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央縣城說大不大,說小不小,零零總總,連城外郊區那些零散農戶算上,也不過三千多戶人家。

走在破敗的街道上,看著那些有氣無力、面容枯黃、目光呆滯的商販和行人,何長安略微有些疑惑。

為何、大家都是黑眼圈?

在他的想象中,所謂大唐,便會有大唐的氣象;再怎么不濟,也不會是這么一副集體操勞過度的疲軟狀態……

而且,男女都一樣?

難道,真是安史之亂前后的大唐?

或者,干脆就是唐末……

原主是個文盲,除了會寫自己的名字,滿腦子是打架斗狠、勾欄聽曲、欺軟怕硬、吃拿卡要、夜不歸宿;

反正,就是個人渣。

‘連皇上是誰都不知道,這種人怎么混到衙門去的?難道,真是因為上面有人?’

‘就算是臨時工,也不該如此瞎搞?!?

何長安搜盡腦汁,卻始終想不起,何家有什么當官的、有錢的親戚;此外,他也沒有個閉月羞花、傾國傾城、禍國殃民的表姐……

以便宜老爹那副半死不活的德行,能夠生下‘捕快何長安’如此俊俏的兒子,估計當年已經很努力了。

‘難道,是那位包養我的村姑姐姐?’

何長安把自己逗笑了。

記憶中,昨晚、可是人家第一次來……

……

如此胡思亂想著、走著,對那些小商販明顯就言不由衷的問候、諂笑,他不得不耷拉著眼皮,愛理不理的,皮笑肉不笑,活脫脫一副衙門小吏嘴臉。

這種人在藍星老家,早已絕種。

因為、被板磚拍穿越了。

嗯,原本的‘捕快何長安’,就是很欠打……

“何爺,早啊?!笨斓窖瞄T口了,路過一個包子鋪,一個滿臉堆笑的中年漢子點頭哈腰的跑出來,麻溜的抓起六個包子,用麻紙包了,

“何爺,這是您最愛吃的醬肉包,又肥又膩,是小人和渾家趕早起來才包的,皮薄餡兒多,最合您老……心意?!?

何長安隨手接過包子,慣性的要掏錢,于是便伸手入懷……

不料,那包子鋪的老板臉色大變,猶如大禍臨頭般,嘴唇哆嗦著,就差要跪下磕頭:“何爺您大人有大量,小的再不敢多嘴了,再也不敢了……”

何長安一愣,不動聲色的將手從懷中拿出,若無其事的走開了。

‘捕快何長安、在這未央縣該是有多渣啊,能活到十八歲還真是個奇跡……’

好人沒好報、禍害遺千年,說的就這他這種人吧;不過也挺好,好不容易重生一次,能活個千兒八百年的,倒也是美事一樁。

縣衙很破舊,但占地面積還挺大,門口兩只石雕獅子殘缺嚴重;從大門、圍墻、堂口等的尺寸和材料來看,應該也曾很威風過。

跨進縣衙的高門檻,穿過靜悄悄的衙口、走廊,便是衙役房等一溜十余間‘辦公室’,便是俗稱的三班六房。

不入流,幾乎是混日子的主兒。

何長安走進快手房時,其他五六名快手歪坐木凳上,背靠著墻壁,人人臉色蒼白、頂著黑眼圈正在困覺……

‘大唐男人,都這么辛苦?’

何長安看著眼前一幕,想想自己,搖頭苦笑,這個大唐實在是……有點扛不住啊。

根據原主的人設,何長安晃悠悠的走到自己的桌凳前,一腳便將快手胡老四踢的滾出去,混不理會對方的咒罵,攤開手里的麻紙,開始吃包子。

“何長安,你小子橫什么橫,信不信我罵死你?”胡四低聲嘀咕著,挪個地兒繼續靠墻困覺。

“來,罵兩聲我聽聽?!焙伍L安口里嚼著醬肉包,含含混混的說道,“胡老四,來啊,不把我罵死,我透你姐!”

一副欠揍的渣樣。

那胡四看樣子的確是困乏的厲害,說話間,便鼾聲大作、沉沉入睡。

其他幾人聽到動靜,眼睛都沒睜,哼哼著換個姿勢,繼續困覺……

‘這便是操勞過度?

不對,有問題?!?

何長安瞅著同僚們萎靡不振的樣子,心下嘀咕:‘這狀況不太對勁兒啊,看這一個個黑眼圈,咋就讓他毛骨悚然、后背發冷?’

“張頭兒,今日不去巡街了?”吃完包子,抹一把油嘴,何長安問道。

“巡、個錘子?!?

被稱為張頭兒的張老虎,是他們快手班的班頭,一個精瘦的黃面漢子,刀法過人,可算是未央縣的第三高手。

據傳,未央縣的第一高手是一個瞎子,住在城北小廟里,乞討為生,一把刀子耍的極好;

第二高手,則是未央縣尉楊大人。

此刻,聽到屬下的問詢,這位第三高手卻連眼皮子都抬不起來。

何長安注意到,這位張頭兒的一只手伸到后腰處,悄咪咪的揉捏著,還齜牙咧嘴的哼哼著……

‘每個月、總有那么兩三天,這幫家伙就會出現這種狀況……’

‘就算是一日一夜、也不該如此辛苦……吧?’

臉色蒼白、嘴唇青紫、黑眼圈、腰疼、嗜睡、氣短乏力、中元節……

結合‘快手何長安’記憶碎片中,那種事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