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云葭隨口胡謅的功夫越發的深厚,編起謊話來眼神都不帶閃躲的,信口拈來。

言叔午似乎也沒懷疑什么,“齊?國姓???”

可不是嘛?柳云葭微微一笑算是默認了,然后繼續問,“你這里待了五天,你認識的那個人更是在這里待了三年,那你知道他們是因為什么原因抓我們嗎?”

“具體不清楚,但似乎在找什么繼承人之類的,好像是什么圣女,還有什么大巫祝?!?

圣女?大巫祝?聽著就不想什么正經的組織呀。

柳云葭:“那你這段時間應該是把這島都逛遍了吧?除了白霧,可還有什么其他不同尋常的地方?”

“有?!毖允逦缢坪跏且呀浘忂^來了,活動了一下筋骨,從床上站了起來,走到柳云葭的對面坐下,“我有一次閑逛的時候,無意之中逛到了一片花園,打理的非常的好,沒有一絲雜草,一看就是有人在精心照看,只是那花還沒有開,只有葉子,我一個粗人分辨不出來到底是什么植物?!?

“我覺得那片地很是不同尋常,只可惜,這林子雖然不大但是走起來卻讓人暈頭轉向的,我也只到過一次。平時也只能沿著山脊走,不然就是在原地打轉?!?

“那你可還記得那片植物大概長什么樣?”柳云葭心里已經有了一個猜想,但卻不敢確定,言叔午仔細地想了想,“就是綠油油的,一株一株的,葉子是扁平細長的,真說起來那植物綠的有些過分了,墨綠墨綠的?!?

果然是鬼域荼蘼,所以這島上的,是意欲將鬼域族趕盡殺絕的人?還是幸存的鬼域族人?

難道除了太后之外還有對鬼域族恨之入骨的人?不過,按這個島的布局來看,還是鬼域族自己人比較靠譜。

鬼域一族本來就神乎其神的,這圣女和大巫祝應該是些有特殊能力的人吧?鬼域族人尋找他們,只要報仇嗎?

不過,若真的是鬼域族人,他們取血是只能定向判別那個什么圣女和大巫祝,不能判別其他的鬼域族人嗎?技術有點落后了呀!

柳云葭暗暗思忖著,若是這島上真的是鬼域一族的人,那她是不是就不用去迷霧林了?如果向他們自爆一下身份,能不能認祖歸宗呀?

這樣想著,柳云葭倒是不那么急迫地想要離開這個島了。

“喂?齊柳!你在想什么呢?”一雙大手突然從柳云葭的面前劃過,嚇了她一跳,趕緊回身,只見言叔午一臉疑惑地看著她,“你在想什么呢?”

“沒什么?我昨夜沒睡好,還很餓,被那白煙一熏,現在有點精神恍惚?!绷戚缣氯鼗卮?,同時對言叔午的身份產生了懷疑,他的手雖然沒有齊慕殊的那么好看,但也算是骨節分明而且異常的白皙,最重要的是,他的手心竟然沒有一點老繭。

一個江湖人士,整日在江湖上行走,不可能不攜帶防身的武器,且不說白澤和檀折手上都是舞刀弄槍留下來的痕跡,就算是偽裝的那般良好的齊慕殊,因為他用劍手心上也留下了一層薄薄地繭?

難道說,他是左撇子?

柳云葭正這樣想著就見言叔午用右手提起面前的壺倒出一杯米湯來遞到柳云葭的面前,“他們每日中午都會送一次食物過來,看樣子一會兒就會來了,現在只有這個了,你先將就著填填肚子?!?

“好?!绷戚缃舆^那杯涼透了的稀米湯蘸了蘸嘴唇,眼神跟隨著言叔午靈活的右手,很明顯他的慣用手是右手。

還說她不像是江湖人士,他看起來也不像呀?

柳云葭舔著杯子里地米湯,狀似無意地問道,“你平時行走江湖都善使什么兵器呀?”

聽到這個問題言叔午掃了柳云葭一眼,看她笑得人畜無害之后才回答,“我用暗器比較多?!?

暗器?那就更不對了,暗器對熟練度的要求很好,手指上都不可能不留下痕跡的。

“暗器?使用暗器的人一般輕功都很好吧?”柳云葭順口將話題帶下去,好讓自己的問題不那么突兀,兩個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正說道那關押著他們的山洞,言叔午突然盯著柳云葭仍被包扎著的手腕問了一句,“你真的一點都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被抓嗎?”

這明顯是在揣著答案問問題,柳云葭不算太清楚,但言叔午很有可能知道些什么。

柳云葭指尖在杯子上微微轉了一下,笑道,“若說知道,我們兩個多多少少應該都知道些什么吧?”

盈盈一笑間,柳云葭就把問題又不動聲色地推了回來,言叔午看他的眼神明顯深沉起來,然后用一種肯定的語氣說道,“鬼域?!?

“你是?”柳云葭仍舊是反守為攻,反問道。

看著柳云葭氣定神閑地跟他拉扯,言叔午的眼神越來越深沉,這個女子看起來天真怕死甚至還泛著些傻氣,但卻萬萬不能被這些表象所迷惑,這言談上的交鋒她完不落下風,看來要從她這里套話不下點狠料是不行了?

在聽著柳云葭看了一會兒,言叔午忽然冷笑了一聲,“鬼域這個詞我已經好久都沒有聽說過了,我以為已經被淹沒在塵埃里了,沒想到這么多年過去了,我竟然還能遇到不止一個同伴。只是我實在想不通,鬼域一族向來不問世事,卻總有人對我們虎視眈眈,如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