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長安走出學堂大門,似乎覺得有些道理可能還沒講透,老頭兒屁顛顛的追出來,說一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這才慢吞吞的折返回去。

何長安覺得有些憋悶。

老師當到呂先生這份上,還真是一種境界,寵辱不驚,唾面自干,就算是魚幼薇如何百般折辱,人家就是一副謙謙君子的模樣。

估計魚幼薇比他還憋悶呢。

想到自己的那位凹凸有致的頂頭上司吃癟,不知躲在哪家小酒館里生悶氣,何長安就覺得心里踏實不少。

‘讀書人,咳、讀書人!’

回到鎮魔塔下,何長安松了一口氣,拿出呂先生送他的那本《書林》翻看,卻只是讓他一頭霧水,一個字都沒看進去。

取出《三蒼》,頭更大。

讀書哪有斬妖除魔來的痛快!

他盤坐在床上,搬運了兩個大小周天,漸入佳境,控制那根小黑棍在體內亂竄,渾然不覺兩三個時辰早已流逝。

……

傍晚時分,長安城來了一位年輕僧人,引來摘星樓、斬妖司、書院以及皇宮各方的目光。

不過,年輕僧人似乎無知無覺,端了一只紫金缽盂,面帶微笑,安靜的在長安城的街巷之間行走。

不時地,他還會在一些凡俗店鋪門口駐足,認真的詢問‘此為何物’、‘價值幾何’,就像一名負笈游學的少年才俊,對未知事物充滿好奇。

長安城里也有寺廟,名為蘭若寺,敗落數百年之久,早已成為殘垣斷壁,夜晚有不知名鳥獸蛇鼠造反,似乎在爭相啃咬一部經書。

那年輕僧人最后落腳點,便是這座即將被長安人遺忘的蘭若寺。

他收起紫金缽盂,挽起袖子,開始一磚一瓦清理殘局,看樣子好像要在此長期停駐。

佛像肯定早就破損殆盡,只有幾根佛指被人斬斷,斜插在荒草叢中,再被積雪掩埋,猶如一些凍傷的蘿卜。

年輕僧人始終面帶微笑,一身素凈的月白僧衣,沾滿爛泥、草葉,就連其白凈面皮和光頭上,也濺了不少泥漿。

夜半時分,廢墟下的磚石瓦塊之間,出現悉悉索索的古怪聲響,遠處還有夜梟哇哇的嘶鳴。

一只玉面靈狐化出人形,向年輕僧人招招手,掩嘴笑道:“小羅漢、過來一下?!?

年輕僧人轉頭,雙手合十,含笑道:“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玉面靈狐所化人形,模樣兒自是極為周正,肌膚如雪,雙眸如星,一娉一笑間端的嬌媚如絲,瞅著年輕僧人的锃亮光頭、吃吃發笑,道:

“蘭若寺頹廢日久,白日有頑童蹲在佛像上拉屎拉尿,夜晚蛇鼠齊出,啃食佛經,竟然修成妖孽;

妾身驅散頑童、滅殺蛇鼠小妖,守護這蘭若寺近百年,是不是與佛有緣?”

年輕僧人肅然合十,道:“善哉、自是有緣?!?

玉面靈狐側臉瞅著年輕僧人,猶豫再三,問道:“那、妾身能否修得功德金身?”

“不能?!蹦贻p僧人正色說道:“出家人不打誑語,貧僧不能騙你?!?

玉面靈狐一時間有些發怔,良久良久,喟然長嘆,道:“野狐參禪,果然是異想天開。既然如此,那妾身就要找人理論一番?!?

年輕僧人淡然笑道:“那就等你理論完、回到此處了,貧僧再行鎮壓?!?

玉面靈狐轉首間,便顯出原形,通體雪白,尖耳紅眼,俏生生的一張臉上似笑非笑,就算是年輕僧人波瀾不驚的心湖,也是微微一蕩漾。

靈狐倏忽一閃,已出現在百丈以外。

長安城里,冰天雪地,天穹高而黑。

蛇鼠紛沓而至,爭相啃食經書,企圖與佛有緣的那一線機緣,讓年輕僧人陷入長久沉思。

……

于是,三日后。

剛剛結束一場快樂‘白嫖’,還沒來得及徹底煉化陰煞之氣,何長安就被羅大器請去喝茶了。

對于這位自己頂頭上司的頂頭上司,何長安心存畏懼,對這個五短身材的中年男人,他總有那么一丟丟的不滿。

當初,可正是這位地階斬妖使羅大器、親口將何長安甩進鎮魔塔下,不聞不問,差點讓陳雙刀給陰死。

不過、這位大爺的頭臉上的傷痕,又是怎么回事?

走進羅大器房間,何長安局促不安的站在門口,隔著老遠躬身行禮,口稱‘屬下何長安見過羅頭兒’。

羅大器坐在石桌后,翻看著卷宗,好半天都沒吭聲,兩只手藏于袖中,微微哆嗦著。

‘鄭紅袖這小娘皮,下手也太狠了……’

聽著何長安的聲音,羅大器就氣不打一處來,就因為這小子,鄭紅袖不分青紅皂白,從未央縣回來第一件事,就是將他堵在家門口一頓飽打。

要不是張議潮暗示,他都不知道什么地方做錯、招惹了那位‘嫻熟淡雅’的潑婦……

“何長安,你狗日的老實交代,陳雙刀那個雜碎是不是你給報廢的!”突然,羅大器一掌拍在石桌上,濺起一團白色石粉,暴喝一聲。

何長安嚇了一跳。

照面就是大招,看來這位地階斬妖使色厲內荏,不過是有氣沒地兒撒,只能自認倒霉吧。

“羅頭兒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