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尋語清醒以后,看見面前站著那人雖然一驚,但是也沒有時間多加理會這事,立刻跳了起來,四下打量。意在尋找那黑色宮燈,望塵見狀,雖然不知道他在尋找何物,但是也不點破,靜靜的待在一旁看著,楚尋語找了半晌,此刻,哪里還有那黑燈的影子?未找到那物,不免大為失落,更加的感到了驚奇。

忽然,想起了眼前還有一位前輩,才一拱手,說道:“方才是我怠慢了,先謝過望塵前輩援手之恩?!?

“哦?”望塵倒是有點意外,“沒想到你還記得我?”

“呵,當年玉虛宮論劍之時,望塵前輩就是座上賓之一,晚輩倒是有點印象?!背ふZ答道,“更何況,當年算出王朝更迭的第一人,也是前輩吧,所以晚輩日后的事情,少不得和前輩有些關聯了?!?

望塵聽到這里不禁有一絲苦笑,當年楚尋語的事情,他可是聽說了不少。但是不要緊,望塵微微一笑蓋過說道:“沒想到思奕小友這么快就從兩極之地出來了,不僅恢復了修為,而且更進一步,結成了元嬰,有因也有果,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另外得了一身劍修靈氣,真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啊?!?

要知道這天底下修行的方法千萬種,但惟獨這劍修是公認的戰力最高一路,也許在其他陣法煉器上一無所長,但是實戰搏斗,肉體之強橫,是人所共知。歷史上多少劍修都曾擊殺修為高于自己的對手,他們的平時修煉就是要不斷戰斗,所以劍修修煉及其的緩慢殘酷,外界認為他們只是一群好戰的瘋子,修煉的人是少之又少,劍修雖然厲害,卻只是很少的一群人。

聽到這里,楚尋語淡然一笑,也不是執著于這種事情的人,便問:“前輩來這里的時候可曾看見一只黑色宮燈?”

望塵一聽,倒是一絲明了,顯然,剛才楚尋語一起來就是在四處尋找,就是這個所謂的黑色宮燈了。

望塵搖搖頭:“雖然沒有見到,但是估計我們的目的是一樣的?!?

楚尋語奇道:“此話怎講?”

望塵便把來尋他的前因后果,說了一遍,當然,中間省略了默崖大師的那一次會面內容和自己去武當山喝酒耽誤事情的尷尬片段。

楚尋語聽了,倒是頗不以為意,但還是要多問一句:“前輩來時,真沒有看見那黑色宮燈?”

望塵聽罷,不覺感到驚奇,問道:“這宮燈有何奇異之處,似乎很讓你在意?!?

楚尋語淡然說道:“沒什么,似乎和蕭蕭的死有莫大關聯?!?

望塵聽見這里,便了然了,很知趣的沒有問下去,但是還是很仔細的將剛才的情況形容了一遍。原來,望塵趕到辰州的時候,楚尋語已經在洞窟之中了,望塵在辰州上空搜索楚尋語的氣息,忽然感到郊外靈氣一陣激蕩涌動,很不安分,當即趕來了這里,不過是一瞬間的功夫。

初到此洞內,看見痕跡,直覺反應,告訴自己來對了地方,再往下去,就看見楚尋語已經心魔上涌,坐在那里,滿面黑氣,身旁跌落了長劍,而他自己神智卻昏迷不醒,于是出現了望塵剛才出手相助的一幕。

說罷,便將地上的長劍撿起,遞了過去,“你的劍?!彪m然微笑著說話,但是心中卻無比震撼。因為此劍拿在手中,方才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卻發現這劍不僅長度奇長,關鍵是不知道這劍是何種材料制成。通體烏黑發亮,乍一感應,像是木質,但是重量卻其重無比,如此怪異的材料,饒是望塵見多識廣,也無法得知。

楚尋語此時才發現劍在地上,剛才光顧著找燈了,也沒去關注從不離身的長劍,接過長劍,細細一想,望塵也許說的實話,因為望塵在江湖上頗有美名,當年玉虛宮一見,也是極其正道的人物,不似作假才對,于是,也就沒有深究下去。

要是望塵知道此刻他心中所想,當真要哭笑不得了。他自己還巴不得找到此燈呢,因為很有可能就是此次而來的目的。

出了洞穴,楚尋語道一聲告辭便要走,望塵叫住了他,問道:“小友欲往何處去?“

楚尋語此刻也是漫無目標,說道:“繼續游歷天下吧,但愿能找到線索?!?

“既然這樣,”望塵說道:“不如我和小友一起,結伴而行如何?”

楚尋語此刻一聽,倒是面露遲疑之色,望塵見到,便笑著繼續說道:“我下山的目的,便是如此,剛才已經和小友說了,現在看來,此燈日后與我也說不得有大機緣?!?

楚尋語聽了倒是心念一動:“道長不是說笑?這會有機緣?”

望塵笑道:“小友倒是不信貧道觀天查地之能了,有天機盤為證,此事焉能作假?”

楚尋語一聽,思量了一下,便說道:“望塵道長卻是不介意我實乃是一個從兩極之地逃出來的戴罪之人?”

望塵一聽,搖頭道:“小友何必執著如此?兩極之地兇險非常,天下聞名,但是歷來,只有將這罪惡之人流放其中的決定,卻從無規定何時歸來日期的一說。為何?只因那里異常兇險,能從那里走出來的人莫不是大智慧、大神通、大機緣者。向來有語,天道最公,對何人都留有一線生機,所以當小友走出來的那一刻,便是這刑期正式結束的那一時。已經孑然一身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