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魚眼也有點懵,他也一眼就認出了楚恒。

畢竟,能買那么多東西的人不多,而且還經常去,他能沒印象么。

只是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對方竟然是糧店的人!

這下可壞菜了。

這貨的心里頓好似鉆進了一只耗子,上下左右的一陣翻騰,那叫一個難受。

他已經想到了自己將會面對何種局面。

楚恒倒是興奮了。

風水輪流轉,你這孫子可算是落在我手上了。

“買糧就交錢交票去,站這杵著干啥?傻了啊?!背愕闪怂谎?,趕蒼蠅似的揮揮手,心里已經開始計劃著要怎么拾掇這個貨了。

死魚眼無奈的嘆了口氣,硬著頭皮去了倪映紅那。

孫梅一看事情不對,他可沒見過好脾氣的小楚這樣過,連忙詢問:“咋回事?”

“前段我去副食店,這孫子跟我拿把來著,今天說啥也得給他點顏色?!背憷湫χ?。

他可不是啥大量人,向來有仇必報。

小時候有人搶他倆彈球他都能二十來年后踹人一腳呢,別說現在這個貨了。

“得,算他不長眼,今兒這事就交給你孫姨了,看我怎么拾掇他,而且他家人我都認識,混不過去?!睂O梅頓時興奮了,摩拳擦掌的準備幫這個小恩人報仇。

死魚眼這時拿著票據回來了,苦著臉遞上來,剛才他們的談話他可聽得一清二楚。

孫梅主動接了過去,然后就轉頭跟楚恒聊上了:“小楚,我昨天說的你可別忘了,晚上去我家吃頓飯,我家那口子想找你喝點,當面感謝感謝你?!?

楚恒立即接話,姨里姨氣的:“今兒可不成,我要去戰友那看看,挨?孫姨,我這才發現,你這頭發可真好,這大辮子,又粗又黑?!?

“打小就這樣,我家那口子就因為我這辮子看上我的?!?

倆人就這么聊著閑篇,一點沒有給人裝糧食的意思。

死魚眼那個急啊,他可是請假出來的,他背著手轉悠好幾圈,還是忍不住催了起來:“我說,同志,我這著急呢,您快著點成么?”

“著急投胎啊,沒看忙著呢么!”孫梅早就等這一茬了,當即瞪起眼睛,兩手掐著水桶腰,進入戰斗模式。

“你哪忙了?站那半天也沒看你動!”死魚眼氣呼呼的道。

“你那倆眼珠子是腚眼子?沒看我打掃衛生么?!睂O梅用手指頭在箱柜邊緣抹了一把,上面有點米灰,挺臟的……

死魚眼愕然張張嘴,很明智的選擇了把嘴閉上。

這套路他熟??!

他拾掇讓人的時候也是這個操行。

沒成想今天輪到他身上了。

孫梅見此極其失望,她都還沒發力呢,對方就軟了。

不盡興,不盡興……

她瞪了死魚眼這個沒用的家伙一下,轉頭又跟楚恒聊上了,沒一會又有其他大姨興致勃勃的湊上來。

有瓜大家一起吃嘛!

就這樣,過了足足二十分鐘,孫梅抹身去了庫房,抱出一袋壓箱底的受潮棒子面。

袋子一打開,好家伙,里面的東西都長毛了!

這玩意兒別說人了,喂牲口吃都得跑肚拉稀,弄不好都得吃死人!

死魚眼看到孫梅拿著他的糧袋子往里裝壞糧食,臉都綠了,急忙喊道:“你干什么,這都壞了?!?

“就這樣,你愛要不要,不行你就跑別的店買去?!睂O梅斜睨著他,一副吃定他的樣子。

死魚眼哭喪著臉,趕緊認慫,點頭哈腰的遞上煙,給楚恒賠不是:“爺,您是爺成么,我知道錯了,您寬宏大量,饒我一回?!?

不慫不行啊,副食品不吃能活,糧食不吃就得餓死,弄不過人家。

惹不起,惹不起。

“早干嘛去了?都是為人民服務,你牛什么牛?”楚恒也見好就收,瞪了他一眼接過煙,轉頭對孫梅道:“孫姨,給他換了吧?!?

“哼,就是小楚心善,要是換了老娘,非得抻你兔崽子幾天?!睂O梅麻利的給他裝上新棒子面,用力丟了過去。

她這膀大腰圓的,力氣可是不小,高高舉起重重落下,死魚眼頓時一個趔趄,差點就沒接住,他還不敢發作,只能垂著頭倉惶離開。

狼狽的像條狗。

“可得謝謝孫姨,幫我出了口惡氣,大伙都等著啊,我那有零嘴?!?

楚恒大笑著回到辦公室,從倉庫中取出點松子裝進挎包,他先抓出一把放到依舊跟他賭氣的連老頭跟前,打趣道:“吃不吃?不吃我拿走?!?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边B老頭哼哼了一句,一把將松子糊摟進兜里,然后就繼續低頭寫東西。

“您吃著?!背爿笭栆恍?,扭身回到前屋鋪子里,挨個分松子,也不多,就一人一小把,羅陽除外。

“早上一個戰友給我的,大伙都嘗嘗,挺香的?!?

在這吃不飽的年代,像松子這種零嘴都算得上是奢侈品,一般人家根本就舍不得吃,甚至都沒處買去。

這可把大伙高興的不行,大多數都是吃了幾口嘗嘗鮮后,剩下的裝進兜里,留著給家里人。

倪映紅也是如此,她雖然沒結婚,可家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