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刻,許氏族人還在惋惜大郎英年早逝,惋惜許氏的大族夢破滅,心里黯然悲傷。

可當他們看見許大郎真的從棺材里坐起來,兩條腿動的比腦子還快,嘩啦啦.....涌到遠處,戰戰兢兢的旁觀。

“詐尸了啊,許大人真的詐尸了,快報官,快報官......”

“報什么官,這里哪一個官都比縣令老爺大?!?

嘈雜的聲音此起彼伏,許氏族人又驚又怕,但因為院子里公主和幾位身份顯赫的大人,他們心里有底氣,這才沒有撒腿逃走。

有人驚恐的往后退,也有人下意識的就往前靠,但又有所忌憚、茫然,搞不清楚狀況。比如許二郎、許玲月、褚采薇、懷慶等人。

好癢......許七安感覺頭皮一陣陣的瘙癢,就像有虱子在爬。

他伸手抓了幾下,抓下一大片帶著頭發的頭皮。

“?。。?!”

膽小的嬸嬸嚇的尖叫一聲,把身邊的許玲月推出來當擋箭牌。

許玲月也嚇的要死,即使是最喜歡的大哥,突然揭棺而起的情況下,玲月也有些頭皮發麻,出于本能的想要尖叫,想要逃走。

但她沒有,她淚流滿面,顫抖著聲線,哭道:“大哥,大哥你是有什么遺言沒有交代,心里不甘心么.....”

妹妹悲從中來,哭的梨花帶雨。

經歷了短暫的驚愕和茫然后,在場中有幾個人迅速反應過來,意識到許七安現在的真正狀態。

他們分別是練氣境的懷慶公主、司天監的褚采薇、高品武夫南宮倩柔和張開泰,以及二叔許平志。

褚采薇有望氣術,能分辨生人和死人,再聯想到監正老師說的一番話,即使這個丫頭不太聰明,此時也想通了一些東西。

......這是脫胎丸的效果?難怪老師要說,我把脫胎丸送給了許七安,可老師怎么知道許七安會復活......許七安又是怎么服用的脫胎丸.......褚采薇想不太明白。

至于許平志等人,純粹是武夫敏銳的聽覺,以及犀利的目光,聽見了許七安的心跳聲,看見了呼吸時胸膛細微的起伏。

他們的表情各不相同,但又有共同之處,既驚訝又驚喜。

許平志緩緩睜大了眼睛,平平無奇的臉龐交織著狂喜和悲傷,一個大老爺們,當著眾人的面,竟淚如雨下。

張開泰激動又欣喜,情緒寫在臉上,許寧宴復生了?他活過來了?

踏入許府以來,保持清冷矜持的懷慶,素白的臉蛋瞬間溫柔起來,眼角眉梢藏著的喜色,如果是熟悉她的人看見,一定會大吃一驚。

南宮倩柔神色狐疑。

遺言嗎......許七安心里一動,想起嬸嬸昨晚哭著說他長的最丑,于是凄切低沉,帶著顫抖的語氣說:

“嬸嬸對我不好,我要她道歉......”

嬸嬸“哇”一聲哭出來了。

“子不語,怪力亂神!”

沒有武夫敏銳聽覺,也沒有術士的望氣術,只是儒家八品修身境的許二郎以為大哥真的是尸變,跨步而出,口中念念有詞。

他要用儒家“言出法隨”的雛形之力,讓大哥重新躺好。

“去!”

但身邊的父親忽然一巴掌把他拍翻,許平志悲喜交織的撲到棺材邊,就像迎上世間罕見的珍寶。

“等等?!?

南宮倩柔攔住了許平志,瞇著眼,審視著不停抓耳撓腮,抓下一片片皮肉的許七安。

“身體活了,人還是不是那個人,就難說了?!蹦蠈m倩柔冷笑道。

眾人悚然一驚,聯想到那只古怪的橘貓,當即意識到不對勁。

橘貓躍過他的尸體,結果許大郎真的復活了,這難免讓人產生聯想——復活的并非許大郎,而是另有他人。

南宮倩柔、懷慶公主幾個,都是見多識廣的人,元神奪舍這類操作,沒看見也聽說過。

“不,他一定是大郎?!痹S平志語氣堅定。

沒有理由,他只接受大郎死而復生的事實,其他的原因是他不能面對,也無法承受的。

刀子已經在心里扎過一次。

“二叔,是我啦。我沒死?!痹S七安說。

咦.....聲音怎么變了?許平志臉色微變。

這聲“二叔”,嗓音清亮,富有男子磁性,比大郎以前的聲音好聽多了。

許二叔的心當時就是一沉,握住拳頭,盯著死而復生的侄兒:“你怎么證明自己是許七安?!?

許平志質問的語氣,讓原本便心懷疑慮的眾人,更加警惕。

幸好我沒有媽,不然還得證明我媽是我媽........他心里吐著槽,沉吟片刻,道:“青橘又酸又澀,但二叔覺得皮汁另有妙用?!?

許平志臉一下子僵住。

許二郎依舊不相信大哥死而復生了,看了眼神態不對的父親,深吸一口氣穩住情緒,問道:

“你真的是大哥?”

此時的許七安,臉上嫩肉與老肉交錯,猙獰可怕,但看著小老弟的目光深沉而雋永,充滿感情的說道:

“天不生我許新年,大奉萬古如長夜?!?

心里默默補充一句: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