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一諾有種強烈的直覺,如果全盤將自己的情況告訴他們,也許他們根本不會等自己升高級,說不定就會要求自己將裝備借給他們,他們自己先去升級。

以前聞一諾玩《最后的勇士》之時,開始還沒有建立自己的小公會。

因為天賦不錯,技術嫻熟,便受邀加入了他人的公會掛職。

后來運氣好,僥幸完成了一個史詩級任務,獲得了一件神裝,實力一下子超過了公會所有人。

然而,沒想到卻給他帶來了人生中第一次人性黑暗的洗禮。

在一次公會活動中,好心得瑟的聞一諾帶著大家打boss。

卻沒想,在boss快死之時,身為公會的會長直接將他踢出團隊。

團隊其他人的所有攻擊,也都落在boss和正在奮力對抗boss的聞一諾身上,瞬間將聞一諾也一舉轟殺。

因為沒有爆出他們想要的神裝,又使用準備好的稀有強制復活卷軸,將聞一諾強制守尸滅殺了整整五次!

終于,在聞一諾無法反抗的悲哀情況下將神裝爆了出來!

倘若真正記仇,這個公會會長西門吹口哨就是聞一諾人生第一個記恨的人,未來有機會絕對要他好看!

也正是那次人性黑暗的洗禮教育,聞一諾知道了不可輕信于他人!

人人都有貪念,誰都不一定能見他人更好!

同時也讓他深深明白,前輩們所言非虛啊,低調猥瑣發育才是骨灰級玩家的宗旨!

他之前就是太得瑟了,愧對自詡為骨灰級資深玩家的榮譽稱號!

倍受打擊的聞一諾,后來干脆自己隨便搞了個公會打發時間,自個玩自個的才覺得稍微安心一點。

游戲中亦是如此,何況是這個關系到生命安全的現實世界呢?

不行,裝備絕對不能借給他們!

看著緊閉的大門,聞一諾越發肯定了自己想法,幸好里面自私的同學們及時的提醒。

否則,自己可能真的會在現實中重蹈覆轍!

如果不是廖小小也在里面,聞一諾都有種懶得理會他們的沖動。

有點悶騷中二的聞一諾,在一年多的大學時光里,多數時候,都窩在自己的小世界里面玩游戲。

學習不好,為人又悶騷內向,顯得太老實,家境也不是很好,自然就是一群自命非凡的小青年欺凌的對象。

只是,聞一諾為人很隨性,只要不觸碰他底線,對他開什么玩笑,幾乎都無所謂。

但也造就他對這個集體,除了廖小小,其他人根本不關他什么事的冷漠態度。

畢竟聞一諾剛剛救了大家,里面的爭吵也慢慢結束了。

張讓將門開了一個只能勉強容納一個人通過的縫隙,緊張地對外面發呆的聞一諾喊道:“聞一諾,快,快進來?!?/p>

看見張讓,聞一諾對他微微一笑,收拾好心情,然后向他走去。

張讓也是個老實人,平時在班上也是低聲細語,幾乎和聞一諾一樣沒有存在感。

看著進來的聞一諾,好些人立馬圍了過來。

“哇,這么多武器?!庇型瑢W看聞一諾大木棍后面扛著的一梱武器,立馬發出驚呼。

“聞一諾,你沒事吧?”

“怪物都被你打跑了?”

……

一瞬間,聞一諾就被熱情好奇的同學給包圍。

聞一諾沒有理會其他人,反而看向呆萌的廖小小。

廖小小沒有問話,見她也一臉好奇和心切等待他回答的可愛神色,突然決定逗逗她。

“廖小小,你怎么不問問我?”聞一諾沒有回答其他人,而是突然靠近廖小小問道。

“???”廖小小被聞一諾突然的襲擊,弄的錯愕不已,張著驚訝的一張小嘴,說不出來的呆萌可愛模樣。

“哈哈哈~”看著被自己弄得措手不及的廖小小,聞一諾心情大好!

“聞一諾,回來就好,還是要謝謝你救了大家?!?/p>

陳副教授真是不懂情趣,沒看見他正在狀態嗎?聞一諾一臉郁悶地看向陳副教授。

聞一諾平時可沒那么大膽,也就借著這特殊的時刻才敢讓自己這樣騷一騷,沒想到還沒怎么表現,剛進入狀態,就被打斷。

“聞一諾是吧,你一定知道這些武器的用法,趕緊告訴我們!”

一聲很突兀的囂張話語響起,似乎有一種你不告訴的話,有你好看的感覺。

聞一諾順著陳副教授身后望去,只見史景凱拿著一根多眼怪木棍指著聞一諾。

剛剛在教室外,不讓開門叫囂最兇的好像就是這賤貨的聲音。

聞一諾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理都懶得搭理。

“呃,聞一諾,不要介意,這位史同學受驚嚇,有點著急了,才那么大聲和你說話的?!标惛苯淌诼犚娛肪皠P那么兇巴巴的無腦語氣,也是一陣皺眉。

“不過,聞一諾同學,你要是知道這個木棍的使用方式,一定要告訴我們,要是還有怪物襲來的話,我們也能幫上你啊?!?/p>

不愧是高級教育人士呀,曉之于理動之于情。聞一諾不得不感嘆呀!

“廖小小,你說我要不要告訴他們吶?”聞一諾今天是吃了狗膽了,將騷氣繼續蓬發。

主要也是剛剛幾小時的緊張和刺激,以及現在3級等級的優越感,突然令聞一諾莫名的自信得瑟和想要釋放。

“啊,你怎么老問我呀!”廖小小剛剛的錯愕還沒恢復過來,又被聞一諾突然襲擊,不自覺就委屈地想哭。

“嘿嘿~”看著一臉委屈的嬌憨的廖小小,聞一諾心情倍兒爽。

見她委屈地不搭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