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著那柄匕首,愣了兩秒鐘,才開口說道:“啊,是……是我的,是我的?!?/p>

“不好意思啊,都怪我走的太急,沒看清就拿了,還給你?!被疑珚A克大哥將匕首放在了我的面前,又說道:“哦,對了,我剛才出門時,好像看到你朋友了,她讓我告訴你,她在前面的菜市場等你,你吃完就去找她吧?!?/p>

“好,好,好的?!蔽矣米笫帜剞糇×俗郎系呢笆?,另一只手也向匕首柄的方向伸去。

“好啦,我還有事,先走了?!被疑珚A克大哥說著,便邁步向門口而去,很快就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之外了。

這時,瞎眼老道也緩緩起身,邊抹著嘴邊說道:“這家的老豆腐確實不錯,吃一次怎么能夠,下次還得來?!?/p>

說完,拿起旁邊的木棍,有些蹣跚地向門外走去。

這時,我只覺如釋重負,身體明顯輕松了不少,揣起匕首便也隨之離開了。

出門之后,我還特意留意了一下周圍,瞎眼老道早已杳無蹤跡。

于是,我便向菜市場走去。

其實,當那位灰色夾克大哥亮出匕首的那一刻時,我就已經明白了,他絕非一個普通人,而是地府的雜差,否則他決然拿不到我落在家里,她給我的那只匕首。

至于他口中的“在菜市場等我的那位朋友”,就是她,地府的陰司。

此時,我的腦海中都是瞎眼老道的樣子,即便是挑菜買菜,也有些三心兩意,仗著我在出門前,用手機軟件簡單列了一個采購清單,否則還真的容易忘記一二樣兒。

我拎著肉和菜,來到一個海鮮攤,開口問道:“老板,龍利魚怎么賣的?”

“十三一斤,一條差不多一斤吧?!崩习褰榻B道。

“行吧,那來一條?!蔽艺f道。

老板轉身去冰柜里拿出一條凍硬的龍利魚,放在電子秤上,道:“十五塊六,給十五吧?!?/p>

“好的?!蔽姨褪謾C掃碼支付。

“給你?!崩习逄琢藘蓚€袋子,遞給了我。

拿著食材,我便直接步行回家了。

經過和老板的對話,讓我漸漸地不再去想剛才的瞎眼老道,只是有一點,我感到有些疑惑,始終不太能理解。

瞎眼老道說我身上沾了鬼氣,應該就是趙鐵柱的。

那個時候,他并不知道我介入地這么深,所以并沒有騙我的必要,反而是一種出自本心的告誡。

假設他說的是真的,那么這個趙鐵柱為什么會找上我?他又不是我害死的。

之前,那個水鬼,她給我的解釋是一是想要附體于我,一是我體質差,容易招鬼。

很明顯,第一種原因已經不成立了,如果趙鐵柱想要附體,那個保安就不會直接死了,現在只剩下第二種原因了。

可是,比我體質差的有的是,為什么只找我,而不找別人?

“她一定有事情瞞著我,至少她告訴我的內容,并非事件的全部!”我有些憤怒,如果放在以前,我可以理解,畢竟人鬼殊途,可是現在我們已經算是搭檔了,為什么還要隱瞞于我?!

不知不覺間,我已經來到樓棟外了。

隨手掏出了門禁卡,刷卡打開了門。

“喵!”

就在這時,一道凄厲的貓叫聲忽然響起。

我猛地抬頭,發現一只渾身黑毛,長著一雙金眼的小貓臥在了我的正前方。

“黑貓?!”我的心頭猛然一顫。

按照老一輩的說法,黑貓不太吉利,尤其是出現在靈堂或是棺槨附近。

此時,我的腦海中想起了前兩天十號樓辦白事,心里不由有些慌亂,連忙快步向電梯間而去。

“終于進來了!”我暗暗吐了一口氣,慶幸那只黑貓沒跟著我上電梯。

然而,就在電梯門即將關門的一剎那,我下意識地向上瞟了一眼,只見一個渾身是血的男子站在門外死死地盯著我。

我剛忙用力揉了揉眼睛,此時電梯門已經徹底闔上了,直奔七樓而去。

“那個男的是誰?”我心臟狂跳,我確信我不會看錯的。

就在這時,電梯門忽然開了。

在我步出電梯的時候,特意回頭掃了一眼顯示屏上的數字,7層。

然而,我再去看門上的牌子時,徹底嚇傻了。

601!

六樓!這不是七樓,而是六樓!

“喵!”與此同時,又是一聲貓叫,黑貓從樓梯間竄了出來。

我連忙轉身回去,由于出來的太久,電梯門自動關閉,我硬生生地被夾了一下,不過幸好兩門及時回去了。

我進入電梯間,又抬頭看了一眼電子屏上的數字,6層。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趕忙又摁了一下七層。

電梯門關,又向上走了一層,這一次我并沒有看到那張可怕的臉,樓梯間也沒有黑貓,我隨即掃了一下指紋,快速打開了房門,回到了家。

在我關上房門的一剎那,我發現我的后背已經濕透了。

我換完鞋,將菜、肉放到了廚房里,腦子里還在想著剛才電梯里的事情。

難道真的是我摁錯了樓層?同時又看錯了電子屏上的數目字?

說實話,摁錯樓層的事情,我做過,看錯數目字的事情也有過,但兩個都弄錯了,卻是第一次發生。

走出廚房,我看了一眼電視上的鐘表,已經九點半了。

昨天晚上睡到了三點來鐘,早上又補了會兒覺,現在的我倒是沒什么睡意,想著連續出了兩天的汗,其味道早已不言而喻,旋即跑到了衛生間,將熱水器調到了五十度。

隨后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