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月率先尖叫起來:“楊明,你果然圖謀不軌!”

“你救韓雪也是早有預謀吧?”

“想一次吃三個!”

說著,她立刻后退兩步。

然而。

濕透的衣服,緊貼著肌膚。

當她后悔,脊背貼緊洞穴石壁,頓時被冷得渾身發抖。

楊明這才看著她,“大雨瓢潑,溫度驟降,你知道穿著濕透的衣服,會怎么樣嗎?”

聽到這里。

韓雪和劉敏才長出了一口氣。

原來如此。

只有單蠢的林月,還在那里嘰嘰喳喳。

劉敏聽不下去了,連忙解釋道:“咱們誤會楊明了?!?/p>

“濕透的衣服,如果一直穿著,會感冒甚至發燒的?!?/p>

“楊明是為了咱們好?!?/p>

“真的?”林月有些不信。

劉敏只能求助地看向韓雪。

韓雪肯定地點頭。

但卻有些猶豫。

讓她在楊明這個大男人面前脫個精光,也太難為情了。

而林月還有些不服氣,“說不定他是故意讓咱們淋雨呢?”

“就是為了讓咱們脫個精光!”

她越說越有理。

楊明眉頭一皺,“野外的洞穴,有很多是毒蛇野獸之類的老巢?!?/p>

“我讓你們待在外邊,是擔心洞穴里面有潛在危險?!?/p>

“再亂嗶嗶,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

頓時。

林月閉緊了嘴巴。

聒噪的洞穴,瞬間氣氛平靜下來。

只有篝火在劈啪作響。

“快脫吧,不然濕氣入體,會生病的?!睏蠲鞔叽俚?。

林月和韓雪猶猶豫豫。

劉敏倒是先脫掉了外套。

“在野外沒有藥物的情況下,得病什么后果,你們也清楚?!?/p>

劉敏聳聳肩,無所謂道?!?/p>

楊明挑起眉頭。

劉敏這個女人,最大的優點就是識趣,而且分的清輕重緩急。

他滿意地點點頭,找來樹枝,把劉敏的上衣掛起來,懸在了篝火上空。

等著烘干。

韓雪咬了咬牙,索性破罐子破摔了。

反正楊明救自己的時候,已經看了她的上半身。

而且,比起被看光,還是健康重要。

當即,也脫下了破破爛爛的上衣。

楊明連忙將她的上衣也加起來烘干。

林月反正是死活不肯。

楊明懶得搭理她。

心說之前在石屋,你的身體都被我看的差不多了。

不過沒敢說出來。

萬一這個腦子簡單的女人發起瘋,那才叫一個麻煩。

先由著她去吧。

反正一會兒知道冷的滋味,就會服軟了。

林月這種刁蠻性格,是典型的不撞南墻不回頭。

得讓吃點苦頭才行。

脫掉衣服后,冷的不行。

而楊明懷里溫度滾燙,成了她的熱源。

這卻是苦了楊明。

劉敏細膩冰涼的嬌軀,毫無遮掩的與他緊貼。

隔著自己薄薄的衣衫,他都能感覺到劉敏的嬌軀,是何等柔軟,何等柔若無骨。

這也太煎熬了。

痛并快樂著。

韓雪咬牙看著劉敏大膽的動作,又看了眼盡力忍耐的楊明。

楊明眼中有火熱,卻沒有淫邪。

想到這個男人曾經救過自己。

當即,她心一橫,同樣鉆進了楊明懷里。

頓時,一股熱浪將她包裹。

韓雪仿佛從冰天雪地,來到了溫暖的春天里。

她忍不住發生舒服的喘息。

楊明甚至能感覺到那種彈性……

噗嗤。

他直接噴出了鼻血。

血氣上涌。

楊明叫苦連天。

他這么個血氣方剛的大男人,左擁右抱兩具誘人犯罪的玉體嬌軀,這實在是太煎熬了。

而林月杏眸大睜,被二女的大膽給嚇住了。

不過她依舊沒有服軟,坐在篝火旁邊,一聲不吭。

很快。

韓雪和劉敏的衣服烤干了。

兩人戀戀不舍地離開楊明懷抱,將衣服穿上。

熱熱的衣服,讓二人感覺整個人都煥發了生機。

反觀林月,冷得臉色都開始發青了。

林敏有些擔憂:“林月你沒事吧?!?/p>

林月搖了搖頭,咬牙道:“我沒事?!?/p>

楊明不禁無語。

沒看出來這個女人還挺能忍啊。

見林月執意如此,韓雪和劉敏心知勸不住,只能嘆氣。

而楊明看了看篝火,說道:“這篝火估計堅持不了多久,待會兒你們兩個靠著我睡?!?/p>

“沒了篝火,晚上不得冷死?不是還有很多柴禾?”

林月急了。

楊明嗤笑一聲,說道:“說你蠢,你還不信?!?/p>

“大雨瓢潑的時候,某些獵食者的腳步聲可以被遮掩。這種天氣,正是它們最活躍的時候?!?/p>

“不想睡夢中被吃掉,自然得滅掉篝火?!?/p>

大晚上,篝火是太顯眼了。

仿佛是在告訴野獸,快來這里。

聽了楊明的話,林月罕見地沒有說話。

她知道,確實如此。

而韓雪美眸閃爍水光。

楊明看起來其貌不揚,但敏銳的洞察力,豐富的野外求生經驗,以及冷靜的性格,都讓她欣賞不已。

雖然只認識不到幾個小時,但韓雪卻對楊明有了初步信任。

“我睡你右邊?!表n雪抱住楊明的胳膊,仿佛在宣示主權。

然而。

劉敏卻不依了,跑過來要跟韓雪搶,“楊明右邊是我的!”

楊明有些懵逼。

這咋還搶上了???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