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泥巷里,何長安張口吐出一團黑血,腥臭難聞,身氣機卻悄然見漲,食氣決升級到了二十八層。

‘估計一只手能打哭二十個馬代先生了?!?

適應了升級后的酸爽和飄忽,何長安心中還是頗為喜悅的,畢竟,牽扯到自身實力的增強,可是當前最為火急火燎的事情。

他在地上來來回回走了幾趟,決定還是要回到鎮魔塔下去。

既然升級了,那就意味著,又可以繼續‘白嫖’陰煞之氣了。

……

在黃泥巷學堂門口,何長安看到一個熟人,正在那里探頭探腦,神情有些焦慮。

魚幼薇也向上學了?

何長安有些詫異,自動腦補、與這位胸懷博大的武夫六品境成為同學少年后,會不會出現‘開房惡補一夜高數’的場面。

嗯,估計會被人捶死的。

“魚頭兒,早啊?!焙伍L安笑面相迎,卻召來兩道惡狠狠的目光,還夾雜了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幽怨。

何長安脖子一縮,抬頭看天,才知道日頭已過晌午大錯。

“何長安,打聽件事?!濒~幼薇突然展顏,“你知道這學堂的先生是誰不?是不是姓呂?”

“是啊,就是姓呂?!焙伍L安有些莫名其妙,“他說他的老師姓孔,稷下書院的?!?

斬妖司想要查一個人,其實極為簡單,翻翻卷宗,基本上就能查到某人的十八代祖宗。

可那也只是針對一些‘重要人物’,那些平常人,反而在斬妖司的卷宗里根本就不會出現,最多也就錄名、備案而已。

那位姓呂的讀書人、竟然需要魚幼薇親自來查?

不說何長安胡思亂想,魚幼薇聽說學堂的先生果真姓呂,一時間竟有些失態,面部表情猶豫幾次,終于露出悲痛欲絕、泫然欲泣、楚楚可憐……

等七八種情緒,看的何長安心驚肉跳,默默向后退了數步。

惹不起。

這婆娘、一看就是來整事兒的,何長安只想趕緊滾回鎮魔塔下,開啟無憂無慮的‘白嫖’模式。

“何長安,你敢溜走,我回頭扒你的皮!”魚幼薇幾乎咬牙切齒的叮囑道:“走,幫我干架去!”

何長安心中叫苦不迭。

堂堂地階斬妖使、武夫六品境高手,沖進一座小小的陋巷學堂去干架,傳出去多丟人……

‘難道說、魚幼薇的孩子在學堂念書,被呂先生打了板子?’

跟在魚幼薇身后,何長安畢竟還是有些做賊心虛,昨晚剛和呂先生喝過酒,今天隨口就把人家給賣了,有點不太地道。

“呂伯雍先生,請出來一下,小女子有半肚子的道理、想與你講講?!闭驹趯W堂不大的院子中間,魚幼薇雙手叉腰,深吸一口氣,兩行清淚就叭叭的流淌下來。

‘窩草、也是一位演技派……’

何長安有些懵。

呂先生正在食堂吃飯,順便給蒙童們解說‘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謂好學也已’,講到得意處,不免有些忘形,捻須而笑。

聽到魚幼薇的聲音,先生的臉色頓時有些拉胯。

老讀書人慢吞吞放下碗筷,伸手在一名蒙童頭上揉了揉,這才緩步出門,望著傲嬌而立的魚幼薇,溫和的笑道:

“是蕙蘭姑娘啊……”

老讀書人一句話尚未說完,迎面就飛來一團口水,緊接著、便是一陣狂風暴雨般的質問、羞辱之詞;

噴的呂先生實在沒辦法,只能默默向后退了半步。

唾面自干、便是如此吧。

“呂先生,我魚幼薇一介女流,尚且知道你們孔圣人的只言片語,且日夜體味,對那立言立功立德之大義就算說不出的一二三來,但起碼甘之如飴;

你作為稷下書院的老讀書人、孔圣人學生,你做的如何?

子不教父之過,那學生教育不好,誰之過?

你撒泡尿照照,你的逼臉呢?不要哭喪著一張老逼臉,就覺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委屈的老師,我魚幼薇難道就不是你的學生?

偏聽偏信,圣人的話你生吞活剝下去、又當屎給拉了?”

……

于是,整整一個時辰后,魚幼薇方才消停下來,撂下一句‘先吃幾口飯食了再來’,揚長而去。

何長安終于見識了,什么才叫口吐芬芳、河東獅吼;也終于見識了,讀書人所謂的‘唾面自干’到底什么成色。

魚幼薇的半肚子道理,若講給他何長安的話,估計他早就撲上去、讓人家一頓拳腳打殘廢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呂先生一個文弱書生,讓魚幼薇夾槍帶棒一通臭罵,幾次欲言又止的樣子,看的何長安都有些心酸。

‘果然是、百無一用是書生啊……’

還是得盡快增強實力,遇到類似的潑婦罵街,一巴掌拍下去,讓魚幼薇自己都摳不出來,讓她罵?

呂先生似乎看透了何長安的心思,溫和的笑了笑,用磨損嚴重、都露出棉花團的袖子擦了把臉,道:“對的就是對的,錯的就是錯的,拳頭再硬,有些道理還是講不通啊?!?

“她既然自稱學生,怎么能如此破口大罵?”何長安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