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一出,柳云葭用余光瞥到那小宮女的臉色都變了,明顯是心虛了。

太后問道,“是什么法子?”

“從剛剛宮女們的證詞不難看出,一開始的簪子是南珠的,這就說明應該有兩根簪子。其中,東珠的那支在臣妾頭上,那南珠的那支就應該在掉包的人手上?!?

聽聞此言,一直沒說話地皇后不贊同地笑了笑,“萬一調包的那個人把南珠那支扔掉了呢?”

柳云葭也笑了笑,“皇后娘娘金尊玉貴自然不在意一支南珠的簪子,可對于這些月例不過一二兩銀子的宮女來說,就算不考慮御制的點翠工藝,單單賣那簪子上的珍珠寶石和黃金,怕也是不下百兩白銀,誰又能舍得下呢?”

聽了柳云葭這話,皇后表示贊許地點了點頭,不動聲色地瞥一眼底下跪著的宮女。

皇后似乎是思索了一下,才慎重地開口,“弟妹說得有道理,只是不知這宮女會將簪子藏到什么地方,真搜查起來怕很是麻煩。而且,這樣的事情定不會是一個宮女單獨所為,背后定是有人主使。這樣一查起來,怕是需要一些時日,按照宮規,在查期間所有涉案人員都需扣押,弟妹你……”

皇后說著瞥向了太后,等待指示,只是沒想到齊慕殊率先開口,“此事很明顯葭兒是被人陷害的,她就算涉案,也是受害者,根本不必被羈押?!?

見安王這么維護柳云葭,皇后也不說話,只是等待太后發話。

“葭兒她……”

“母后,宮規當前應該一視同仁?!?

太后剛準備說話,卻被柳云葭搶了話頭。

從齊慕殊的手中掙脫出來,柳云葭坦然地走到前面,“清者自清,臣妾相信母后和皇后娘娘會還我一個公道的。只是在沒有證據之前,臣妾也確實有所嫌疑,所以為證清白,臣妾自愿被羈押?!?

柳云葭的話把所有人都驚到了,太后明顯是不想讓她吃苦,可她竟然自己上趕著被關?

這柳云葭腦子莫不是也有什么毛病吧?

齊慕殊最為不敢置信,這個小丫頭膽子實在也大的過分了一點,她是真不知道皇宮是什么地方?

那羈押司可是僅次于慎刑司的恐怖地方,她一個大家小姐能受得住那樣的苦?縱然只進去幾個時辰怕也是要褪一層皮。

太后雖也被驚到了,但更多的是贊賞,這兒媳婦雖然得來的不太體面,出生武家性格也是狂放了一些不夠賢淑。但畢竟也是侯門貴府出來的,遇到事情也是有膽有識,還算不錯。

“好,葭兒這是以身作則,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理應一視同仁一并處置。這是榜樣,你們要好好學學,不要一日日只會作威作福?!?

太后說著,目光掃過場,威儀萬千。

“臣妾謹遵教誨?!?

皇后一邊與眾人一齊應聲,一邊默默捏緊了拳頭,太后這是在敲打她。

皇上最近的身體出了些問題,朝中人心動蕩,如今閑王又成功娶妻了,太后的后路多了起來,對她皇后便越發的刻薄起來。

羈押司,用八個字就可以形容,陰森恐怖,暗無天日。

這里多是關押了一些疑似犯錯,但還沒有完定罪的宮女太監。所以當華冠麗服的柳云葭出現在這種地方的時候,立刻引起了轟動。

柳云葭絲毫不在意這些,她可不是白來這一套的,竭盡所能的四處打量。忽然發現最里頭的那間牢房似乎關了很多病人,都奄奄一息的樣子,而且那個牢房周圍的牢房都是空的,隔了兩間之后才陸續開始關人。

柳云葭想走近了看仔細一些,但領著她的獄卒卻突然停住了,因為受到了太后的事先照拂,特意給柳云葭選了一間朝陽的牢房。

那獄卒也知道柳云葭不過是來走個過場,所以點頭哈腰甚是恭敬,“王妃娘娘,委屈您先在這里待一段時間了?!?

“無妨?!绷戚绾敛唤橐獾刈哌M牢房,開始上上下下的打量。

這牢房和一般牢房沒什么區別,陰冷潮濕,臭氣熏天。但有一點很不尋常,那就是,整個牢房里竟都沒有一只老鼠。

柳云葭勾了勾嘴角,問帶她來的獄卒,“為什么最里間的牢房關了那么多人擠在一起???”

“呃……”那獄卒明顯猶豫了才開口,“他們都生病了,王妃娘娘您也應該知道,來了這種地方再生了重病,十有八九是活不長了,所以都給關一起了?!?

“什么病???”柳云葭繼續追問。

“肺病,就咳嗽,發熱?!?

聽了這個答案,柳云葭的嘴角漸漸浮起一絲不明顯的笑意,“我知道,不知道能不能麻煩你幫我找些香料和手帕來,這里實在是太難聞了?!?

柳云葭嫌棄地捂了捂鼻子,順手將腕上的鐲子褪了下來交到那獄卒的手上。

掂著那足金的鐲子,獄卒笑的眼睛都沒了,“小事小事,馬上給王妃您找來?!?

看著這一只老鼠都沒有的牢房,柳云葭嘴角的笑意越來越深,幾天前一葉樓帶來最新的消息,京城中疑似出現了鼠疫,并且源頭是皇宮。

這鼠疫是大事,皇上按下消息也有他自己的考量,雖然從一葉樓的情報來看,現在情況已經不容樂觀了,但柳云葭也無意去摻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