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云煙飄渺的山峰上,一個年近三十的年輕男子站在懸崖邊上。

男子身穿藏青色道袍、頭扎道髻帶著混元巾,相貌顯得很清秀,嘴角總是帶著一絲微笑,看起來像個陽光樂觀的少年郎,但其身上卻有種拒人于千里之外、冷眼旁觀世間滄海桑田的淡漠韻味,彷佛不似人間的人兒,而是一輪高高在上的明月。

深邃的眼睛望著天邊的云煙,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清兒!”

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從男子背后傳來。

被喚作清兒的男子回過身來,看著下山的石階路,一個同樣穿著道袍、樣子看起來年長一些的中年男子從下方緩緩走了上來。

“師父?!蹦贻p男子身上的滄桑韻味減輕了幾分,看起來也有了點人味,他對著走過來的年長男子尊敬的喚了一聲。

這個年輕的男子,名字喚作,是天師府弟子。

而那個年紀稍長的中年男子,是的師父兼父親,也是天師府剛剛繼任不久的當代天師——張至順。雖然張至順看起來年輕,但那是其道門養生功夫了得的原因而造成的,其實他的真實年紀已經接近花甲之年。

“清兒,你真的決定好了嗎?”

張至順走到的身旁,神色鄭重的詢問。

“是的,師父?!蔽⑽Ⅻc點頭。

他轉過身去,又看著天邊的云彩,沉默了一會兒后接著說“我們這個時代,道法不顯,我不想像師爺那樣········”

“你師爺他······”

說起自己的師父,張至順的眼神中流露出些許哀傷,他沉吟一會兒后,說“長生的夙愿啊·······如果不是師父他年輕時因為下山驅逐外敵、保家衛國時受過重傷、傷了根本,也不至于在前幾年就羽化了?!?

“我是想長生,但長生只不過是求道之路上附帶的東西,我更想追尋道。

道包含所有已知的和未知的、是有和無的集合體。

迷茫的我對未知充滿了好奇,那些我所不了解的東西,我都想去探尋?!?

背著雙手,臉上流露出憧憬的神色?!啊兜赖陆洝飞险f過,道德是一體的,還說有德之士才有道。我不知道這是后世之人添加進去的意思,還是祖師本來就有的意思。

也有個詞叫道理,都說天大地大道理最大,那到底是有道才有理,還是有理就有道?是道在先,還是理在先?

世間的一切已知,我想知道;世間的未知,我也想知道?!?

“那東西真的可靠嗎?師父就你一個兒子,不想咱家斷絕了人祀?!睆堉另樀哪樕下冻鰮鷳n的表情,他見自己無法從正面打消的念頭后,便開始了迂回戰術,希望能夠打感情牌,勸誡回心轉意。

“我之前已經嘗試過一次了,師父。

不然,您以為前幾天我交給您的哪些東西是哪里來的?”

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他故意好似滿不在乎的說了一句。

“你······”張志順有些驚訝看著的側臉,他抬手指著,張了張嘴。

“你給我老實交代,那些東西你到底怎么來的?你之前消失的那幾個月,到底去了哪里?你之前不是說你下山云游一趟然后偶得前輩遺留的傳承,這些都是真的在騙師父的???

可是你現在為什么又要說破,繼續騙師父不行嗎?師父好不容易才故意相信你的·······”

張至順氣憤的雙手搭在的肩膀上,將他的身子扭過來,面對著自己,語氣嚴厲的質問“把你消失的那幾個月發生的事情老實跟我說出來!不然······”

說著,張至順揚起手掌,做出要打人的樣子。

可是他的手一直僵在空中,遲遲沒有落下。

小半會兒后,張至順放下手掌,眼眶有些發紅,語氣低沉的說“我本來就很對不起你母親了,如果你再出些什么意外,你讓我百年以后如何面對你母親?!?

感受到捏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掌力度不斷加大,心中感覺很溫暖,可他還是說“師父,師爺給您起至順這個名真的一點都沒起錯啊。

相比于師爺和我,您更像一個平凡的人········而不是一個執著的求知者?!?

“你小子·······”張至順瞪了他一眼,打斷了他還未說完的話。

“好、好、好。我不說了?!边B忙改口“我和您說說我消失的那幾個月去哪了吧?!?

張至順表情嚴肅的盯著看了好幾眼,方才語氣有些生硬的回答“你說吧?!?

后退一步,將肩膀從張至順的手下脫離出來,隨后他手掌一翻,掌心中出現一塊黑白相間、太極圖一樣的玉佩。

“就是這玩意,帶我前往了另外一個世界?!?

張至順看著手中的玉佩,伸手一把拿了過來,放在手里仔細端詳一番,玉佩普普通通的,沒有看出有什么奇特的他好奇的問“就這玩意?”語氣中有些不相信。

嘴角帶笑,他抬起手掌,握了個拳。

“師父,現在您再看看您的手掌心?!?

張至順聞言,低頭一看,發現手掌中的玉佩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見了。

“這?!”他面上顯得很詫異,吃驚的說“果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