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安點了點頭,嬌聲道:“本宮要等一個人?!?

她眉眼間有得意的神采,昂起下頜,露出雪白修長的脖頸。

許七安心里徒然一沉,心說不會吧不會吧,不會跟我想的一樣吧。

也就一刻鐘,穿著白色宮裙,清冷絕麗,行走間風情妙不可言的懷慶來了。

許七安:“......”

臨安公主掐著腰,小母雞似的氣昂昂,嬌聲道:“懷慶非要跟著我們主仆長長見識,本宮就做主滿足她的需求,狗......許寧宴,你覺得如何?”

她特意把“主仆”兩字咬的極重,似乎在宣示某人的所有權。

許七安在心里怒吼道:我覺得很淦!

我什么時候成你仆人了.......他表面微笑道:“卑職都無所謂?!?

懷慶公主清亮的眼波掃來,淡淡道:“那本宮就承許大人的情了?!?

長公主,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和臨安清清白白的,我還是你的牛馬。許七安嘴角抽了抽。

他沒想到懷慶會參與福妃案,但轉念一想,又覺得這是在所難免之事。

首先,懷慶對查案破案很有興趣,只是身為千金之軀的公主,她以前沒理由也沒環境去接觸。

桑泊案時,懷慶就常常召許七安入宮詢問案件詳情,還陪著他一起埋首史書,尋找線索。

現在宮里發生了這么大的案子,懷慶有所關注,并產生濃厚興趣,這是可以理解的。

先前主辦機構是三司,懷慶插不上手,而今主審官變成了許七安,懷慶自然就來了。當然,許七安懷疑其中還有裱裱作妖的成分。

比如屁顛顛的跑到懷慶面前說:本宮的狗奴才回來了,狗奴才最聽本宮的話......等等,反正怎么炫耀怎么來。

三家姓奴的許七安很尷尬,于是前往清風殿的路上,他沉默的墜在兩位公主身后,一言不發,降低存在感。

馬德,裱裱老是這么搞,我總有一天會因為腳踏兩只船而劈叉,扯到蛋.....

途中,讓當值的侍衛去尋來了昨日的小宦官。

小宦官態度轉變極大,與懷慶臨安恭敬行禮后,他又朝著許七安行禮:“許大人,昨日奴才有沖撞之處,請許大人莫要見怪。許大人的好意,奴才都記在心里的?!?

許七安一愣,心說我哪有的好意,你在說什么?

但他沒有表露情緒,不動聲色的“嗯”一聲。

一行人朝著清風殿走去,兩位公主行在最前頭,白衣對紅衣,都是極為出彩拔尖的美人,她們的美可不僅僅在容貌和氣質,身段也是美人不可或缺的硬件基礎。

臨安的屁股沒有懷慶大.......

腿也沒有懷慶那么修長,懷慶比臨安還要高半個頭.......

哎呀,裱裱你怎么什么都比不過姐姐?沒用的東西。

懷慶不愧是我心目中的職場高冷女神,很讓人有征服欲,想弄哭她.......

許七安第一次可以這樣靜靜欣賞姐妹花,賞著賞著,發現論臀型的豐滿,似乎懷慶公主更勝一籌。

但行走間小腰扭動,裙擺晃動的幅度,卻是臨安更夸張一些。這說明裱裱比懷慶更會扭屁股。

懷慶有修為在身,寬松的宮裝之下,應該有一個小蠻腰,性感小腹肌那種。但裱裱的水蛇腰像沒有骨頭似的,扭啊扭,扭啊扭。

她是一個內媚的女人,不會刻意的搔首弄姿,但她有時不經意的舉動;身體某處春光一泄的風韻,比那些精通媚術的女人要誘人無數倍。

比如那雙含著春情的,嫵媚的桃花眸,看人時總是帶著迷離。再比如她現在柔弱無骨的水蛇腰,搖曳風情的屁股蛋。

許七安初見時,覺得她無比契合夜店小女王的形象,不是武斷的判斷,而是開過的車子太多,積累下來的豐厚閱歷。

很快,一行人抵達清風殿。

清風殿已經被宮中侍衛封鎖,宮女宦官被禁足在大院內。

臨安和懷慶兩位公主的面子不管用,還是許七安亮出金牌,自報身份,侍衛才放行,恭敬的引著他們進去。

所謂清風殿,其實是一座兩進的宮苑,前院住著低等宮女和宦官,后院住著福妃娘娘的心腹。

主殿是一座兩層高的閣樓,飛檐斗角,氣派恢弘。

二樓的眺望臺,護欄斷了一截,福妃想必就是從這里墜樓身亡的。

許七安目測了一下高度,大概有個六七米,這種高度摔下來,基本看閻王爺收不收你。

像福妃這樣后腦勺著地的,可以解釋成閻王爺覬覦她美色,召她下去陪伴,誰都救不了。

主殿也被封閉了,四名侍衛守在門口,保護現場。

“當時福妃是死在哪個位置?”許七安問侍衛小頭目。

小頭目指著臨安的落腳處,道:“福妃娘娘就摔在那個位置?!?

裱裱像只敏捷的,受驚的兔子,“噌”一下蹦開。

許七安站在福妃尸體摔落的位置,抬頭看了眼閣樓,收回目光,道:“閣樓從未有人進過?”

“三法司的人進去過?!?

“有沒有拿走,或破壞過什么?”

“沒有,卑職一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Av片_无人区卡一卡二卡老狼_外企女老板被洋老外啪啪_最好看的2018中文字幕免费1