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輩……”容丹桐驚呼。

在景明帝君伸出手后,容丹桐一絲長發飛起同笙蓮的頭發糾葛,落在眼前,笙蓮蹙眉,睫毛輕輕顫抖,想來是要醒了。容丹桐瞪大眼睛,面前銀發委地的神秘人,一頭銀發在空中揚起,霎時好看。

風……吹動了。

笙蓮垂落的手指動了動,一絲血痂從指尖脫落,他睜開了雙眼,面前的沙塵在如霜月華下,仿佛灑落的銀粉。

沙塵……又一次席卷。

容丹桐一頭冷汗,發覺頭頂怪物的陰影開始晃動,面前似實似虛、千奇百怪的魔物,紅色眼珠子中的貪婪之色重了幾分。

巨腳之下魔物圍繞之中,他和笙蓮不是被踩成肉泥就是被魔物撕成碎片啃食干凈。

銀發人對著他們友好笑了笑。

“你……”笙蓮遲疑出聲,細弱而疲憊,幾乎不聞。

“汪!”容丹桐的聲音徹底蓋過了他。

笙蓮抬頭,扶住他的人手臂有力而沉穩,此刻面紅耳赤,雙目灼灼的直視前方,唇瓣張開。

“汪汪汪!”

笙蓮鳳眸迷惘而震驚。

銀發人手指停在半空中,愉悅大笑:“這樣才對嘛!”

“多謝前輩救命之恩,在下沒齒難忘!”容丹桐一字一句道,在生命威脅面前,首次將自尊踩成了渣。

“嗯!”

“請問前輩該如何離開此地?”

“再叫幾聲聽聽?!?/p>

“汪汪汪!”容丹桐眨了眨一雙妖冶的鳳眸,眼角染了一絲薄紅,他咬了咬牙,再一次叫出聲。這次他直接的多,他不想死,也不想帶著笙蓮一起死。

“那我就救人救到底?!笔种敢粍?,風沙驟停,銀發人這次饒有興致的打量了笙蓮同容丹桐一眼,不經意的落在笙蓮緊緊扯住容丹桐衣袖的手上,他看的清楚分明,少年沾了血痂的手指,指尖泛白。而笙蓮低垂眸子遮住了神色,唇瓣干裂而微微顫動。

這是依賴而憤怒的姿態。

他覺得非常的陌生。

“我道號景明!”銀發人在半明半暗的光線下無聲而笑,月色將他的面容映照的溫潤如玉,白色的修眉直入發鬢,唇角勾起的弧度卻略帶古怪。

“景明前輩?!?/p>

“錯了,是景明帝君?!?/p>

容丹桐蹙眉:“帝君,請賜教?!?/p>

景明帝君回身,長袍扶風而起。他伸出了手,像是憑空握住了什么東西,容丹桐他們實力低微不明所以,銀發人的眸子卻穿透夜幕沙漠,落在了那個至今殘留著各種可怕力量的戰場上。

在真正的天障之地,虛空浮起的月亮如同水中之月,虛幻而縹緲。

他握住了那輪彎月,然后,“扯”了下來?;厣硪粧?,將一條鉤月形狀的玉墜扔進了容丹桐懷里。

“先帶著這東西,然后去找一塊寫著天障之地四個字的石碑,放你旁邊那家伙的血,你們自然安全無虞?!本懊鞯劬炝艘粋€懶腰,轉身離去,聲音被月色送來:“估計你們早就找到了那地方,不過提醒你們一句,最好在天亮之前回到那里。我只管夜晚,白天可不歸我管?!?/p>

“哈,離開這里簡單的很,撕破這空間就行,可惜,這可不是你這樣的小娃娃能夠做到的?!?/p>

容丹桐握著手心的玉墜,掌心冰涼的透骨,他卻不敢放松。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逐漸消失的背影。

那銀發玄衣的背影仿佛亙古不變,甚是風姿絕代。

他卻覺得……他老子的!

這樣的恩情他不僅不想報答,他還特別想“弄”死他!

“容丹桐……”笙蓮拉住了容丹桐的手,目光執拗。

“哎!”容丹桐有一瞬間尷尬,然后無奈的扯了扯笙蓮的頭發,頭疼般道:“讓你看到我這么丟臉的樣子……”

明明第一次相見時,老子這么帥!

“怎么了?不說話?你這樣老子很尷尬啊?!?/p>

“……哥哥?!?/p>

“???”

“我們回石碑處?!斌仙徔囍?,抿著嘴,藏在袍袖下的手指捏著自己生疼。

“你喊我什么?”

“哥哥?!?/p>

容丹桐一愣,發現笙蓮別過了頭。然而藏在墨發間的耳廓在月色下紅了一圈,撕碎自尊,茫然恐懼的心突然消散了。

男主是他弟,他還怕什么?場子日后再找回來唄。

“來,我背你?!迸d奮的幾個側踢,得瑟的將面前的魔物踢出老遠,容丹桐彎身催促道,“快點兒?!?/p>

背上一沉,溫熱的呼吸縈繞耳畔,笙蓮低低應了一聲。

月光將兩人身影拉的老大,沙地上留下了一道腳印,零零碎碎,向遠方無限延伸而去。

笙蓮悄悄回頭,鳳眸淡漠的盯著古怪而格外耀目的彎月。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