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上,抬眼望向明曇。

后者正托腮笑看著她,彎眸緩緩道:“……他日移居山溪里,取琴為我召陽春?!?

林漱容挑起眉梢,含笑問:“殿下念誦此詩,莫非是想歸隱山林么?”

“生在廟堂高閣,自然會對山川風景心生向往,”明曇嘻嘻笑道,“古來總有名士寄情天地之間,瀟灑肆意,想做什么便做什么,這種閑云野鶴的日子有什么不好?”

似是沒想到會聽到這樣的回答,林漱容微微一愣,下意識蹙起眉頭,無聲凝視著神采奕奕的明曇。

而后者卻并沒有發現她的異樣,仍舊一副興致盎然的模樣,繼續籌劃道:“待我再長大一些,便要去向父皇討個恩典,允我出宮玩樂,這樣就能好好享受我天承的大好河山啦!”

“……”

林漱容收回目光,默然良久,淡淡道:“那,便祝殿下能夠最終……得償所愿罷?!?

-

不知不覺便到了夜間,華燈初上。

明曇覺得林漱容在彈完琴后,就一直滿面心不在焉,像是在苦惱著什么似的,話都變少了許多。

可當明曇詢問時,她卻又聰明地含混過去,避而不答,真叫前者摸不著頭腦。

莫非是……彈琴彈得心有所悟,通感天地,即將要得道飛升啦?

“——敢問九公主,您一頓要吃幾套神仙話本???”

消失半日的林珣終于出現,差點被明曇的話笑岔過氣去,忍不住吐槽道:“如果彈個琴就能成仙的話,那我看了一下午兵書,要是現在拿把刀往脖子上一抹,說不定還能當場兵解給你看看呢!”

“……”明曇撇撇嘴,強調道,“我只是在說笑,不是傻子!”

“反正你問我也沒用。姐姐以前彈琴過后都很正常的?!绷肢懙踔劬Φ?,“也許……是你半點不通品鑒,俗到骨子里了,姐姐覺得給你彈琴太過不值,實在是虛度光陰?”

明曇陰測測地沖他一笑,“把書還我?!?

林珣瞪大眼睛,嚇得往后一蹦,嚷嚷道:“已經送給旁人的東西,哪有收回去的道理?公主你不講武德!”

“誰跟你講武德!”明曇怒道,“趕緊說,有什么辦法能讓你姐開心一點?——不然我就去找林相大人告狀,說你托我向父皇自薦,要去西北鎮守邊關,看他會不會打斷你的腿!”

林珣氣得哇哇大叫:“你好生歹毒!”

明曇抄著手,白眼一翻,“我就是歹毒!”

雙方僵持一會兒,還是林珣率先敗下陣來。

沒辦法,因為林相是真的會打斷他的腿。

“……今天是一月一度的坊集日,宵禁延遲,白天各家鋪面開市做買賣,晚上則會有一場小型燈會?!?

抽了抽鼻子,林珣不甘不愿道:“聽說挺好玩的。你可以問問我姐要不要去?!?

得到了關鍵情報,明曇滿意地挑了挑眉,頷首道:“好,多謝了,等我下次再給你帶好東西來哈?!?

“那、那要和華將軍一樣的那把偃月刀!”林珣急急道,“聽說那刀削鐵如泥,在戰場上直梟上萬羌彌人狗頭——”

“停?!泵鲿颐鏌o表情地打斷道,“這個不行。你還是做夢去吧?!?

說完她轉身就走,徒留林珣一個人在原地氣得死命跺腳,“你!言而無信!九公主不講武德!”

……

明曇把大半個林府轉了一圈,才終于找到林漱容。

后者還是坐在那樹梧桐花下,靜靜發著呆,周身氣質沉靜又溫柔,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明曇腳步一頓,在原地看了一會兒,方才走到她旁邊,伸手拍了拍對方的肩頭。

“……林漱容?”

被喚到名字的少女像是忽然驚醒,怔然地轉頭望向明曇,下意識皺起眉,“殿下?”

明曇摸著自己的下巴,將她端詳片刻,慢吞吞道:“你弟弟說,外頭現在有個燈會,要不要去看看?”

“燈會?”林漱容一聽便抿起了唇瓣,“殿下微服出宮,坊市之中怕是不夠安……”

“哎呀,你都說了是微服出宮,都沒有人認識我!”明曇拽住她的袖子,力爭道,“你要是擔心,咱們多帶幾個人不就好啦?”

“可是陛下特意叮囑過……”

“父皇就是瞎操心,”明曇翻了個白眼,“咱們京城安定這么久了,夜間也有禁軍巡邏,連個小偷小摸都少見,哪來什么危險可言?你當是在寫話本嗎?”

林漱容難得露出了個糾結的神情。

“去嘛去嘛?!泵鲿乙缓菪?,干脆扯著她的袖子使勁搖了兩下,撒嬌道,“我從來沒逛過燈會,你就帶我去看一下吧!”

“……好罷?!?

思及皇帝一而再再而三向林家透露的暗示,又回憶起小公主在梧桐花下向往山水的模樣,林漱容本就對明曇有些愧疚,加之被她軟磨硬泡了半晌,一時心軟,便同意道:“只隨便逛一圈就回來,要好好跟在我身邊,殿下可知曉了?”

“好耶!”明曇喜形于色,立即歡呼道,“知道了知道了,我們快走吧!”

她滿臉迫不及待,一把牽起林漱容的手就往外走。

卻不曾注意到,身后的少女半闔下眼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