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管難以下咽,但高洪明卻不敢放下碗筷,自己打的飯,跪著也要吃完,于是愣是硬著頭皮吃完了這碗雜糧飯。

“呼……”

當他咽下最后一口飯時不禁長舒了口氣,隨手拿過一碗清澈見底的青菜湯喝了一大口,又打了一個飽嗝,這才把碗筷放了下來。

從口袋里掏出一盒哈德門香煙和火柴,點燃后將煙盒放在了桌上,吸了幾口,讓香煙在肺部循環一圈后這才吐了出來,辛辣的味道讓他感覺整個人都精神了不少。

說起來,這盒香煙還是昨天在衣服口袋里找到的,看來這具身體的原主人還是一個煙民,這對于高洪明來說也算是一個小小的驚喜吧。

吐了一個煙圈后,高洪明這才問道:“老吳、老肖,咱們民團的伙食平日里就是這樣嗎?”

“是的?!?

吳成楓點點頭,“兄弟們每天訓練強大大,而且一個個都是大小伙子,一個個都是大肚漢,吃的自然也多,所以您上次弄來的兩千斤糧食幾天就吃得差不多了?!?

說到這里,看到高洪明面無表情的模樣,他趕緊解釋道:“少爺,我……我和老肖都知道如今糧食難弄,所以我倆也商量過了,從明天開始,士兵每天的伙食要開始定量,每人每天一斤雜糧,您看怎么樣?”

高洪明依舊沒有說話,吳成楓和肖占奎對視了一眼,咬牙道:“如果實在不行,每天八兩也是可以的,只是……只是這樣一來兄弟們恐怕就沒有力氣訓練了?!?

“不用!”

高洪明擺了擺手,“你們先忙,我回去休息一下,糧食我會想辦法的?!?

說完,他便起身離開了訓練場。

他剛坐下沒多久,外面便又有人敲門了。

“進來吧?!?

大寶出現在門口,在他的旁邊凜然站著昨天那位令人驚艷的女醫生。

“少爺,謝醫生過來給您換藥了?!?

“進來吧?!?

高洪明坐在椅子上,很快身材火爆的謝醫生走了進來,先是讓高洪明脫掉上衣,解開繃帶觀察了一下,“高少爺,你運氣不錯,傷口并沒有發炎,再換幾次藥就沒事了。不過這段時間你可要注意點,不要讓傷口碰水,記住了嗎?”

高洪明還沒說話,大寶在一旁趕緊點頭:“記住了,謝大夫,真是多虧您了?!?

“謝我干什么,那是你們家少爺命大?!敝x醫生淡淡說了句,手腳麻利的她很快就替高洪明重新包扎了傷口。

“已經包好了,記住我剛才的話,傷口不能碰水,否則一旦發炎就麻煩了,現在我先回去了?!?

“等一下?!?

高洪明忍不住喊住了她,“謝醫生,那個……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謝醫生一雙大眼瞪向了他,似乎有怒氣橫生,“高少爺,一段時間不見,你泡妞的功夫漸長啊,居然學會裝瘋賣傻了?!?

說完,沒等高洪明說話便提著藥箱怒氣沖沖的走了。

“誒……大寶……你看她這是什么態度?”

一頭霧水的高洪明看向了大寶,大寶神情則很是古怪,良久才喏喏道:“少爺,我早就勸過您,您是有少奶奶的人了,謝醫生不會喜歡您的?!?

“滾!”

忍無可忍的高洪明終于將大寶趕出了他的房間,整個世界頓時清凈起來。

下午時分,高洪明叫上了大寶、肖占奎和吳成楓三人,將三人帶到了一個空置的民房里,當他價格房門打開時,里面出現的東西立刻所有人的眼睛瞪得老大。

“我的乖乖……好多……好多槍啊……”

大寶第一個忍不住喊出聲。

此時映入三人眼簾的是一排排擺得整整齊齊的槍械和一摞摞彈藥箱,不僅如此,在墻角處還有十多門迫擊炮,將一百多平米的房間居然擠得滿滿當當的。

吳成楓和肖占奎雖然在西北軍混了七八年,但其實他們比起大寶也好不了多少,畢竟西北軍雖然也是聲名赫赫,但也是除了名的窮,兩人當年在西北軍也只是一個小軍官,哪里見過那么多的家伙。

一時間兩人的心里就像有無數只老鼠在爬似的,只能將目光看向了高洪明。

高洪明笑罵道:“你們看著我干什么,這些東西弄來就給你們使的,盡管過去就是了,看看合不合適?”

“好咧!”

早就憋得難受的倆人幾乎是撲到了這些武器上,吳成楓毫不客氣的撬開了一個箱子,一支支亮橙橙的步槍頓時出現在他眼前。

當吳成楓把一支步槍從箱子拿出來,三下五除二撕掉了槍衣,熟練的拉了一下槍栓后,笑得嘴巴都合不攏:“是德國佬的毛瑟步槍,居然還是原裝貨?”

肖占奎打開了另外一個木箱,凜然是滿滿一箱的沖鋒槍,他倒吸了一口涼氣,“居然是花機關槍,只是這種槍我好像從未見過?”

“你沒見過很正常?!币慌缘母吆槊鹘忉尩溃骸安诲e,這是德國最新的40沖鋒槍,槍重達4.69公斤,理論射速500發,射程200米,是一種理想的近距離壓制武器?!?

“少爺……這是什么機槍啊啊,怎么看起來那么丑?”

高洪明轉頭一看,原來是大寶將地上的一挺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