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句話,姬東山和姬如眉對視一眼,神色有點緊張。

他們之前就聽說這位符大師性格高傲,自視甚高,看不起任何人。

但他們沒想到,符大師還真是一點面子都不給,一開口就是毫不掩飾的蔑視。

“符大師……”姬東山正想解圍。

方羽卻是開口道:“你手上有什么情報?我可沒說一定要買?!?

符大師冷笑一聲,說道:“只要是你想得到的,我這里都有?!?

“哦?那我想問問,你有三千年前失傳的神道天書的情報嗎?又或者是兩千年前突然消失的黑墓派,你有相關的情報嗎?”方羽淡淡地開口道。

符大師臉色微變。

方羽口中的神道天書,黑墓派,他連聽都沒聽說過,又何來情報?

“你以為你胡亂編造幾個詞出來,就能顯現我手里情報不足?真是個無知的毛頭小子!整個江南,有誰不知道我符有為手里擁有最多的情報?即便是那些鼎鼎有名的武道宗師見到我,都還得客客氣氣叫我聲符兄!”符有為說完,站起身來。

“小子,告訴你,老子看你很不順眼,不想做你生意,你趕緊滾吧,我要繼續打牌了?!狈袨檎f著,就要離開。

一旁的姬東山父女,臉色難看。

他們沒想到,符有為居然會這么難伺候!一言不合就不交易了!

“符大師,方先生是我們姬家的貴客,還請您……”姬東山走上前,想要勸符有為。

符有為一甩袖子,冷哼一聲,說道:“他就算是你兒子,我看他不順眼,就是不順眼!不做他生意,就是不做!就是武道宗師,也沒法逼迫老子做生意!”

“符大師……”姬如眉臉色難看,也走上前,想要勸解。

今晚的交易是他們姬家促成的,可如今不但交易沒有做成,方羽還被貶的一文不值。

這樣的結果,讓他們如何面對方羽。

看著面前的姬如眉,符有為眼中閃過一絲淫邪。

“這樣吧,要是小女娃你愿意付出一些代價,我倒也愿意跟那小子談一談……”

看到符有為的眼神,姬如眉立即明白他的意思,頓時氣得俏臉生寒。

“嘿嘿,不愿意就算了,我也沒強迫你?!狈袨橛中靶耙恍?,說道。

姬如眉正想說話,后面卻是傳來一道聲音。

“我來教你們,怎樣對付這種癩皮狗?!?

說話的人正是方羽,此時他已經走到了符有為的身前。

符有為臉色難看,說道:“你罵老子是癩皮狗?”

“對,你不僅是癩皮狗,還是個陽虛的老淫棍?!狈接鸬卣f道。

這句話,可謂是戳中了符有為的痛點。

陽虛是他的秘密,沒有其他人知道。

他每次行事前,總要口服延時藥,才能勉強維持幾分鐘的時間。

“你個小王八蛋,老子要把你嘴給封了!”符有為眼中冒起恨意,對著面前的方羽突然出手!

作為一名先天十一段武者,他根本就沒把方羽放在眼里。

可下一秒,符有為臉色就變了。

他的突然發難,不僅沒有傷害到方羽,反倒被方羽鉗住右手。

“就這點實力還目中無人,之前沒被別人打死,是你運氣好?!狈接鹱プ》袨榈挠沂掷?,輕輕一拉。

“咔!”

符有為的右手直接脫臼,痛呼出聲。

但與此同時,符有為還想反擊,對著方羽的胸口左掌拍出。

“啪!”

方羽輕松就把符有為的左手抓住,如法炮制。

“咔!”

之后是左腿。

“咔!”

右腿。

“咔!”

連續四道清脆的響聲,伴隨著符有為的慘叫。

符有為四肢都被卸下,癱倒在地,越是動彈四肢越痛。

看到這一幕的姬東山父女,只感覺心底發寒。

這得有多痛??!

方羽居高臨下地看著臉色慘白的符有為,說道:“怎么樣?舒服嗎?”

“你,你趕緊把我的四肢接回去!我愿意跟你交易!我愿意跟你交易……”符有為大喊道。

“還是現在就交易吧?!狈接鹫f道。

符有為愣了一下,然后連忙點頭,喊道:“你想知道什么情報?你快說!”

現在的他每一秒都承受著疼痛,他只想趕緊將四肢接回去!

“我想知道……對了,這次交易怎么收費,價格總得先談好,否則之后容易出矛盾……”方羽慢悠悠地說道。

“不,不收錢!不收錢!你趕緊說!”符有為快要哭了,說道。

“不收錢不太好吧?我不喜歡欠別人人情,總得意思一下?!狈接鸢櫭嫉?。

“那你就給一點……你快點……”符有為忍不住,哭了出來。

實在太痛苦了!

方羽摸了摸口袋,無奈道:“可我今天忘記帶錢出門了?!?

看著方羽如此戲耍符有為,姬如眉撲哧一笑。

“我不要錢,我真不要錢……”符有為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哭喊道。

“那好吧,既然你強烈要求,那我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