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蝎尾扎了一下,何長安心神大震,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灑了小尼姑一頭一臉。

猶如桃花,朵朵殷紅。

他當機立斷,小黑棍輕輕一揮,便斬斷那根細細黑線……

何長安神情委頓,連吞兩枚道門丹藥,搬運大小周天小半個時辰,方才讓翻滾的血氣、神魂平復下來。

果然還是一個渣渣。

就算有小黑棍這等‘外掛’傍身,境界差距便是天塹,不是心氣高就能逾越。

打開房門,面色蒼白的何長安默默走到水井邊,洗了一把臉,就坐下不說話了。

李義山早已心焦的不行,三兩步跨進去,就看到小尼姑躺在一張羊皮上,頭上臉上身上,殷紅點點,場面甚是慘然。

老頭兒大驚失色,仔細查看下,才發現小尼姑臉色漸漸紅潤,氣息綿長,這才明悟那點點刺眼血跡,應是何長安的。

……

何長安坐在水井邊,內視自身丹田靈海、神識之海,感受那根小黑棍夾帶一縷劍意,有些躍躍欲試。

這一縷劍意,是阿酒留給何長安的。

本來,總共有四縷,隨著時間流逝而去,不曾留下一絲痕跡,這讓他頗為無奈。

可以預料到,最后的這一縷劍意,終究還是要潰散、消失。

‘是自己的,拾起來,好生待之;不是自己的,就算藏于五臟六腑、神秘玄竅之中,也無非是為他人做嫁衣?!?

呂先生說的很明白,何長安認真記下了。

根據老讀書人的說法,他既不是武道天才,也不是修道天才,更不是一個合適的讀書人,而是一根修劍的好苗子。

就是所謂的‘劍種’。

目前,他還是一枚劍的種子,一旦種子生根發芽,便可稱之為‘劍坯’;若能夠凝練出一縷劍氣,破壁而出,即為劍修。

至于劍修的境界,老讀書人笑而不語。

意思很明白,跳蚤擔心鯤鵬到底是用翅膀飛、還是用腿蹦,基本上都是瞎扯蛋,弄不好就會扯掉雞兒。

何長安大致想象,所謂劍修境界高深處,起碼應該能夠御劍而行、飛劍如電吧。

老讀書人不知道的是、何長安的劍,其實已經破壁而出、初露崢嶸了。

‘小黑棍’既可以化為神秘小磨盤,當然更多時候,何長安已然將其當成‘飛劍’來使,只是他自己尚未意識到而已。

正所謂、百姓日用而不知,君子之道鮮矣。

說到底,終究還是脫不開老讀書人所謂的‘規矩’。

‘要不要讓阿酒再戳幾劍?’

‘自己暫時蘊養不出劍意,借幾縷阿酒的劍意體悟一番,應該還是有所裨益?!?

這個念頭一旦生出,就不可遏制,何長安長身而起,向蹲在墻角劈柴的阿酒招招手,笑道:

“阿酒,我想到一個掙錢的行當了?!?

因為李義山多喝了兩碗酒、正在生氣的阿酒豁然起身,黑亮的眼睛瞪的老大,很認真的問道:“一天可以掙幾錢銀子?”

“大約、三兩銀子?!焙伍L安笑道。

“真的?”阿酒笑瞇了眼,問道:“什么行當,來錢這么快?”

“先戳我三劍,再告訴你……”

何長安話沒說完,刷刷刷,就被阿酒三劍戳倒在地,疼的齜牙咧嘴、渾身抽抽……

……

黃泥巷里,有了學堂,有了書肆,有了幾間售賣法器、丹藥、符箓等修行者的鋪子。

自然,便多了一些喜好耍槍弄棒的粗鄙武夫,和一些豪俠仗義、夢想仗劍天涯的少年。

阿蘭家的小酒館人滿為患,一半為喝酒,一半為看她,惹得她老爹整日氣悶,恨不得提根棍子,將那些臭小子打折兩條狗腿。

可惜、打不過那些外來者,老頭兒只好自己生悶氣。

好在最近又來了一個孤單老頭兒,聽說姓何,新搬來的,就住在這黃泥巷里,手里似乎還有點閑錢。

這老頭兒每次來喝酒,半斤羊肉、一碟花生、兩壺酒,便可以喝上整整一天;喝醉了也不多言,往桌上一爬,便能一覺睡到半夜。

在一個下午,兩個老頭兒坐一起,半壇酒下去,只說幾句話便不吭聲了。

“當年那一戰,我從死人堆里爬出來,在血泥中爬了三天三夜,才撿一條命?!?

“都差不多?!?

“身子骨還好吧?”

“被陰煞之氣污了根基,骨頭縫里冷、困、疼?!?

“唉,鄭公……”

……

兩位老人曾經都是武夫九品境,在大唐邊卒中間,也算是一條好漢,可與鬼卒硬扛。

時過境遷,一場大戰后,都落下一身傷殘,就算砸鍋賣鐵湊了足夠的銀子,買來一枚還陽丹吞服,卻只能治標不治本。

更何況,那還陽丹的價格實在離譜,根本就不是他們這些落魄邊卒所能承擔的起。

“老哥,切三斤肉,提一壇酒,配幾樣小菜?!币蝗涨宄?,何姓老頭一進門就點酒要菜,看起來心情不錯。

阿蘭老爹端了一盤冷切羊肉,提一壇酒走過來,笑道:“老家伙,有樂了?”

邊卒之間,從不說‘喜’字,自是有些外人所不知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