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初云再一次意識到,自己是真的和姜離聊不來。

偏偏姜離的表情永遠都是那副冷淡懶怠的樣子,叫人分辨不清他說的那些話究竟是認真的還是在開玩笑。

顧初云深吸一口氣,尷尬地轉移話題:“多謝姜師兄,不過換劍還是免了。時候不早了,我們還是快點找洞『穴』吧?”

姜離點點頭,懶懶道:“隨你?!?

顧初云:“……”

白凜縮在劍里暗暗松了一口氣。

還好還好,逃過一劫。她還真怕姜離會在這種時候把她的存在公之于眾,那她還真不知道自己是該現身還是不現身、裝傻還是不裝傻,要是這家伙再趁機把她的糗事一件件翻出來,那就更糟了。

沒想到他居然只是隨口一提,甚至都沒有繼續深入這個話題。

這個人……還真是捉『摸』不透。

白凜想起姜離的另一層身份,心情不由又復雜幾分。

所謂“引夢人”,究竟是什么呢。像姜離這樣的人,夜夜潛入他人夢境,應該不僅僅只是為了偷窺別人的欲望而已吧?

不知道為什么,她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

四人結束尬聊,繼續向密林前方深入。走到一處林木稀疏的地方,天光朦朧,空氣陡然變得『潮』濕起來。

謝照生皺眉:“這是……要起霧了?”

果不其然,他說完沒多久,一陣茫茫白霧便從四周彌漫開來。

這霧氣來勢洶洶,猝不及防,擴散的速度極快,不一會兒,便將整片密林都籠罩了。

眨眼間,顧初云的周圍只剩下濃郁的白霧,眼前霧茫茫一片灰白『色』,林木與花草部消失不見,仿佛置身在另一個奇異的世界里。

白凜嚇得立即從劍中鉆出腦袋:“這什么情況?”

“這是霧障之術,也是試煉的一部分?!币粋€倦怠平淡的聲音回答了她。

——姜離?

白凜一驚,立即向身后望去。

果然,那個俊美冷淡的青年正站在她的后方,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白凜嚇得又立馬鉆回了劍里。

“姜師兄!”顧初云聽到姜離的聲音立馬轉身,發現周圍只有他一人后不可避免地『露』出了慌張的表情,“其他人呢?他們怎么不在?”

姜離:“估計是走散了吧?!?

“怎么會?”顧初云聽了,頓時有些著急,“剛才我們明明就在一起的……”

“這就是這片霧的作用?!苯x漫不經心地解釋,“一旦踏入其中,便會『迷』失方向,你只當是進入了一座變幻莫測的『迷』宮即可?!?

他這么一說,白凜就懂了。

簡單來說,這霧障之術就是用來打『亂』配置和隨機進度的。要說原來還能根據地形判斷局勢,現在只能依靠運氣和自身的本事了,畢竟在這么濃的大霧里,碰到什么都不奇怪。

只是這法術隨機的也太離譜了,隨到誰做隊友不好,偏偏是姜離!

對于顧初云來說,她肯定更想和謝照生一起。對于白凜來說,則自然是棲川更好??傊疅o論是誰,都不想和這個不說人話的姜離分到一組,更何況倆小姑娘還都在他面前出過糗,現在的心情別提多糟了。

顧初云一想到謝照生此時正下落不明,表情頓時變得有些慌『亂』。她拿出傳訊玉簡,正要給謝照生傳音,玉簡里便傳來了謝照生略帶焦急的聲音。

“初云,你還好嗎?”

顧初云一喜,連忙回答:“還好,我和姜師兄在一起?!?

“什么?”謝照生似乎對這個情況有些意外,但很快又恢復理智,“那就好,起碼比一個人要強?!?

白凜:……

這個“起碼”用的就很微妙。

她下意識探出兩只眼睛偷瞄姜離。只見他神『色』如常,眉眼半垂,顯然沒把這對預備小情侶的對話聽在耳里。

……不愧是你。

她默默感慨,正要繼續縮回去,姜離突然向她的方向掃了一眼。

這一眼看似隨意而懶散,仿佛只是漫不經心地一帶而過,但白凜卻很清楚,他就是在看她。

和第一次看到她時的眼神一模一樣。

他喵的,還挺能裝。

白凜一想到與姜離初次見面的情形就上火,那種既羞恥又不爽的心情像雞皮疙瘩一樣四處蔓延,她慌忙避開視線,像只靈活的小倉鼠般迅速縮了回去。

姜離什么也沒說,什么也沒做,仿佛自始至終都未曾看到她一般,繼續懨懨地垂下眼睫。

不知道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霧氣越來越濃,顧初云然不知這邊二人的交鋒,她正拿著傳訊玉簡,擔心地詢問對面的狀況。

“你那邊怎么樣,只有你一個人嗎?”

謝照生的聲音模模糊糊地傳來:“我和棲兄在一起,放心,沒事的?!?

顧初云頓時松了一口氣:“那就好?!?

“……棲兄讓我問你,”謝照生的語氣有些遲疑,似是不解,“你的劍還在嗎?”

“當然!”顧初云不假思索地回答,轉而又問,“他為何要問這個?難道是有什么不妥嗎?”

“不是……”謝照生猶豫地傳達著棲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