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凜隱約恍惚,不確定這個青年是否真的在看她。

她張了張嘴,正要說話,顧初云便開口了。

“只是淋了一點小雨而已,無礙,謝師叔關心?!?

溫言眼中閃過一絲訝然,很快微移視線,對面前的顧初云溫和地笑了笑。

“那就好,進來坐吧?!?

白凜聞言,失望地聳下肩膀。

還以為這個聽上去?!罕啤晦Z轟的小師叔能看見她呢,原來又是她自作多情了。

算了,看不見也好,這樣她就能隨心所欲,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

顧初云走進竹亭,恭敬而認真地在溫言對面坐下。白凜打量一圈,輕飄飄落到了溫言的身側。

她伸出濕漉漉的手指,在溫言柔順漆黑的發絲上戳了戳。

一如既往地,沒有任何影響。沾著水珠的纖細指尖像是觸及到了某種肉眼不可見的屏障,除了『蕩』開一圈透明漣漪,沒有產生任何反應。

溫言面不改『色』,眼底浮著淺淺笑意,似乎完沒有發現她的存在。

她觸碰不到這個人,同樣的,這個人也感覺不到她的觸碰。

無趣。

白凜嘆了口氣,沒精打采地坐在了溫言的旁邊。

溫言正在輕聲慢語地與顧初云談話。

“你是師兄新收的徒弟?”

他的目光親切平和,沒有半分銳利威嚴,可氣息卻蒼茫深晦,給人一種遙不可及的疏離感,讓人本能地感到敬畏。

顧初云微微低著頭,不敢直視他:“是,弟子名叫顧初云?!?

“我昨日聽他提起過?!睖匮渣c了點頭,繼續道,“那把劍,也是你新得的吧?”

顧初云一愣,隨即意識到,他指的是她背后的那把劍。

“是的,此劍名曰凜冬,是弟子在選劍大會上選中的?!鳖櫝踉祁D了頓,面『露』滿足,“雖然他們都說此劍華而不實,但我很喜歡?!?

渾身濕噠噠的白凜正趴在桌案上,百無聊賴地盯著溫言眼下的那顆淚痣。

聽到這句話,她頓時感動地坐直了身體,眼巴巴地看著顧初云。

“初云——嗚嗚嗚,你對我真好……”

水漬隨著她的動作滴滴答答滴落一片,雖然在觸及案面的一瞬便消失了,但看上去還是很不清爽。

“凜冬……是個好名字?!睖匮晕⑽⒊痢阂鳌?,而后微笑道,“把劍取出來吧,放到這里?!?

他抬手,手心平穩地朝向案面,顧初云猶豫了一下,將背后的長劍從劍匣里取了出來,橫放在案面上。

這的確是一把非常好看的劍。

劍鞘『色』澤純粹,劍身通體銀白,冰冷通透,其間又有晶瑩靈動的幽光縈繞,猶如一塊凜冽冷峭的寒冰。

現下這柄劍上滿是水跡,雨水順著鋒利的劍刃緩緩滴落,在干凈整潔的桌案上洇下大片水漬。

白凜撇撇嘴:“看吧,讓你不擦擦。再這么濕下去,我都要感冒了?!?

顧初云有些尷尬:“抱歉,師叔……”

“無事?!?

溫言和聲制止了她的道歉,然后抬起右手輕覆在剔透的劍身上,一道蒸汽浮起,劍上的雨水瞬間消失。

“咦?干了?!卑讋C訝異地看了看自己瞬間干爽的衣袖,接著又湊到溫言的右手上仔細打量,“剛才那招好方便,初云,你要不要讓他教你???”

顧初云當然不會回答她,她連忙垂首道謝:“多謝溫言師叔?!?

溫言慢悠悠收回手,微笑道:“只是很簡單的術式而已,想學的話,以后我可以教你?!?

好耶,劍尊親自授課!

白凜本以為顧初云會欣喜答應,誰料顧初云一聽,反而更加惶恐了。

“那也太勞煩師叔了,這種簡單的法術,弟子跟隨授業仙師學習就足夠了?!?

“唉,初云,你可真是,一點都沒有上進心……”

白凜搖搖頭,雙手環胸,和溫言并排而坐,一副孺子不可教的樣子。

溫言唇角微勾,眼底的笑意似乎更深了。

“無妨,若是想跟我學,以后再來找我便可?!彼f道,“師兄讓你來找我,也是這個意思?!?

顧初云抿緊唇,低著頭不知道該說什么。

“我看你根骨極佳,只要勤加修煉,日后必定不可估量。師兄安排我明日開壇講法,沒事的話,你也過來吧?!?

白凜頗為震撼。

剛出關就要給弟子們講課,這未免也太辛苦了。這個掌門師兄連自己的親師弟都壓榨,就不覺得有點過分嗎?

身為一個無比痛恨資本主義剝削的前·社畜,白凜立刻與溫言共情了,她一拍桌案,義憤填膺道:

“這個掌門也太狗了吧!”

這一掌動靜極大,溫言下意識垂眸輕瞥了一眼。

桌案紋絲不動。

顧初云恭敬的回應在淅淅瀝瀝的雨聲中響起,溫言收回視線,嘴角弧度微微上揚。

“別忘了帶上你的劍?!彼麥芈曁嵝?。

“是,師叔?!?

溫言不再說話了,他撐著頭,疏淡的眉眼間似有倦意。

顧初云不敢繼續叨擾,遂起身行禮,道別,將凜冬劍收回劍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