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凜一愣:“么辦法?”

棲川沒有回答,只微微垂首,對她笑一下。

狡黠的,神秘的笑容。

貓瞳純澈晶亮。

白凜陷入短暫的恍惚。

有么滴到冰冷的劍鞘上。

濕潤的,粘稠的,溫熱的。

白凜垂眸望去——

血。

鮮紅的血『液』從棲川的指尖緩緩流下,一滴接著一滴,落到銀白的劍鞘上,順著細細的凹槽,流向通透的劍身。

“棲川……”她驚訝出聲。

“這就我說的辦法?!?

少女的身形在清冷的月光中漸漸成形,棲川抬起手,慢慢撫上她瑩白微涼的臉頰,輕聲說道:“以血溫養,同樣能讓你形神不滅?!?

他故意模糊這一說法。

其實他很清楚,要讓劍靈獲得肉身,除灌注大量的靈力和鮮血,沒有第個辦法。

這他從琢微那里得知的,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溫言用的也這方法。

但他不讓阿凜知道。

“這也太費血……”白凜震驚地看著被劍吸收的鮮血,連忙一把按住他的手指,不讓他再繼續放血下去,“夠夠,已經夠?!?

再這樣下去,她有身體,但棲川估計就要貧血。

棲川看看她略顯蒼白的臉『色』:“還不夠?!?

“夠的夠的,你看,我都能走路……”

為證明自己已經不需要多的鮮血,白凜抬腿向前走幾步。

結果走出去沒幾步,突然腿一軟,無法控制地倒下去。

棲川一把撈住她。

白凜覺得身軟綿綿的,使不上一點力,不像個人,倒像個棉花沒塞滿的布偶。

沒有知覺,沒有力量,也沒有敏銳的感官。

像一具不完整的軀殼。

“你看,我就說不夠吧?!睏ㄍ兄?,在她耳邊輕笑,然后抬起那只流血的手,將修長的手指伸到她唇邊,“喝吧,你需要多的血?!?

白凜緩慢地移眼眸,視線落到他的指尖上。

細細的血珠還在向外滲出,傷口細長,將他的手指襯得幾乎透明。

就算她已經不人,但喝血這事……她果然還做不。

她又不吸血鬼。

白凜下意識搖搖頭:“我不喝?!?

棲川垂眸看她:“為么不喝?”

“那你的血?!卑讋C微微蹙眉,臉上滿抗拒。

“為么我的血就不能喝?”棲川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目光緊緊黏著她,聲音比月光還要輕柔,透著絲絲縷縷的委屈,“阿凜很討厭我的血嗎?”

白凜:“不討厭你的血,只單純不喝任人的血……”

“可阿凜不喝的話,我剛才放的那些血也就白白浪費?!?

棲川說:“阿凜要讓我的血白白浪費嗎?”

白凜很難做出點頭或搖頭的作。

她能感覺到,凜冬正在渴望鮮血,如同饑渴已久的野獸,那微微閃爍的劍身就最好的證明。

這感覺很奇怪……她明明只一把無欲無求的劍,沒殺過么人,也沒見過多少血,么時候會變得這么渴求鮮血呢?

不知道為么,她突然起妙化通天鏡里的那柄劍。

那柄劍在鏡中微微發光的樣子……倒和現在的凜冬有幾分相像。

白凜垂著腦袋,覺得腦子『亂』哄哄的。不僅腦子,就連心跳也狂躁得不行,心臟泵的聲音震耳欲聾,幾乎要跳出胸腔。

“阿凜?!?

有誰在叫她,聲音離得很遠。

“阿凜?!?

究竟誰,怎么越越聽不清……

“阿凜?”

棲川一邊輕喚垂著頭的少女,一邊看向她的下身。少女纖細筆直的雙腿正在化作粼粼光點,按照這個速度,這具肉身很快就會消失。

看只能強喂啊。

棲川收回視線,在劃破的指腹上擠一下。血珠顫巍巍流出,他沒有猶豫,直接將手指放入白凜口中。

血的氣味瞬間充滿白凜的口腔。

她眼睫輕顫,頓時恢復意識。

多鮮血流出,一點點漫過她的舌尖,進入她的喉嚨。

明明應該鐵銹的腥味,可到她嘴里,卻只嘗出一極其誘人的香甜。

幾乎下意識的,她含住手指,咽下鮮血,舌尖輕輕卷過那道細長的傷口。

棲川睫『毛』一顫,看向她的目光多一絲驚訝。

“阿凜?”

白凜沒有回應他。她捧起棲川的手,眼睫低垂,仿佛干涸已久一般,無比專注地吸食起他指尖的血。

昏暗的房間一片寂靜,針落可聞,連呼吸都輕得幾乎聽不見,只有她吞咽的聲音格外清晰。

月光,鮮血,新生。

棲川認真看著懷里的少女,眸光浮,眼底逐漸浮起滿足的笑意。

他希望阿凜需要他,就像他需要阿凜一樣。

現在阿凜喝他的血,將他的血融進她的身體。

對阿凜說,他就最最重要的存在。

真好。

*

白凜覺得自己的意識出現短暫的空缺。

不知道自己在做么,不知道自己在么,一切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