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雨空蒙,青翠綿延。

飛檐下形成一道薄薄的雨幕,雨幕外是遼闊起伏的山巒群峰,雨幕內亭欄靜穆,站了兩個身著青『色』劍袍的少年少女。

少年劍眉星目,身形挺拔,雖然一直目不轉睛地直視著檐下雨幕,但那雙漆黑透亮的眼眸卻總時不時地偷瞄一旁的少女。

少女黑發雪膚,面容清麗,身負一柄銀白長劍,雖然沒有對上少年的視線,低垂的臉龐卻也隱隱泛紅,青澀美好猶如一朵初綻的粉蓮。

“我的天,你們兩個真是不折不扣的小學生,到現在連一句話都憋不出來,照這個架勢遲早要把我給急死?!?

空氣中突然響起一道不耐煩的少女聲音,聲音清冽不失柔和,如同湖水中泛起的漣漪,擾『亂』了這一池清凈。

奇異的是,靜默的少年少女似乎誰都沒有聽到這個聲音,二人依然保持之前的狀態,非但沒有出聲,甚至連眼神都沒變一下。

雨聲淅瀝,在空蒙濕潤的水汽中,一個輪廓朦朧的少女漸漸浮現。

少女眉眼瀲滟,膚『色』剔透,盤腿懸浮在那柄冰棱似的長劍之上,單手托腮,正一臉不耐地看著下方并排而立的二人。

她是這避雨少女的劍中之靈,原本是能被她的劍主看見的,但這位年幼的劍主還未與她結契,再加上修為太低,所以才造成了現下的局面。

她就像是一只有主的孤鬼,沒有人能聽見她的聲音,沒有能看見她的樣子,天天只能跟著自己的主人到處游『蕩』,累不著也餓不著。

白凜不知道這種情況對于一個穿越人士來說,究竟算好算壞。

穿越之前,她只是一個本本分分的社畜。每天兩點一線,清心寡欲,別人都在戀愛社交,她只想一心賺錢。每天被工作折磨得像只狗,身心俱疲,唯一的愛好就是看小說。

而她穿過來的這個世界,正是她看過的一本修真小說。

小說內容很簡單也很俗套,無非就是一個叫做顧初云的女孩兒因為天賦過人而被修士發現,這名修士將她引入四大仙門之首——太微宗,并拜入掌門門下,從此一路升級打怪,修仙求道的故事。

因為劇情過于王道而沒有新意,白凜只看到顧初云和男主謝照生情投意合、互表心意便退了出去,重新換了本小說看了起來。

……要是早知道有朝一日她會穿到這本小說里,她一定將大幾百章的原文從頭到尾認真仔細地看一遍,反復研讀,刻煙吸肺。

剛穿來的時候,白凜還因為這個原因懊惱了一陣,但在發現自己并不是一個真正的人——或者說,并沒有人的軀體后,她很快又釋然了。

反正只是一個劍靈,連活的身體都沒有,也沒有人知道她的存在,記住劇情又有什么用?

更何況,做劍靈也沒什么不好。

如果她穿過來的身體是一個凡人,那她就得為生計煩惱,不但要繼續打工賺錢,還得提防著這個世界的妖魔鬼怪,比上輩子做一個普普通通的社畜還要辛苦。

就算命好一點能穿成一個修士,也得認真修煉,驅魔除妖,否則要不了多久就會被宗門驅逐?;蛘咭婚_始就做一個無宗無派的散修,那就更慘了,沒人帶沒人罩,自己一個人胡『亂』『摸』索,說不定死得比凡人還快,而且還沒錢。

這么一想,做人太苦了,還是做劍靈好啊。什么事都不用做,想睡就睡,也不用考慮生存問題,天天跟著女主混就行了,反正女主是天道親閨女,她作為天道親閨女的劍,一般也不會遇到真正的危險,除非劇情需要,否則一輩子都不會被折斷。

就算哪天真的被折斷也得是幾百年后的事了,那時候她早就活膩了,死就死吧,早死早超生,何樂而不為?

白凜一向隨遇而安,于是很快便接受了這個新的身份,并迅速享受其中,開始自己給自己找樂子。

就比如現在,當下,此刻,她的樂子就是看男主和女主談戀愛。

如果沒記錯的話,這次亭中避雨應該就是男主和女主的初見。

男主也是太微宗的新晉弟子,和女主同宗同屆。倆人都是十幾歲的少年少女,心思單純,情竇初開,再加上氣氛正好,那點朦朦朧朧的悸動便在這個小小的亭子里蒸騰發酵了。

白凜浮在半空,單手托腮,從頭至尾就這么看著男女主兩人誰也不說話。一開始還覺得有趣,可在他們一聲不吭地干站了至少一刻鐘后,她便漸漸感到不耐煩了。

“謝照生你是啞巴嗎?初云不說話你也不說話,有你這么沒出息的男主嗎?”

白凜恨鐵不成鋼,可惜男主根本聽不見她的聲音。

身為顧初云的劍靈,她已經自然而然地帶入了娘家人的身份??粗约倚」媚锞瓦@么羞羞怯怯地等著對方拋話題,偏偏對方像個鋸嘴葫蘆似的,偷瞄這么多次就是不開口,白凜越看他越嫌棄。

沒用的男人。

就在白凜嫌棄得直搖頭的時候,救場的人來了。

“顧師妹,原來你在這里啊?!?

一個看上去比顧初云稍長幾歲的女弟子路過涼亭,剛好看到了亭中二人。她將手中紙傘向前舉了舉,對顧初云說。

“掌門大人正找你呢,你沒收到他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