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接上回,且說陳祖義決意先拿楚尋語開刀,問題的根源就是他,一把將楚尋語胳膊抓住摁倒在地上,楚尋語痛苦的半跪在地,身顫抖,一方面是重傷之軀發不出什么力,陳祖義的大手和鐵鉗子一樣,遠超自己想象,另一方面,也是因為陳祖義手上的黑氣繚繞,有一股晦澀氣息蔓延開來,楚尋語依稀記得陳奇以前傳給自己那些巫術法門里,有這么一招,好像是可以腐化活人的肉體。

陳祖義也壓根不想和楚尋語多啰嗦,另一手抬起,準備一招克敵,速戰斃命,忽然腦后生風,下意識的趕緊一個閃身丟開楚尋語,原來是陳奇從背后一掌襲來,陳祖義無奈只有躲開松開了楚尋語。陳奇一瘸一拐的走過來拉起楚尋語,楚尋語低頭一看,胳膊顫抖不已,發現上面一片黑腐之色,頓時心驚,陳祖義大罵道:“你就不能安安靜靜的縮在角落里等死嗎?”

“我這輩子最大的錯誤就是有你這樣的弟弟?!标惼媛勓约缺瘋謶嵟?,“今天就是拼了性命不要,也要斬了你這逆賊!”

陳祖義面色陰沉下來,隨后囂張的大笑三聲,叫道:“兄長,既然今日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也不少,那么弟弟就送你一程好了?!闭f罷,雙手握拳一發力,整艘大船瞬間裂縫百出,左搖右晃,眾人都站立不穩,公輸莫難更是吃驚,因為這艘大船之所以還能漂浮在海面上,就因為靠自己的陣法維持著,陳祖義竟然能如此隨意破壞自己的陣法?不對,這應該是他之前一直躲在船艙里做了手腳才對。

公輸莫難所料不錯,陳祖義躲在船艙中一邊窺視眾人圍攻如空如幻,另一方面私下在內部破壞了陣法。陳祖義一個發力將整條大船瞬間瓦解,在海洋中四散開來,眾人傷勢不輕,應對無力,除了陳奇外都落水,和破碎的船只碎片一起墜入大海。海面上到處都是船只的碎片和漂浮的尸體,那些尸體是大船上的活死人傀儡,說來也奇特,眼看著一個個面無表情的慢慢溺入水中閉息而死,感覺古怪極了。楚尋語嗆了一口海水,又苦又澀,自己本來就體力透支,右胳膊又被陳祖義一抓,現在再讓冰冷的海水一激,牙齒都哆嗦的打顫,順手抓住身邊一塊破木板殘骸,吐出一口海水沫子,大叫一聲晦氣,飛是飛的起來,但是這茫茫大海,自己能堅持多久?飛不了一會還得掉進水里,索性用僅剩左手一把抱住一塊大木板飄著,最起碼省點力氣,休息一會算了。

一回頭,就看雷博海、段辰雨他們個個都不好受,段辰雨被雷博海拉起來抱著木頭大口吐水,別看他天賦異稟,卻偏偏不會游泳,現在他小腿肚子都在打顫,那簡直生不如死,說到不會游泳想起來了,回頭一看忘塵,驚訝的發現忘塵和慕緣沒參加戰斗,身體情況要好的多,他二人飛起來浮在海面上,慕緣的腿上有個東西,仔細一看是毛毛,慕緣故意罵道:“賊貓,快放開我?!边B甩幾下都扔不開它。

毛毛大叫:“你瘋了?趕緊找幾塊大木板拼起來救人啊?!?

此言有理,顧不得和它打鬧,二人連續找了幾塊大木板過來,拽上高威,三人拿散落的船上繩子七手八腳的簡單捆起來,先把人弄上來再說,公輸莫難推著塊大木板先游過來,高威一愣,不敢伸手拉他上來,公輸莫難斥道:“先拉我上來,對你們有好處?!备咄仡^看看忘塵,忘塵點點頭,這才伸手救上了公輸莫難。

公輸莫難狼狽的爬上木板,拿出一捆奇怪的木鉚釘,根根都比筷子長,和小臂粗,他遞給慕緣吩咐道:“每塊木板砸一根即可?!?

眾人依命而為,公輸莫難深知這些破木板被纜繩隨手一捆堅持不了多久,自己身為公輸家的一代宗師自然有所行動,于是拿出這套法寶,每根鉚釘釘入木板之后發出一陣紅光,頓時變得牢固無比,宛若一條簡陋的平板大船,慕緣和忘塵七手八腳的把周圍幾個人拉上木板,段辰雨和雷博海累的脫力,躺在木板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看著天空上陳奇和陳祖義的爭斗。

空中陳祖義和陳奇連拆幾招,陳祖義忽然一個虛晃,避開陳奇,尋得空擋,一個俯沖下去,直奔海面上的楚尋語,他要讓陳奇看著楚尋語死,楚尋語原來落水位置距離眾人較遠,又是單手抱住木板漂蕩,本能感到危險來臨,一抬頭發現是陳祖義來襲也慌不擇路,匆忙間只好用左手橫劍就擋,陳祖義之前在船艙中窺視楚尋語半天,對他的招數實力一清二楚,知道他不過是匆忙御敵,嘴角一笑,沖到頭頂上一爪就下去。

陳奇眼看在后追擊不及,千鈞一發之際,陳祖義就要取楚尋語項上人頭,一爪下去沒想到大吃一驚,楚尋語匆忙揮劍之時,背后出現了一個風華絕代的女子和楚尋語同握劍柄,柳眉倒豎,俏顏帶怒,明目皓眸之中英氣逼人,不是歐陽娉婷又是誰?她怒喝道:“賊子敢爾!”

陳祖義大啐一口,沒想到這楚尋語居然劍中還藏了一個劍魂,真是意外,下一刻,陳奇從背后殺到,二人又糾纏開去,楚尋語單手又是拿劍又是游水,不停的水中撲騰,口鼻嗆水,婷兒在一旁干著急,對慕緣他們喊道:“快來救人啊?!辨脙簩χふZ叫道:“公子,我乃魂魄之體,無形無質,只能附身于劍,增加劍威,卻無法救你于火!”

忘塵正在大木板上,每看見婷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