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登基三年模擬");

年宴上見了血光,

實在不吉。

皇帝滿面沉怒,揮手讓盛安去請太醫,依舊摟著琵琶的文婕妤卻久久不語,

任由鮮血順著手腕流下,浸透袖口。

見皇帝臉色不佳,

眾人皆有些惶惶,

唯獨寧妃還在一錯不錯地盯著文婕妤,心中暢快,

正竭力抑制著自己唇角的笑意。

膽敢威脅本宮?也不看自己究竟有沒有這個本事!

思及前些日子,文婕妤聲稱掌握了自己幾度滑胎的證據、定要讓她為此付出代價的囂張嘴臉……

寧妃眼中劃過幾分輕蔑之色。

自從與婉貴妃聯手,從對方手里得來不少稀奇古怪的毒藥后,

她便早已經在這宮中只手遮天——尚在腹中的幾個胎兒算什么?

哪怕是備受圣恩的九公主,

寧妃也能說下手便下手,何況區區一個位份不高的文婕妤?

就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帶著她那些所謂的“證據”,

乖乖下地獄去吧!

寧妃冷冷一笑,居高臨下地轉頭看向宋貴嬪的方向,準備再同她確認一遍是否得手。

然而,

恰在此時,原本安坐的后者卻忽然起身,幾步疾走到堂前,毫不猶豫地向皇帝跪拜叩首,高聲道:“陛下,嬪妾有罪!”

她這套動作行云流水,像是籌謀已久般,誰都沒想到會來這一出。就連皇帝都明顯怔了怔,望著不遠處面色慘白、語氣卻十分堅定的宋貴嬪,

緩緩皺起眉來,疑道:“你何罪之有?”

眼下這場完不曾預料到的情形,將寧妃驚得瞪大眼睛。她的心臟砰砰狂跳,腦中思緒幾乎糾纏成了一團亂麻,額頭也在不知不覺沁出了冷汗,浸濕鬢角。

這個宋貴嬪,她是在做什么!

“嬪妾有第一罪?!?

宋貴嬪穩穩跪在地上,定聲道:“罪在故意損壞文婕妤的琵琶弦,好讓她在今日年宴上出丑,招致陛下厭煩?!?

話音剛落,妃嬪當中驟起喧嘩,不少人都開始悄聲交頭接耳,對著堂下二人指指點點起來。

“宋貴嬪不是和文婕妤關系不錯嗎?”

“嘖嘖,她倆交好有幾年了吧?居然陷害自己的好姐妹,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喲……”

皇后瞥了眼騷亂的眾人,輕咳一聲,立即便有機靈的妃嬪看懂眼色,趕忙去提醒別人閉嘴。

幾息之后,大殿重回寂靜。

“‘第一罪’?”

皇帝看了看眼神驟然狠厲起來的文婕妤,又看了看依舊跪伏著不肯抬頭的宋貴嬪,冷冷道:“除了此事外,你還有什么罪?”

寧妃心中不詳的預感越來越重,尖利的指甲不由自主掐進了手里。

她想讓宋貴嬪立刻閉嘴,但嘴唇張合半晌,卻連半個音節都發不出來,只能眼睜睜看著她繼續說下去。

“嬪妾的第二罪,則是本欲聽從歹人的差遣……”

說到這,宋貴嬪猛的直起身來,與皇帝對視著,幾乎是一字一頓道:“在琵琶弦上涂抹寧妃娘娘所給的□□,在文婕妤被割傷之后,讓她漸漸中毒身亡!”

“什么!”

她話音剛落,殿中便登時再度爆發出一陣騷動,不少妃子都難掩震驚地向寧妃看去。

只見后者滿臉陰沉,眼神森然得像是一條毒蛇般,惡狠狠地釘在宋貴嬪身上,忽的起身揚聲怒喝道:“宋貴嬪,你血口噴人,竟敢當堂污蔑本宮,居心何在!”

宋貴嬪依舊直著腰桿,聞言只淡淡瞥了寧妃一眼,穩聲道:“嬪妾雖并未往弦上涂毒,但寧妃娘娘所給的藥瓶卻還留著……娘娘若覺得是妾在污蔑,那只需往太醫院走上一遭,便知嬪妾所言是真是假了?!?

“你……你!”

皇帝一語未發地望著她倆,暫時保持著沉默。

然而,反倒是堂下滿手鮮血淋漓的文婕妤突然冷笑一聲,吊起眼睛瞥向寧妃,尖著嗓子,諷笑道:“娘娘怎么急得連話都說不利索啦?莫非……是被人臨時反了水,六神無主,所以才會慌亂成這個樣子嗎?”

“一派胡言!你竟敢這樣對本宮說話——”

“都閉嘴?!?

在寧妃與文婕妤開始對罵之前,皇帝及時開口,警告地掃了二人一眼,繼續朝堂下吩咐道:“宋貴嬪,你繼續說?!?

身處風暴中心,宋貴嬪卻反而滿臉平靜,再一叩首,“是。嬪妾還有第三罪?!?

聽到這句話,寧妃的心臟就像是陡然被人攫住了一般,她顫抖地迎上皇帝審視的目光,只覺得渾身的血液都驟然冰冷下來。

這些年以來,仗著父親在朝堂上的威名,寧妃其實也知道自己做事并沒有那么干凈……不然,也不會在文婕妤宣稱她手握證據時,便如此堅定地要除掉對方了。

怎么辦,怎么辦?

若是宋貴嬪說出真相,那自己又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