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地一聲驚雷,本來就熱鬧的人群更是直接炸開了鍋。

“真的???醉香坊?那不是青樓嗎?”

“太荒唐了吧?這人不是閑王鬧著要娶的嗎?怎么還往醉香坊跑???”

“那畢竟也只是長得像,又不是真的水月姑娘,說不定是觸景生情,借酒消愁去了?!?

“果然不愧是閑王??!就沒有他干不出來的事!”

聽著這些人開心地八卦,柳云葭默默地捏緊拳頭。

絕!太絕了!真不愧是齊慕殊!

他那腦子是多少有點問題啊,嫁給他本來就是奇恥大辱了,他還來這出?

他是想娶她???還是想逼死她?

呼……柳云葭默默做了幾個深呼吸,雖說是這輩子的頭婚,但畢竟是交易性質比較大,不要跟傻子論長短,還是哥哥的性命更重要。

柳云葭繼續問,“那血蠶蛹在哪?”

這個王喜婆知道,立刻就答了上來,“血蠶蛹太后已經交給了閑王殿下,只要王妃跨過了閑王府的大門,血蠶蛹立刻由皇家禁衛軍護送,八百里加急送往朔邊。時間不等人,王妃還是趕緊上轎吧?!?

王喜婆又殷勤的掀開轎門,但是柳云葭卻不動如山。

血蠶蛹既已在安王手中,他卻沒有隨著聘禮一起送來,這是留著后手呢。不把狼套牢,最重要的東西絕不出手。

在這種情況下若是草率地上了花轎,進了安王府的大門,那就完處于下風了。

反正人已經騙到了手,閑王又素來都不要臉,若是舍不得寶貝,反手舔著臉給她使個絆子,那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了。

王喜婆撐著轎簾手都要酸了,可柳云葭不僅不進反而又往后退了幾步。

“咳!”柳云葭輕輕清了下嗓子,周圍那些聊得正火熱的圍觀群眾聽到動靜立馬安靜下來,豎著耳朵繼續等著看熱鬧。

一片寂靜之中柳云葭的聲音款款,清脆堅定地傳進每個人的耳朵。

“從未聽說過,談好了的聘禮可以先欠著的。今日,不見血蠶蛹,我絕不上花轎。若不想誤了吉時,就煩請通知閑王殿下親自帶著血蠶蛹來接親吧?!?

說完,柳云葭竟直接轉身。

回去了!

人群頓時一片嘩然!

而混在人群中看熱鬧的紀朝之笑得那叫一個歡啊,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

這柳云葭厲害啊,看來齊慕殊的如意算盤也不是那么好打的嘛。

柳云葭轉身的步伐異常輕快堅定,眼見就要跨過門檻了,這時城門的鐘樓遠遠傳來報時的鐘聲。

巳時已到。

柳云葭已經抬起的腳在空中頓了一下,然后又慢慢收了回來。

王喜婆以為是她姑娘家臉皮薄,終于想起新娘子走回頭路是不吉利的,改主意了,趕緊迎了上去。

“哎呀,姑娘呀,你可終于想通了,這回頭路不能走。至于這血蠶蛹,您上了花轎到了閑王府,不自然就有了嘛?!?

王喜婆正準備去扶轉身的柳云葭,卻沒想到被她靈巧地躲開了。

哥哥的性命分秒必爭,安王那家伙不靠譜,絕不能把主動權交到他手上。

柳云葭直接揚手掀了頭上的蓋頭,朗聲道,“檀折,備馬!我們去醉香坊!”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