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登基三年模擬");

所有人都以為祝尚書辭官一事會引起軒然大.波,

但實際上,朝堂中的動蕩卻堪稱是微乎其微。

皇帝雷厲風行,林相和明景也出了不少力,

將戶部好一番清洗,不少祝尚書從前的黨羽都被削官降職,

整個天承朝的風氣都似乎為之一清。

在這樣的鐵血手腕下,

新的戶部尚書鐘禾走馬上任。他為官數十載,是朝中出了名的清流,

既有才能,還心系百姓,可惜之前一直被祝之慎壓著,

直到今天前者倒臺,

才終于熬出了頭。

再說宮內,婉貴妃也被狠狠以儆效尤了一番。

即使之前與寧妃合作時,

誠國公和她還從祝尚書手里討了不少好處……但眼下,

為了把自己摘出去,父女二人只能對祝氏的衰落視而不見。

考慮到祝之慎是自請告老,祝氏在京城也算是多年大族,

于是皇帝便也留了一手,沒把寧妃送入掖庭,只將她的禁足期限無限延長,算是給了后者足夠的體面。

除此之外,因為母妃犯下了如此無道的罪行,原本囂張的四皇子和四公主也收斂了氣焰,開始夾起尾巴做人,再不敢故意找明曇的麻煩了。

至此,寧妃之事終于告一段落。

……

過完年后,

冰雪漸消,冬去春來,當御花園里的迎春冒出新芽時,明曇從她三哥口中,得知了一個朝中最新的消息。

“曇兒可知道羌彌國么?”

“知道啊?!?

明曇剛剛悶完一碗補藥,天靈蓋都快被苦開了,聞言緩了好一會兒才道:“羌彌國與我天承西北接壤,位于草原之上……八年前,羌彌曾意圖舉兵來犯,卻敗于定遠大將軍華欽之手,因此不得不臣服于我朝,年年上貢至今?!?

明景滿意地點了點頭,笑道:“大抵說得不錯?!?

大抵?明曇一怔,剛想細問,便聽明景像是知道她的想法一般,又徐徐解釋道:“八年已過,今非昔比。這現在的羌彌國,也與從前大不相同了啊?!?

“唔,三哥講講,怎么個不同法?”

“三年之前,草原上爆發了一場內亂,格爾庫罕大單于成為羌彌國的新任君主。此人極擅統御之道,在位勤政,不出一年便將國內治理得井井有條,開始在羌彌練兵秣馬?!?

明景道:“這位單于是個有勇有謀的能人。即使現如今國富民強,卻依然對我天承俯首稱臣,年年按時上貢。曇兒明白這是為何嗎?”

講故事環節突然跳到了問答環節。

明曇思索了會兒,猶疑道:“是因為想要麻痹我們,然后再伺機來犯?”

“嚴格說來,這只是原因之一?!?

明景轉頭,望向窗外的景致,淡淡地說:“羌彌并非是個毫無破綻的國度……它位于草原正中偏南,東接兵多將廣的天承,西邊還有無數個部落在蠢蠢欲動;他們對羌彌肥沃的土地和成群的牛羊十分覬覦,每天都在盤算,如何才能將草原上最好的地區取而代之?!?

“而身處這種腹背受敵的情況下,對于羌彌而言,最好的應對方式其實不是侵略……而是聯盟?!?

“聯盟?”明曇怔了怔,“與我們嗎?”

“對?!泵骶暗?,“格爾庫罕大單于有野心,卻也不自大,他明白羌彌吃不下天承這樣廣袤的土地,卻也時時刻刻想讓自己成為草原上唯一的霸主。所以,為了達成后一個目的,他需要我們的幫助——不到萬不得已時,是絕不會輕易與天承翻臉的?!?

明曇聽得若有所思。

“那三哥,”她沉吟了一會兒,敏銳地問道,“什么能算是‘萬不得已’的時候呢?”

聞言,明景唇角不禁彎起一抹溫柔而自豪的笑容,滿意地望向明曇。

“‘萬不得已’的時候,”他眼神漸漸變得幽深了些許,“就是無法與天承維持目前這種友好關系的時候了?!?

聽到對方似乎意有所指的語氣,明曇頓時覺得有些不安。

但還不及她詢問,明景卻又恢復了正常,伸手拍拍妹妹的腦袋,轉而提起了另一件事。

“之所以忽然與你談起羌彌,是因為等到開春之后,他們便會派一位使者來訪京城了?!?

明景笑道:“聽說這一次來的,是格爾庫罕大單于目前唯一的兒子,阿圖薩王子。父皇十分重視此事,今日早朝還特地命我和二皇兄暫領鴻臚寺少卿一職,專門負責接待這位王子殿下?!?

哦。明曇了然,三哥這是要去當外交官啦。

不過,除了明景之外,還有一人也被父皇安排負責此事……

“我不在乎什么王子不王子的,”她咬了咬下唇,有些擔心地說,“只是這一回,三哥要和二皇兄一起共事,會不會——”

二皇子明暉,正是那位佛口蛇心的婉貴妃的親生大兒子。

“曇兒無需擔憂,”明景笑了笑,溫和地拍拍她的腦袋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