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

明昭猛的一怔,面露驚喜,趕忙道:“兒臣多謝父皇隆恩!”

待滿足了前四個人的要求后,皇帝側過頭去,總算是轉向了一直目光灼灼盯著自己的明曇,笑瞇瞇道:“早就想好了?”

“早就想好了!”

明曇爽快地點點頭,眼睛又黑又亮,“龍鱗想和父皇討一個出宮的恩典,到林大小姐府上做客!”

實在沒想到她會提出這樣一個要求,倒叫皇帝結結實實地愣了愣。

他琢磨了會兒,有些擔憂明曇的安,本打算當場拒絕;但往下一瞥,便能看到自己最寵愛的女兒正眼巴巴地望過來,又實在狠不下心開口教訓……

“你這丫頭,”皇帝無奈道,“整日就想著玩樂,難道是要學那觀魚的隱公不成?”

“隱公觀魚”這個典故出自《左傳》。是說春天之時,魯隱公想要到棠邑去觀賞捕魚,但他的叔父臧僖伯卻極力勸阻進諫,認為國君的一舉一動都關乎社稷,不能將游玩逸樂當作小節。*

皇帝這會兒把明曇比作隱公來諷刺她,自然是在笑話后者一休沐就想跑出去玩的行徑。

明曇學了這么久的《春秋》,當然知道這個故事。她嘟了嘟嘴,有些不高興地瞪著皇帝,故作生氣道:“父皇真討厭,怎么能拐著彎罵人呢!”

要知道,根據所載,魯隱公可是并未聽從臧僖伯的諫言,仍然執意去了棠邑,被史官狠狠內涵了一筆“不懂禮制”呢。

不過……

明曇正暗暗在心下思忖:皇帝將她與魯隱公這樣的一國之君相提并論,似乎有些……微妙的不恰當?

這邊廂,見明曇學藝精深,立刻就懂了自己的意思,皇帝不由滿意地笑開,也不再為難她,干脆痛快地說道:“好,朕不逗你了。只要帶足了人手跟著,其余自有父皇來安排,你想去便去罷!”

一聽皇帝同意,明曇便也再顧不上那些胡思亂想,趕忙高興地歡呼了一聲:“就知道父皇最好了!”

皇帝寵溺地拍了拍她的腦袋。

望著父女二人的互動,明曜默默垂下眼睛,袖中的雙手悄然緊握成拳。

看來,有必要與母妃特地商議一番了。

-

廣陽宮。

婉貴妃沈若扶正端莊地坐在桌邊,手中握著把剪刀,“咔嚓”一聲,將一朵枯敗的海棠花從枝頭剪下。

“你是說……陛下似乎要比預計當中,更為看重那九公主明曇?”

“是,母妃?!?

婉貴妃的對面,五皇子明曜正襟危坐,腰背挺得筆直,一絲不茍地說道:“父皇不止與明曇言笑晏晏,就連對她的抽背,都與旁人完不同……”

接著,他便把皇帝和明曇兩人的一問一答、與后者將會出宮前往相府的事情,都原原本本地告訴了婉貴妃。

沈若扶修花的動作也隨之停了下來。

“林府啊……”

她將剪刀放在一旁,立刻便有懂眼色的宮女上前收走。戴著長長金驅的指尖有規律地敲擊著桌面,沉思良久后,婉貴妃方才抬起眼來,看向面前連大氣都不敢出的明曜,淡淡道:“依你之見,這九公主是個怎樣的人?”

“性格十分沖動易怒,但資質卻堪稱穎悟絕倫?!泵麝子行┆q豫道,“九公主年歲雖小,頭腦反倒聰明得過分,哪怕治得是最難的《春秋》,也能與父皇對答如流……”他頓了頓,有些不甘地承認道,“總之,在讀書這方面,兒臣定然遠不及明曇?!?

“那,她比之你兄長又如何?”

明曜一怔,慌忙道:“兄長乃是天縱奇才,九公主如何能及?”

“呵,”婉貴妃輕輕一笑,瞥了他一眼,“母妃不是教導過你么?與人爭斗時,莫要輕敵,也同樣不可把自己這邊想得過于強大……難道曜兒已經忘了個干凈不成?”

明曜猛的抖了抖,抿唇改口道:“……若是兄長與她同一個年歲,只怕會遠遠不如后者?!?

婉貴妃點了點頭,很滿意二兒子的懂事。

“本宮原本以為,這九公主只不過是個被寵壞了的娃娃,如今看來,還真是從前看走了眼?!彼p輕瞇起眼睛,緩聲說道,“怪不得祝溪聲非要把九公主視為眼中釘……我還當她只是看不慣坤寧宮那位,如今想來,倒是挺有幾分眼力見的?!?

祝溪聲便是那位寧妃娘娘的本名。

明曜蹙了蹙眉,試探著問:“那,母妃,您的打算是……?”

“……”

婉貴妃并未立刻作答。

她的大兒子、也就是二皇子明暉深得陛下器重,此時正在乾州辦差;從近日傳回的信件來看,一切都頗為順利,只等他差事結束之后返回京城,定會被皇帝大加封賞。

此時斷不是惹是生非的好時機。

而在后宮之中,即使皇帝一向不怎么與妃嬪們親近,卻也給了高位妃子們足夠的尊重。他從不曾專寵過哪一人,甚至包括他親自求娶的發妻顧纓——帝后多年扶持,相敬如賓,若說他們是愛人,倒不如說是親人更為合適一些。

至于這個從出生開始,就一路受寵至今,開始初露鋒芒的九公主明曇……

宮里的公主大多福薄,夭折的夭折,病死的病死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