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凜嚇得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本能地向后躲避。

她平時作為劍靈,行動都是暢通無阻的,就算有再多人阻擋也能輕而易舉地穿透過他們的身體。因此她此時也自然而然地忽視了站在身后方的引夢人,連看都沒看,就直接以“靈體”的方式向后退去。

結果,“砰”的一聲,撞上了引夢人的胸膛。

又冷又硬,像玉石一樣。

——等等,不對……又冷又硬?

她不是應該直接穿過去嗎,怎么可能撞上引夢人的身體,還能感覺到他的溫度和觸感?

顧不上那只還在張牙舞爪的女鬼了,白凜立即轉頭,正對上森白面具下的幽幽黑瞳。

幽深而漆黑,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白凜微怔,下意識要退開,引夢人卻抬起了修長的手,在她的頭發上輕輕『摸』了『摸』。

白凜的身體瞬間僵硬。

“原來是這種感覺?!币龎羧溯p輕嘆息,低緩的聲音透著散漫,“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樣……”

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白凜愣住了,她抬起長睫,通透的眼眸直直看向面前的引夢人:“你想象的是什么樣?”

“我想象的?”引夢人垂眸看她,沉『吟』道,“大概是冰冷、脆弱的吧,像琉璃一樣……”

琉璃?他的意思是,在他的想象中,她『摸』起來的手感就像琉璃一樣?

這是什么莫名其妙又匪夷所思的想象?

白凜更加『迷』茫,本想繼續問下去,身后突然一道陰風襲來——

“低頭?!?

冷淡的聲音在頭頂上方響起,白凜來不及反應,身體已經被按到眼前人的懷里。

白凜耳根一紅,剛要推開他,余光突然瞥見引夢人抬起蒼白的右手,下一刻,身后女鬼發出凄厲哭嚎——

“啊啊啊——”

在刺耳的慘叫聲中,女鬼化作無數星點,這些星點紛紛落到剔透的湖面上,開出幽藍瑩潤的花。

白骨生花,有種凄冷冶艷的美。

引夢人松開攬住白凜的那只手,白凜悻悻后退,小聲說:“……謝謝你?!?

引夢人微微低頭,面具一側的銀鈴輕輕搖晃,發出空靈細響。

“你居然會道謝?!?

白凜:“……”

這話說的,怎么聽著這么不爽呢?

她突然發現,這個引夢人的說話風格和顧初云的姜離師兄很像,都是一張嘴就欠揍的類型。

“我當然會道謝,我又不是沒有禮貌的——”

白凜說到一半突然停下,引夢人看著她,問:“什么?”

“……人?!卑讋C不情不愿地吐出這個字,引夢人聞言,發出一聲短促的低笑。

現在她可以確定了,這家伙的確是在嘲笑她。

她想起剛才引夢人對她那番奇奇怪怪的形容,隱約覺得,這人是知道她的劍靈身份的。

那他又是誰,為什么會進入她的夢中,還能殺掉那只突然出現的女鬼?

疑問一個接著一個出現在白凜的腦海里,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最首要的問題——

“為什么我的欲望是一只女鬼?”白凜郁悶地開口。

“這就要問你自己了?!币龎羧四﹃婢?,慢條斯理地說,“你這樣的欲望,我還是第一次見?!?

言下之意,她的欲望太過獵奇,連他這種閱夢無數的經驗人士都聞所未聞。

“……”

白凜簡直想給他一拳。

她忍住動手的沖動,仔細回憶剛才那只女鬼的樣貌。略一復盤后,她頓時明白了其中緣由。

看到白凜『露』出頓悟的表情,引夢人好奇道:“你知道原因了?”

白凜點點頭,尷尬地說:“我今天看了一個書生和女鬼的話本,睡前都在想結局,估計就是因為想得太多,才會出現剛才那種局面吧……”

引夢人靜靜地看著她,半晌,突然輕笑。

“你還真是特別?!?

白凜下意識覺得這不是什么好話:“只是夢到鬼而已,有什么特別的?!?

“特別的不是你夢到了什么,而是你的心境?!币龎羧宋⑽⒏┥?,在她的耳邊輕聲道,“太過干凈的人總是特別的,只是對人而言,這種特別不見得是件好事?!?

我又不是人。

白凜暗暗腹誹,引夢人微頓,隨即退回到之前的距離。

“不過,對你來說……”他輕執面具一角,笑道,“特別與否都沒有意義?!?

說完,面具上的鈴鐺輕輕搖晃。在一片輕靈脆響中,鏡花水月再次崩塌,引夢人的身影也隨之一同消散了。

*

翌日,顧初云準備好護符法器和傳訊玉簡,便帶著凜冬劍前往姑『射』山。

上山途中,白凜一直在思考引夢人對她說的那些話。

不知道為什么,她總覺得引夢人最后那句還有一半沒有說完,而且那沒說完的一半很有可能是“畢竟你不是人”之類的話。

如果擱在以前,有人對她說這種話,她是肯定要上去干一架的。但現在她已經心如止水,畢竟她的確已經不做人了,人家實話實說,就算是在罵她,她也不好反駁啊。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