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

儒家所推崇的仁學思想,含義頗為廣泛,有仁德、仁政、仁愛等等,但它的核心意義卻一直是“與人為善”。

皇帝說得不錯,明曇確實不太懂“仁”。

她前世之時,母親早亡,父親又滿身惡習,酗酒好賭,負債累累,稍有不順就對明曇屢施虐.打。若不是后者性格剛烈,敢抄起刀子和他拼命,只怕早就被打得不成樣子,讓父親賣給了人販換錢。

明曇是知道自己心里有點病的。

她脾性暴戾狂躁,行事往往魯莽,這樣的處事方式雖然痛快,能解一時之恨,卻也同樣最最容易留下后患。

旁的尚且不論,只說她上次一腳把明曉踹進草叢這事——要不是皇帝有意偏袒,儀妃又愿意前來救場,明曇這種不顧手足之情、對皇姐大不敬的行為,怎么也夠讓她狠狠吃一場苦頭。

要是寧妃再抓準機會,借題發揮一下,保不齊還會禍及皇后……

之前林漱容教導得很對,動手永遠是下下之策。

可明曇心里雖明白這個道理,行事時卻總是難以克制上涌的火氣。

她好勇斗狠,沖動易怒,封號明明喚作“永徽公主”,卻從來都不是什么善類。

——可這樣一直下去,真的是好的么?

“……”

皇帝點到即止,見女兒沉思著低下頭去,似有所悟,便也不再多言。

他轉回身來,以本次上下兩場大考的答卷和抽背情況為憑,點了明曜為第一名、明昭為第二名,而明暄、明曉和明曇這沒有試卷的三人,則被一視同仁,點為了并列倒數第一。

明曉憋著口氣,轉頭狠狠蹬了明曇一眼。

后者袖著手,滿臉淡泊名利,甚至還有閑心朝明曉齜牙一笑,頓時把對方氣了個倒仰。

不過,雖然這三位面上都是最后一名,可明眼人卻都能看得出來——若是卷子未毀,若是皇帝也像考別人那樣、只考明曇背誦——那她也定然不會比明曜差到哪去。

更何況……皇帝不像對別人那樣考校于她,本就足以證明九公主聰穎靈秀,深得帝心。

思及此處,明曜原本因為被指為頭名、而略帶上揚的唇角也放了下來,眸色漸漸發沉。

他這個九皇妹,果真不是什么簡單角色。

然而,無論他人有沒有在心中暗暗嫉妒,明曇本人卻堅定地視浮名為草芥。

因為——考試考了第幾名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終于考完啦,能放假啦!

要知道,上書房大考之后,可是會有足足三日的休沐呢!已經堪當前世的小長假啦!

正在明曇扒拉著心底的小算盤,思考著要怎樣才能到林家去吃喝玩樂時,皇帝就像是未卜先知一般,抬手撫了撫掌,笑瞇瞇道:“你等既在課業上下了苦功夫,各有出彩之處,那朕也當然不會吝嗇——可有什么想要的東西?但且說來,父皇定會滿足!”

這可是天降之喜,就連明曜都不禁眼前一亮。

從前大考結束后,除了秦先生能受賞之外,諸位殿下一直都只會得到口頭表揚;但不曾想,這次卻不同以往,皇帝竟然給了他們開口討賞的機會!

不過,即使父皇允諾了“定會滿足”,這些殿下們也都是知曉分寸的人,斷不會提一些不合時宜的要求。

幾人互相對視一眼,便由剛被指為頭名的明曜率先往前一步,拱手開口道:“兒臣對御書房中的那套《風物志》神往已久,還望父皇成!”

《風物志》是介紹天承朝山河地理的名家著作,冊共四十二本,近日在京城當中也算風靡。

討書是件再小不過的事,皇帝沒有多做猶豫,點了點頭,大手一揮道:“明日便叫盛安帶人,給你送到廣陽宮去?!?

廣陽宮便是婉貴妃所居的宮殿。

明曜討完賞后,明曉緊跟著揚聲,迫不及待地要了幾匹內務府新到的雪緞;明暄思忖片刻,說是想去馬場挑一只小馬駒,以煉騎射,這個要求也被皇帝點頭首肯了。

待這對兄妹一一說完后,皇帝轉頭,望向了一直猶豫不言的三公主,含笑道:“怎么,還未想好?”

“不、不是,”明昭躊躇片刻,終于鼓起勇氣,小聲道,“兒臣是想為母妃的瑤華軒,討一個小廚房?!?

皇帝一愣,挑起眉梢,“這小廚房……可不是各宮想有就有的啊?!?

小廚房這東西奢靡費工,如今后宮當中,也就只有皇后的坤寧宮、婉貴妃的廣陽宮被準許開了小廚房,其他妃嬪都必須要領御膳房的膳食。

“兒臣知道,”明昭的聲音又更加放低了一些,怯生生地說,“可母妃她……她已經很久不曾吃飽過飯了……”

明昭的母妃瑛貴人久不承寵,品級也低,再加上長了張美艷無方的臉蛋,且從不奉迎巴結旁人,因此在宮中素來很不受待見。

除此之外,她住的又是地處偏遠的瑤華軒,自然方便了有人在背后搗鬼,故意克扣瑛貴人宮中的膳食和月銀。

想通了其中關竅,再看看面前久久不敢抬頭的三女兒,皇帝沉默片刻,微嘆了口氣,終是頷首同意道:“也罷,朕明日便差人去瑤華軒,替你們開一個小廚房,就當是對三公主今日大考的嘉獎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