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一個多時辰,未央縣城連續有人暴斃,縣衙亂成一鍋粥。

縣令大人張鵬旺在內堂,急的直搓手,在地上走來走去,時不時破口大罵一句:“廢物!都是廢物!”

主簿、縣丞二位大人滿面通紅,站在門口不敢抬頭,佝僂著背像倆老頭,

“縣尉楊大人呢?怎么還沒回來?一個多時辰,連續暴斃數百人,本縣、本縣……”縣令大人說不下去了。

就算是大唐朝政松弛,黨爭不斷,亂象叢生,明知道妖魔橫行、鬼怪當道也無能為力,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得過且過;

但一縣之地突發如此驚天大案,上面追查下來,他這個小小的縣令,恐怕要吃不了兜著走……

縣令大人端起一碗冷茶,手抖的不行,將多半碗都灑到了地上。

“楊大人出去多久了?”張縣令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輕咳一聲,沉聲問道。

“稟大人,楊縣尉帶領捕快衙役們出去查案,已經將近一個時辰了?!敝鞑敬笕藵M頭大汗,趕忙上前半步,小心答話。

這種大案太過駭人聽聞,未央縣衙當官的,估計沒一個能有好果子吃。

“一個時辰?一個時辰還沒查清,到底是何方妖孽作祟?真是……”縣令大人氣的不行,隨手就將手中茶碗扔了出去。

“大人?!?

門口人影一閃,縣尉楊大人一步跨入內堂大門,順手接住縣令大人扔出去的茶碗,輕輕放回桌上。

“楊大人、什么情況?”縣令大人迫不及待的問道。

“是有高階鬼物作祟,施展抽絲剝繭秘法,奪了數百人的性命?!笨h尉大人陰沉著臉,澀聲說道。

施展這種秘法,一般都比較隱秘,超過十人便是大案。

這一次、那鬼物太過囂張了!

“高階鬼物……”縣令大人一屁股坐到朱紅椅子上,臉色慘然,口中喃喃自語:“數百人性命,朝堂一旦追查下來,該如何是好……”

“大人,”縣尉大人微微皺了皺眉頭,“為今之計,就是盡快破案,將那鬼物緝拿歸案,也算是一個推脫罪責的辦法?!?

“可是,七八百條性命,你我算來都是失職失察,如何推脫?”縣令大人揉著眉心,愁眉苦臉的問道。

“舉縣之力,清剿妖物、鬼物,這七八百人算是戰斗減員?!笨h尉大人低聲說道。

作為入品武夫,習慣于打打殺殺。

自從他楊震遷任未央縣尉,掌管緝捕治安、禁止奸暴以來,多次建議縣令大人面清剿妖鬼之物,卻屢遭駁斥……

一個多時辰內,未央縣城發生的驚天大案,倒也是一個契機。

“我的縣尉大人吶,清剿妖鬼之物,就不怕被它們報復?”縣令大人果然反應有些過激,忽的站起身來,

“那些妖鬼之物,都是有根有基的,打了小的,來個大的;滅了大的,來一群老的,就連朝廷……咳咳!

難道、你忘了鎮江縣血案?”

縣令、縣丞、主簿三位大人情不自禁的打一個激靈,忍不住縮了縮脖子。

“卑職認為……”縣尉大人欲待再言,卻被縣令大人揮揮手、打斷了。

“此事不必再提,縣尉大人先想辦法查案吧?!笨h令大人一錘定音,端茶送客。

大不了,將吞下去的吐出來一半,上面自然有人擺平……

……

縣尉大人臉色鐵青的走出內堂,來到捕快班房。

所有的捕快衙役都派出去了,忙著安撫民眾、追查陰鬼蹤跡,捕快班房里空無一人。

他陰沉著臉,在班房里站了十幾個呼吸,突然心中一動,嘀咕一句:‘狗日的何長安還在養傷?’

縣尉大人略一思量,快步走出縣衙大門,接過一名衙役遞上的韁繩,翻身上馬,向何長安家而去。

……

‘老陰貨不會順著網線爬過來吧……’

何長安突然冒出這樣一個念頭,嚇了自己一大跳。

不過,讓他此刻罷手不再吐納、煉化,卻實在有些不甘心,白白送上門的海量靈氣,豈能錯過?

更何況、他的修煉到了一個關鍵時刻。

食氣決五層,馬上就要抵達巔峰、突破瓶頸,進階六層;

隨著修為境界的提升,何長安的肉身之力翻了十幾倍,他估計、自己現在差不多能徒手扳開尸傀的兩條腿……

‘說到底,還是個弱雞?!?

何長安此刻也不好受,回流的黑線增粗好幾倍,已經和小拇指差不多粗細的一股陰冥之氣,從眉心進入身體,再經過奇經八脈的搬運、流轉,方能抵達丹田靈海。

若非小磨盤水漲船高,竟然也變大了兩倍有余,恐怕他早就堅持不下來了。

而最讓他難受的,還是來自神魂深處的折磨……

老陰物不知吞食了多少元陽之氣,殘害了多少生靈,就算是被它煉化為陰冥之氣,卻依然充滿了怨念……

小磨盤里,仿佛永無休止的凄厲慘號,成為不間斷的神魂攻擊波,一波接著一波;

讓何長安都快走火入魔了。

……

未央書院里,那只老陰物陷入苦戰。

兩個臭不要臉的讀書人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