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著樹痕問珍妮。

珍妮那充滿回憶的臉立刻變得嚴肅起來:“你沒事吧?親愛的!”

“請你回答我,那晚,你是不是故意撞了我的車?”

看到勒內那冷暗的臉和逐漸提高到質問聲,她尷尬地微笑著,胡亂舞動的手,一時不知道如何安放?

她心里明白,這一切,終將像烈火一樣燒掉她身上所有的偽裝。當她的內心能像純凈的湖水一樣映射勒內時,她才配有他給予的這份深深的愛。

但現在不是時候。

“等我們到了紐文蘭島,我慢慢給你解釋這一切!”珍妮的眼神充滿了祈望。

“你只需要回答是,還是不是!”

珍妮仍舊微笑著,沒有回答。

“好!那我們就再來一次撞擊!”

勒內說完,突然從衣服內側掏出一把手槍,砰”的一聲,子彈擊中了司機的后腦,隨著血漿和腦組織的四處濺射,巨大的貫穿力在穿透頭顱后又將前擋玻璃擊穿。

司機一頭栽倒在方向盤上,身子向右猛得一滑、帶動著方向盤極速地旋轉起來,車子失控了...

這把槍是勒內在虛擬病房內,在他與程序雷諾對峙時撿到的,他暗暗地藏在了身上,當然也是里面為數不多的真實的東西。

霍普一家放置手槍的目的,原本是想在程序雷諾舉槍瞄準珍妮時,讓勒內一槍干掉他,從而造成兩人逃亡的事實。

但勒內并沒有開槍,無奈之下,只有讓珍妮解決他。

從程序雷諾舉槍對著自己的時候,勒內已經斷定了它只不過是一個程序包而已。因為雷諾的職責是保護自己,無論在何種情況下,絕不會有任何威脅他生命的舉措。

副駕駛上的大個子試圖控制住方向盤,隨即又是一聲槍響,他被爆頭了,身子一歪癱倒在座椅上。

連續兩下猛烈地撞擊方向盤,使得車子左右兩次劇烈地扭動著身子,它完失控了,先是撞擊到了另一側正常行駛的車輛后,然后被高高地墊起,在空中翻滾了兩下后重重地砸在地面上。

在車子被撞擊的一剎那,車內的氣囊部打開,由于勒內提前有預判,他的身子本能地處于蜷縮狀態,加之氣囊的保護,除了左手胳膊骨折和臉部擦傷之外,并無生命之虞。

但珍妮就并沒那么幸運了,一塊變形的鐵皮扎進了她的后背。

等勒內醒來,他發現珍妮張著手臂、用身子緊緊地護著他,而扎進她背后的那塊鐵皮,飛的方向正是自己的前胸。

“珍妮!珍妮!你醒醒...醒醒啊...”

珍妮緩緩地睜開了眼睛,隨即從嘴里吐出一大灘血,看到勒內并無大礙,她臉上終于浮現出一絲淡淡的笑容。

“別...別管我,趕快逃...逃...”珍妮艱難地說著,每一個字都用盡了力。

“我要帶著你一塊走!”

勒內說著使勁地拖拽著她的身子,但她的身子被座椅死死地卡住,他瘋狂地用手、肩膀推著座椅,然不顧自己已經骨折的手臂,但還是無濟于事。

“我...我...不行了,你趕快...逃吧,不然...來...來不急了?!?

“不,珍妮!我要跟你一塊走!”

由于用力過猛,勒內受傷的胳膊開始向外不停地冒血,但他仍沒有放棄努力...

“你問我...那晚...是不是故意...故意撞了你的車?”珍妮說著輕輕地點了點頭,“我是...是故意撞的,目的是接...接近你,我是...是和平v字隊的...成員?!?

勒內緩緩地抬起頭,靜靜地注視著奄奄一息的珍妮,這個結果在他心底里曾無數次的被反復提及、否定、再提及...

其實在郵輪上,他已經預想到了這個結果,正是對她深深的愛,讓他不愿意去相信,不愿意接受這個結果,他選擇了用微不足道的理由來欺騙自己。

“我真名叫...叫伊蓮娜·普加洛娃。我...我愛你,勒內!”

珍妮說完,緩緩地閉上了眼睛,她的嘴角掛著幸福的笑容,也許是對愛人真誠的坦白,壓抑在她心底許久的愧疚,終于在這一刻得到了釋懷。

勒內歇斯底里地叫著她的名字,鮮血侵染了她的衣服,她的頭聳拉在肩上,嘴里和鼻子開始冒出了黑色的血跡...

面包車上的霍普一家迅速跳下車,他們合力將受傷的勒內從已經變形的車里拽了出來,但并沒有向珍妮施以援手。

“珍妮,還有珍妮,快把她救出來!”勒內向眾人急切地喊道。

霍普老頭看著受傷的珍妮,只是把她身邊的槍撿起、插在腰間,并沒有絲毫相救的意思。

“我求求...求求你...救救珍妮,帶她離開這里,她會死在這里的?!崩諆认蚧羝绽项^大聲地央求著。

霍普兒子抓住了珍妮的手臂,試圖把她拽出來,但卻被霍普老頭一把推開:“把你的手拿開!她已經不行了,帶著她會連累我們的?!?

霍普兒子只有罷手。

霍普一家架起勒內快速向面包車跑去...

勒內被拖著身子、他的眼睛死死地盯著車內一動不動的珍妮,大聲叫喊著:“救救珍妮吧,帶她離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