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曇在林府玩了個夠本。

鬧過那場不大不小的別扭后,她一是自知理虧,二是見林漱容這樣寶貝她送的金釵,心里也莫名有些高興,因此和后者講話都變得溫聲細語起來,差點叫林漱容以為她是吃冰沙凍壞了腦子。

明曇:“……”

她憤憤瞪了對方一眼,抄起勺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伸進林漱容碗中,毫不客氣地舀走了一大塊冰沙。

林漱容笑瞇瞇地任由她動作,也不阻止,甚至還配合地將碗往前推了推。

用罷午膳后,林夫人讓孩子們自去玩耍。林珣得了那本神往已久的兵書,早就溜的不見人影,容曇兩人便也不去管他,只自顧自地相攜來到了后院。

林府是御賜敕造,雖瞧著沒有多么奢華,可用料設計等卻都經過了精心考究,明明白白彰顯著丞相府的地位。后院栽著不少樹木,濃綠養眼,即使過午的日頭還有些余烈,但只要往樹下蔭涼處一鉆,便只能感到暖烘烘的和風吹拂,根本不會熱得發汗。

明曇甫至后院,一眼便相中了最中央那棵參天的梧桐樹。

夏季正值梧桐花期,濃郁的香氣遠遠便迎了上來,枝頭寬大的葉子之間,有不少花苞高懸半空,由淡紫漸變雪白,如同是結出了一串風鈴那般,正隨微風輕輕擺動著,擠擠攘攘分外熱鬧。

不久之前,林漱容才跟自己講過她與梧桐的淵源,是以明曇覺得這樹分外親切,伸手便拽了拽對方的袖角,問:“這是你的樹么?”

林漱容覺得她這個說法有些奇妙,不禁微微笑了一下,答道:“它是祖母在世時,親自命人栽植的……也能算是我的樹罷?!?

“那林大小姐,”明曇抬起臉,朝她笑得滿眼燦爛,“還不請我到樹下坐上一坐嗎?”

后者溫和地伸手,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

梧桐樹底下有張石桌,周圍還擺著矮凳。二人剛剛坐穩沒多久,便有丫鬟知機地奉上了清茶,各斟二盞,在風中騰挪出曲折的裊裊水霧。

明曇剛吃飽,對茶水興味闌珊,倒是一再仰著頭向樹上看去,感慨道:“我從來沒有見過這么漂亮的梧桐花?!?

前世時,明曇是個穿梭于高樓大廈之間的精英打工人,整日為百萬年薪勞心勞力,連散散步都沒有時間,更別說能觀賞到這樣驚艷盛放的美景了。

而這也正是除了“無聊”之外,她總愛往御花園跑的另一個重要原因。

人總會對自己得不到的東西心馳神往嘛。

一樹淺紫飄在半空,墜到明曇黑亮如曜石般的雙眸當中。林漱容坐在一旁,靜靜看著她,眼里卻沒有滿樹繁花,獨獨只有那個身穿白裙的漂亮小姑娘。

……明曇、明曇。

她叫著最溫吞的名字,卻偏生長了一副最暴烈的心腸。

林漱容半垂下眼簾,淺淺一笑,忽然說道:“殿下,您可想聽我撫琴一曲?”

“撫琴?”

明曇回過頭,眨了眨眼,有些驚訝地問:“你還會彈琴???”

“京中都說我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確是有些夸大,”林漱容笑道,“可在琴之一道上,漱容雖不能稱大家,卻也多少還有幾分本事,剛好能拿來向殿下獻丑?!?

“……”明曇斜睨著對方,毫不留情地拆穿道,“你這語氣,可不像是覺得京中傳言有所夸大的樣子哦?!?

她好歹也和林漱容相處這么久了,早就看破后者云淡風輕的外表下,永遠藏著一顆爭強好勝、陰陽怪氣的心。

林漱容聰明地避而不答,喚來在旁侯侍的丫鬟,讓她去把自己的絲桐取來。

丫鬟躬身應諾,不敢耽擱,只一會兒便抱來一把褐底金紋的古琴,穩穩當當地放在了石桌上。

這琴通身木色,弧度流暢,七根絲弦繃得緊緊;如卷云般的紋路從兩端向中間蔓延,上涂金漆,雕勾墨線,左下角還系著三條明黃絲絳長穗,實在古韻濃濃。

明曇好奇地伸出手去,輕輕捋了把那幾條流蘇,點評道:“看著有點像秦先生的胡子?!?

“……”林漱容無語地看她一眼,忍了半晌,終究是把話成功咽了回去,沒敢對尊師出言不敬。

她在明曇無辜且期待的目光之下,舒了口氣,抬手摁上琴弦,撥響了第一個音符。

“錚——”

恰在此時,一陣暖風襲來,挾著馥郁花香旋過兩人。

林漱容微微閉起眼睛,手上彈奏卻半分不停。琴鳴聲聲,三千青絲被吹得飄揚而起,落在一旁的明曇眼中,就仿佛是洛水宓妃正撫琴而歌,端的一派出塵脫俗,風華絕代。

她所奏為《陽春》。

世人皆稱:“陽春白雪,曲高和寡”,意指此曲高雅復雜,能為它唱和的人少之又少。

而明曇這等俗人,自然也是唱不來的,只能聽個熱鬧便罷。

林漱容下指有度,輕點微挑,廣袖也隨著手臂的移動而飄揚,顯得她更似神妃仙子。

滿樹桐花之下,明曇的目光一瞬不瞬,盡數落在對方身上。

——和寡不和寡得無所謂,反正……她懂得欣賞美人就夠了嘛。

終于,一曲彈罷,林漱容皓腕微抬,指尖勾出最后一個音符,最終又緩緩落回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