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修月余,不知是趙不言天資非凡,還是那碎玉玄妙。

僅僅一個多月,趙不言感覺難以理解的功法口訣,便入了門。

這法決不愧是遠古傳承下來的I功法,剛剛入門,趙不言感覺自己的體魄就提升了一截,當然,這與他的體魄本來太弱有關系。

提升體魄的同時,修為為水漲船高,竟然隨著功法的入門,達到了練氣六層巔峰。

是的,毫無預兆的突破,但是修為卻是穩固無比。

入門之后的修煉就不是閉門苦修能達到的了,想著這些,趙不言決定,走出舒適區,去挑戰自己的極限。

不過,當前最緊要的事情還是換一把趁手的兵器,是的,隨著趙不言實力的提升,宗門的制式長劍已經滿足不了他了,而且,隨著他體魄的提升,這劍,拿在手上,未免太輕了些。

但是,到這兒,問題來了,他,孤家寡人,沒有靠山,一把好的兵器談何容易。

心中不快,便循著感覺來到了日常練劍的地方,一套劍法練完,趙不言感覺心中有一股郁郁之氣抒發不出來。

便一遍一遍地舞著劍法,剛開始還能很明顯的看出這是清風十三劍,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趙不言舞劍時快時慢,時而停下沉思,時而胡亂揮動著劍。

突然,朝陽劍意與清風劍意同時爆發,兩種不同的劍意同時作用在一柄劍上,伴隨著一套清風十三劍的完結,只見,那柄長劍忽的崩碎開來,只留下劍柄。

在那個熟悉的地方,鳳九依不知何時已經現在崖邊,看著趙不言,她仿佛看見一些不可思議的東西。

不過此時的趙不言已經沒有精力去關注他了,兩種不同的劍意同時爆發,絕不是肉眼看上去那么簡單。

兩種劍意在他體內時而糾纏,時而分開,時而爭斗,讓他苦不堪言。

所以,他引出劍意,以劍揮動,但是,劍碎了。劍意沒了載體,又回到他的體內,開始肆虐。

如果不是“戰天決”強化了他的經脈肉身,此刻的他,恐怕已經經脈寸斷。

但是,“戰天決”,不僅保護了他的肉體經脈,而且,在劍意破壞后,竟然自主運行起來,吸食殘玉散發的靈氣,開始修補他的肉身。

但是,趙不言明白,這樣絕不是長久之計,他開始苦思冥想,如何才能解決。

這一想,便是三天三夜,這三天時間,他時時刻刻都經歷著慘無人道的折磨,剛開始,他還慘叫,疼痛。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麻木了,或者說是習慣了,這摧毀與再生的痛苦已經無法動搖他的內心,他的內心,或者說,他的心境,此刻,堅如磐石。

第三天,就在他的身體即將達到某種崩潰的臨界點時,他又想起了那個面對朝陽,迎風而立的背影。

是啊,清風朝陽本無聯系,但是,因為人的出現,將二者聯系到了一起。

那么,此刻,自己就是兩者的媒介,不管它們如何爭斗,都是依靠自己而存在,那么,只要自己掌控他們,就可以把他們的力量化為己用。

他開始嘗試著掌控兩種劍意,但是,兩種劍意顯得有些桀驁,他的意識一接觸,就會引發強烈的反彈。

試了多次,始終無法接近,趙不言心中有些發狠,他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肉身馬上就要面臨崩潰,自己必須馴服它們,否則,自己會死。

就在那一個剎那,他將自己的意識在兩種劍意糾纏的時候,狠狠地撞進兩種劍意中,那一瞬間,他仿佛感受到了靈魂被千刀萬剮,那一瞬間,他差點放棄。

但是,突然,“戰天決”元神篇開始運行,他那仿佛被攪碎的靈魂又開始凝聚。

該怎么形容,應該說是產生了質的變化。如果說,本來的靈魂是一斤棉花,那么,此刻的靈魂就是一斤鐵。

總量沒有變化,但是,質量卻是發生了蛻變。

他能夠感受到,此刻他的靈魂,已經蛻變成為了一種高于精神,低于元神的程度。

就是靈魂的重組,產生的質變,讓他堅持了下來,并且馴服了兩種劍意。

此刻,兩種劍意驅使如臂,只見趙不言手中拿的還是那無劍身的劍柄。

突然,他揮舞開來,明明沒有劍身,但是,卻有一種鋒銳的感覺,好像一柄絕世好劍,在展露著鋒芒。

隨著劍意的收攝,劍柄隨風化為飛灰。

趙不言有些沉默,威力更強了,但是,需要的劍,也要更好了,否則,戰斗中根本承受不了自己劍氣的爆發。

隨著兩種劍意的掌控,清風十三劍與清風步雙雙晉入圓滿。

晉入圓滿的劍法與步法,已經不拘泥于招式,隨便一劍就如同羚羊掛角,無跡可尋。

再觀察自身,他驚訝的發現,自己的精神力經過重組,竟然可以破體而出,那是否意味著,他能夠御劍飛行了。

畢竟,筑基期能夠御劍飛行,便是因為精神力可以透體而出,配合靈力,便能夠御劍飛行。

想了想,趙不言暫時放棄了這個想法,畢竟,筑基期的修士,靈力在身體與外界形成了小周天循環,已經能夠補充御劍飛行的消耗,但是,此刻的他,靈力用完了可就用完了。

除了殘玉產生的靈力,沒有其他的了。

而且,趙不言研究發現,自己的精神力只能透體一尺,超過一尺范圍,便無能為力了。

發現這一點讓趙不言有些頹然。

隨后想到了既然能夠破體而出,那么一定能夠內視了。

果然,隨著注意力的轉移,能夠看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