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而言之,看引夢人的樣子,應該是對她有點了解的。雖然不知道這份了解處于什么層面,但起碼白凜已經排除了他是許愿機的可能『性』。

所以他究竟是什么玩意兒,為什么會知道她的存在,又為什么能進入她的夢境?

有關引夢人的謎點太多,白凜想了一會兒便放棄了。

她只是一把劍,劍不需要思考這么復雜的問題,還是想想待會兒要砍的妖獸是什么玩意吧。

姑『射』山正如任務卷軸里所寫的那樣,靈氣旺盛,滿目蒼翠。繁茂的樹林間灌木叢生,草叢里開滿了不知名的花,鳥獸在其中肆意穿梭,一片生機勃勃的景象。

參天古樹落下大片陰翳,顧初云站在樹下,看著手里的引獸符,有些不知所措。

這是負責發布任務的師姐給她的,說是可以引出妖獸。她老老實實拿在手里,自從上山到現在,被吸引來的野獸絡繹不絕,種類多樣,偏偏就是沒有妖獸。

莫非她拿錯符了?其實這張根本不是吸引妖獸的符箓,而是吸引普通獸類的符箓……?

顧初云越想越不確定,就在她糾結要不要用傳訊玉簡詢問一下的時候,變故突生。

一只通體漆黑的野獸倏然從灌木叢里竄了出來,徑直沖向她。顧初云心下一驚,立即拔劍去擋,結果這只野獸猛地張開血盆大口,居然一口咬住了鋒利的劍刃!

顧初云試圖掙脫,震驚地發現自己居然無法動彈。

這只野獸,非但不懼怕她的劍,而且力量要遠遠強過她!

眼看自己就要連人帶劍被拖走了,顧初云來不及多想。她在慌『亂』之中掏出傳送符,迅速松開劍柄,下一秒,白光閃現,她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

白凜:???

不是吧,初云你居然棄劍逃跑了?

雖然完理解顧初云的行為,但白凜的心情還是有些復雜。

好在這只黑豹似的野獸并沒有繼續咬下去,它口銜劍身,在原地呆了幾秒,接著又轉身竄進樹林里。

白凜只能以這種不太舒服的姿勢被它叼走。

野獸四肢矯健,奔跑起來風馳電掣,如同一支離弦的箭。白凜只覺周圍的風景飛速掠過,風聲獵獵呼嘯,一眨眼,便已來到一個隱蔽的山洞。

野獸停下腳步,向兩側張望一圈,然后叼著劍,慢慢進入山洞。

光線頓時陰暗下來。

山洞不大,但很深,洞壁『潮』濕,隱約有滴答水聲,在山洞里『蕩』開層層回音。

白凜擔心這洞里有什么奇怪的東西,所以沒有飄在前頭,而是老老實實地坐在野獸的背上,跟著它一起向里張望。

又走了一段路后,野獸終于停了下來。

它以一種近乎恭敬的態度將劍放到地上,白凜順著它的目光望過去,看到了一截垂至地面的尾巴。

一截白『色』的,『毛』茸茸的,尾端漸變深黑的大尾巴。

看起來手感很好。

白凜忍不住上移視線,本以為會看到一只『毛』發柔順的大型動物趴伏在石臺上,卻沒想到,映入眼簾的,居然是一個正在酣睡的少年。

這少年生得極為漂亮,肌膚白皙瑩潤,五官秾秀昳麗。鴉黑『色』的長睫如蝶翼般安靜垂下,在他的臉上落下淡淡陰翳,使他看上去宛如貓一般溫順。

長著尾巴的美麗少年……這該不會就是那只吃人的妖獸吧?

白凜頓時警覺。她緊張地盯著這個少年,突然,少年睫羽輕顫,一道暗金『色』的幽光從他眼底流過。

下一秒,他驀地睜開眼睛。

這是一雙純粹而通透的黑瞳,瞳中隱有暗金流轉,閃爍著妖異的光澤。

這雙眼瞳直直地盯著白凜,之前那點被吵醒的戾氣轉瞬即逝,此時他的目光專注而好奇,有著近乎天真的惡劣。

白凜突然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妖族少年直接從石臺上翻身躍下,準確落到她的面前。

他目光下移,勾起唇角,彎腰將劍撿起,好奇地打量劍身。

下一刻,他突然提溜著劍鞘,毫無預兆地甩了起來。

精細漂亮的凜冬劍在他手里猶如一根廉價的木棍,被他毫不憐惜地又戳又敲,動作粗暴而直接,一副勢必要從劍里甩出點兒什么東西的樣子。

救命,這小妖是有什么『毛』??!

白凜被甩得頭暈腦脹,氣火上涌,忍不住抱住腦袋嚷嚷起來:“大爺的,這只小妖素質好差——喂,住手,不準再甩我了……!”

她雖然氣得叫出聲,卻也沒指望少年會真的停下下來。畢竟除了那個奇怪的引夢人,還從沒有第二個人能看到她,或是聽到她的聲音。

然而,令她意想不到的是——

這個妖族少年居然真的停下了動作。

白凜:“?”

她慢慢放下抱住腦袋的雙手,心跳加快,不確定地看向少年。

少年正直直地盯著她。

白凜與他四目相對,少年眨了眨眼睛,漂亮的瞳孔像寶石一樣閃閃發亮。

“我不是小妖?!?

“你能看見我?”

二人同時開口。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