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朝之果然沒有讓柳云葭失望,從他逐漸凝重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他應該是診斷出了齊慕殊所中之毒。

一通跟齊慕殊使眼色之后,他笑瞇瞇地看向柳云葭,“王妃,王爺似乎是有些中毒的跡象,煩請您去通知素羽,讓她派幾個人來把王爺接回攬月閣,再去宮里請個兩個太醫?!?

柳云葭當然知道這是要把她支開,但還是慎而又慎地點頭答應下來。

然而她當然不可能就這么走了,裝模作樣的跑進櫻花林里,確保已經消失在紀朝之的視線里之后她就停了下來。

仰頭看了看樹枝上嘰嘰喳喳地鳥兒,柳云葭用指尖輕輕地敲了兩下樹干,她手上那圈不起眼的銀色鐲子散發出奇異的白光。

然后樹上的鳥兒就像被驚動了一般,齊刷刷地振翅飛起來,不一會兒便有一只飛落在柳云葭的掌心,有些好奇地歪頭看著她。

柳云葭溫柔地摸了摸小鳥的腦袋,輕聲細語地跟它商量,“小東西,你能不能幫我個忙?替我去給一個叫檀折的人送個信?”

“嘰嘰?!毙▲B歡快地給出回應。

在手鐲溫柔地白光中,柳云葭成功地用兩塊桂花糕收買了這只小麻雀。

揚手將小麻雀送回空中,柳云葭轉身折會竹屋,順著林子繞到竹屋的背面,輕巧地躍上屋頂。

作為一個現代人,她對于武功這種東西的概念只存在于電視劇里,但在沈家這樣的武學世家待了這么多年,在沈耀青不厭其煩地教導下,她多少還是學了一點花架子。

尤其是本著三十六計走為上計的原則,她的輕功還是相當有些水準的。

輕手輕腳地掀開了一塊瓦片,柳云葭赫然發現,短短的時間里屋子里竟然憑空的多了一個女人!

她一直都在屋子外面不遠處,這個女人絕對不可能是從外面來的,那就只可能是這屋子里有暗道的存在。

而且這個女人,怎么越看越覺得竟然有些眼熟呢?柳云葭皺著眉頭仔細回想。

??!這不是那天扮成顧客,卻伺機溜入一葉樓后院的那個人嘛!不過,除了一身化髓之毒,她什么都沒能帶走。

所以說,齊慕殊扣下血蠶蛹就是因為她?

齊慕殊手下竟然有這樣武功卓絕的人,而且還派她暗中探查一葉樓,這個男人果然沒有表面上那么簡單。

“在酒中下毒,毒性會被數倍催發,毒已入膏肓,就算刮骨也解不了了?!奔o朝之的語氣中帶了幾分醫者的無奈,他死死地捏著手上的錦盒,神色復雜地看了一眼旁邊的謹知。

謹知當然知道他的意思,撲通一聲跪在了齊慕殊面前,“和王爺的性命相比,謹知的不值一提,何況謹知還可以刮骨解毒,只是日后不能再為王爺效犬馬之勞了?!?

“就算沒有武功,以你的智謀,依舊可以為我效力?!饼R慕殊的語氣雖然淡若無波,但眼底早已是萬丈波濤。

謹知是他培養的那些暗衛中難得的佼佼者,他設下今日這么大的局,就是不舍棄掉她那一身武功。

一、葉、樓!

這梁子算是結下了。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