為什么?為什么?”

珍妮狂喊著...眼淚和憤怒猶如交織的火舌射向手足無措的勒內。

“告訴我為什么?”她的聲音變得嘶啞起來,不停地重復著這句話。

玻璃幕墻的另一側,霍普兒子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目不轉睛地看著,霍普老頭的臉上則掛著滿意的笑容。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